真實の赤キタ~~~!
不過連背景都紅掉了是怎樣XDDD?

EP2中最獵奇的殺人被碼掉了接受不能啊
強烈希望BD能夠修正啊(敲碗)
不過仔細看,TVA中有一處沒被碼掉,而且進入推理對決畫面時,也沒有加碼...
(遊戲中樓座還踩到流出來的OOXX...)

最令我振奮的就是七樁之二的登場啦~~~
三女--主司憤怒のサタン
七女--主司色慾のアスモデウス
快!!!等兔子兵CV出來看看能不能組海貓輕音部!!! (你滾)
嘉音和山羊們的決鬥有燃,魔法劍的部份比阿龍版還要在銳利一些,期待姊姊的障蔽
只是最後被滅的很...(ry),而且還被掉落穴下落不明去了=3= (EP2中嘉音之死一直都是謎...)

EP2最犯規的紅字總算出現了,以後貝阿朵以紅字宣言的真實我也會以紅字表達
復唱拒否的部份不會換色,ネタ則繼續漂白=3=
這集最後看到樓座把溫切絲特拿出來了,無雙~~無雙~~!! (毆)

連續看了幾集下來,總算讓我覺得這作畫上哪裡不太對勁了
原來傑西大人不喜歡穿下著.........(被手指虎KO)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上午六點,金藏醒來以後發現自己還活著,看來是逃過第一晚了 (明明在EP5中就被宣告插旗子全遊戲共通的人...=3=)
而樓座接到傭人們的通知說食堂中有寫著禮拜堂的便條,過來查看後就發現了上面的魔法陣
在下方還寫了一行字 "HAPPY HOLLOWEEN for MARIA"
因為門窗都上了鎖無法進去裡面,唯一的鑰匙又不見了,樓座問金藏和兄長們的去處時,源次告訴他藏臼夫妻,繪羽夫妻,留弗夫夫妻都不在
然後樓座想到孩子們就跑回渡來庵查看


看樣子孩子們昨晚應該是玩瘋了而繼續睡著(讓治你睡姿好少女XDDDDDDD)
樓座暫時安心後,想到昨天真里亞從ベアト那裡收到的東西
就翻了她的包包找到了信封,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把鑰匙,這時戰人似乎被樓座的動作給吵醒,樓座只叫他們在這裡待著後就離開客房


帶著鑰匙回到禮拜堂後,總算是打開門進去了,走到裡面一看,發現失蹤的六人全部坐在餐桌旁邊
桌上還有一堆沒吃完的萬聖節餐點,可是讓樓座等人吃驚的是,六人全部死亡,糖果啊,餅乾啊,好吃的餐點啊
都像是撐破肚子冒出來似的,死狀十分淒慘,樓座看到這情景整個人被嚇呆
還是源次提醒他才命令他跟紗音兩人去找金藏通報


孩子們這時也來到禮拜堂(應該是跟著樓座一起來的)
朱志香,讓治,戰人三人看到自己的父母親慘死,難過的想上前時被其他人擋下
バトラ看到這樣的殺人場景就問ベアト說又搞的這麼荒唐的殺人手法,居然在肚子裡填滿糖果點心
再下品也要有個限度吧,ベアト說上次死的六人因為臉部被破壞,所以讓バトラ懷疑裡面可能有造假的屍體
不過這次她可是確實把大家的臉留下來囉,這樣就能把這六人從凶手中排除了
既然バトラ想證明事件並不是由魔法引起的,也不願去懷疑親族中有凶手存在,那就試試看用合理的方式解釋案件啊


戰人怒吼說這到底是誰幹的,朱志香想起來那個自稱是ベアトリーチェ的女人來了是吧,嚷著要為父母親報仇的他就跑出去了
嘉音和鄉田便追了上去,讓治這時注意到,南瓜中放了三個金磚
然後就聽到真里亞那令人不快的笑聲,因為她只希望ベアト快點復活,就可以帶著她去黃金鄉了


朱志香衝到貴賓室狂敲門要ベアト出來,可是門依舊是上鎖的,嘉音把鑰匙拿給他開門,進去後發現房間空無一人
只有桌上留著的一封信,朱志香看完信後整個人崩潰的大喊說一定是他幹的
嘉音看了信,上面寫著
"你以為我會傻呼呼的乖乖等你們闖進來嗎?"
"在這智者的夜裡,粗俗的你是多麼不合時宜,把你培養成這種廢物的父母究竟長什麼臉?我可是看到了呢"
"果然是一模一樣的蠢樣,現在正在糖果之國吃的飽飽的呢"
失去理智的朱志香又開始咳嗽,嘉音見狀就說這裡由他處理


回到朱志香的房間後,嘉音馬上拿吸入器給他使用,朱志香用過後總算不再咳了
看到他狀態穩定下來後,嘉音說要去走廊戒備,有事的話再叫他就好,但朱志香卻露出不希望嘉音離開她身邊的表情
一個聲音突然出現,還說嘉音根本不懂女人心,真是無趣啊
既然不懂人心的話,才會一直是"家具"啊,嘉音君
伴隨著成群的黃金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正是ベアトリーチェ


既然公主和騎士都在了,魔女自然就會登場,那就讓他來看看,金藏的家具有多大的能耐吧!
一個彈指之後,在她身邊突然多了好幾個山羊頭的傢伙,手上還亮出了藍色的刀刃
嘉音要朱志香後退一點,在他的手上也出現了一樣的紅色刀刃(動畫裡有精鍊過啦XDDD)
正因為自己有著這樣的能力,所以才不想被朱志香看到,這正是"家具"的証明...
嘉音VS山羊們,戰鬥開始!!


(本集Eye Catch)


其他人總算是離開禮拜堂回到客廳,鄉田把那封信交給樓座看以後,更是認為ベアト就是兇手
然後南條也說他們在禮拜堂的桌上也發現了信(內文跟EP1中第一封信是一樣的)
讓治覺得在禮拜堂發現的三個金塊,或許能說明隱藏的黃金確實存在這件事
戰人則決定要在警方來之前抓到犯人


雖然山羊們的攻勢凌厲,不過嘉音也不是省油的燈,不停的打敗山羊們
朱志香看到眼前的畫面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山羊們消失後,嘉音就要衝上前打敗ベアト
不過身為家具是碰不到魔女一根寒毛的,ベアト不停罵嘉音是家具,要他閉上嘴認清自己的本分吧
朱志香說嘉音才不是家具!嘉音是人類,是為了救她而來的,並且與魔女對抗,是有著自我意志的人類
ベアト覺得這真是太美好了,互相認同彼此的尊嚴,互相緊靠兩人,現在就獻上成為第二晚的祭品吧


來吧,現身吧,寬恕罪孽吧
煉獄七姐妹之一--色慾!
色慾のアスモでウス,ここに,執行第二晚!
嘉音的攻擊都不管用,只見她變回樁的模樣,快速的在屋裡亂竄,最後瞄準了嘉音的背部刺過去
但是嘉音卻感覺身後有什麼擋住了攻擊,看了發現原來是朱志香搶先一步衝到他身後擋住了攻擊...


ベアト看到這情景就說嘉音也可以去死了,就召喚了第二個煉獄七樁--憤怒
憤怒のサタン,ここに
嘉音確信自己從此刻起不再是家具,但這並不代表他可以逃過被殺死的命運,只見憤怒之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準確的刺進他的心臟
(跟EP1一樣都是死於サタンの杭之下,而且都是胸部被刺)
意識已經漸去的朱志香,伸出手對嘉音說他已經不再是家具了,所以她想要聽聽...他真正的名字
嘉音雖然想說出自己的本名,可是朱志香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再也聽不到了,嘉音的餘命也到了...


ベアト大笑著說別開玩笑了,家具始終是家具,過了一百年後也一樣
別以為死了後就不再受侮辱,說完後ベアト就吐了口煙
把嘉音的屍體給弄不見了...
金藏聽了源次跟紗音的報告後,就說要寫遺書,要紗音去做準備
鄉田回到客廳跟樓座報告說外線電話打不通的事,看樣子是無法報案了,讓治對於這種殺人手法還有門上的圖樣都想不通是怎麼回事


在看電視的真里亞突然說那並不是什麼塗鴉,而是太陽第七魔法陣(後面的寒蟬自重啊XDDDDDD)
又被樓座打一下後,戰人就問到魔法陣的意義(這裡解釋的比之前第一晚時還要多啊...)
想到門上還寫著HAPPY HOLLOWEEN for MARIA,似乎可以理解為何ベアト要把鑰匙交給真里亞
不過讓治又有了疑點,禮拜堂的門是上鎖的,鑰匙在昨天真里亞於自稱是ベアト的女人手中得到之後,就一直在真里亞的包包中
這樣的話犯人又是如何把門上鎖的呢?


ベアト就問バトラ說他是否能看穿禮拜堂密室之謎呢?
バトラ以情報不足,說不定有備用鑰匙,或是暗門之類的東西存在,就是所謂的"惡魔的証明"
ベアト就突然開始使用紅字說"從現在開始,妾身在敘述真相的時候,就以紅字表現出來"
這是新的規則,為了不讓バトラ以情報不足,證據不足等話來找藉口,バトラ就反問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乾脆把"行兇皆以魔法完成"這話用紅字不就得了
ベアト說這可是遊戲,是互相纏鬥,掙扎的遊戲,才不會用這麼簡單的方式結束掉的
バトラ就答應這個規則,並且復唱要求! "老爸等人是以大門進去禮拜堂的,或者是被搬進去的"
ベアト馬上以紅字復述"先不管是死是活,他們六人的確是從大門進去的"

バトラ問說其證據呢?ベアト先行暫停並補充規則,他說明事實時的確可以用紅字,但是沒有證明它的義務
バトラ聽完規則後就繼續問 "禮拜堂還有別的鑰匙可以打開",ベアト以紅字反駁"禮拜堂的鑰匙只有一把"
那還是說有用什麼開鎖工具嗎?ベアト繼續以紅字回答"禮拜堂的鎖,除了用禮拜堂的鑰匙以外,無論要打開還是鎖上都是不可能的! "
到底六人是如何進去的?ベアト說當然是魔法囉,就要バトラ承認,バトラ繼續推理說是鑰匙,犯人把假鑰匙交給真里亞
在行兇後把門鎖上,再把鑰匙放進去掉包,ベアト以紅字表示"妾身交給真里亞的信封內裝的的確是禮拜堂的鑰匙"
バトラ說既然如此,那麼真里亞的包包在信封從交給真里亞後到樓座打開它之前的確沒有任何人碰過吧,這就復唱不能了吧


換言之,昨晚ベアト把信封交給真里亞後,到今天早上這段期間,犯人從真里亞的包包中偷走了信封
殺害六人並搬到禮拜堂後,再趁不注意的時候把信封給放回包包內,這樣的話就算不是用魔法也能行凶了!
ベアト說這推理漂亮,不過這樣一來就要懷疑自己的親戚們了,那你還能贏過我嗎!!


戰人想說ベアト的目的是要他們找到黃金嗎?真里亞卻竊笑著說ベアト是要看他們能不能解開碑文之謎而已
真里亞自己才不管解謎這件事,因為她只要能去黃金鄉就行了,這時樓座手上拿著溫切絲特回來,說是跟金藏借來要保護大家的
金藏自己則是待在書房裡面不想出來,不過樓座發誓要保護大家...



次回--紗音のターン,鯖罐頭いっばい~~

EP5摸了老半天總算是跑到10月5日了,進度這麼慢的我究竟是怎麼了orz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