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と羊の謎キタ~~~
要開始大玩人狼了=w=
(其實樓座你自己就是..........某X狼......)<<拖走

這回的進展和分鏡有比之前進步不少,尤其是戰人跟樓座爭論
還有傭人們被支開到休息室那段
鄉田和熊澤這回很活躍(雖然熊澤還是被砍死了)
屍變的嘉音雖然被紗音和源次給排除了
不過之後還是會再冒出來,看來第四晚之後的殺人快要開始了

對了,山羊你快點發完情,這樣就可以早點退場了(何)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眾人來到朱志香的房間後,看到的是一樣詭侷的魔法陣圖,真里亞一看就說這是月亮第一魔法陣
可以打開封閉的門,鄉田敲門後發現沒人應聲,就拿出鑰匙把門打開,進去後看到朱志香的屍體
但是沒有發現跟朱志香同行的嘉音,雖然紗音要求找人,可是樓座卻說等一下
然後樓座看了桌上的鑰匙就問是哪裡的,源次回說是這房間的鑰匙,持有者是朱志香
雖然一個門對應一個鑰匙,但是傭人們每人都有一把可以打開所有房間的總鑰匙,除了打不開金藏的書房跟禮拜堂以外


這時バトラ就問ベアト說明明上個世界裡面沒有總鑰匙有幾把的設定,怎麼現在又突然多了出來?
ベアト反說如果有許多鑰匙的話,就算她用魔法做出密室,也會被バトラ以隱藏的鑰匙為由破解
所以說,可以打開各個房間的總鑰匙,只有傭人們各自帶的一把,所以總共有五把
那麼,究竟樓座想問什麼,看下去就是了...


樓座說朱志香的鑰匙既然在這裡,那就表示能把房間上鎖的,只有傭人們有的鑰匙
鄉田就說難道樓座在懷疑他們?戰人說兇手是ベアトリーチェ吧,懷疑傭人這種事他不願去做
但樓座認為ベアト沒有鑰匙,那就是某個傭人把這房間給上鎖了,在把朱志香殺害以後
樓座開始問傭人們的不在場證明,源次跟紗音去了金藏的房間所以排除,熊澤早上來的時候晚了,可能是先殺害朱志香後,把房間鎖上才來客廳
鄉田和嘉音一起跟著朱志香,也有可能是他殺害兩人後才回去客廳
兩人馬上就說絕對不是他們,樓座就認為最可疑的還是行蹤不明的嘉音,就算不是他殺了朱志香,也有可能是兇手殺了嘉音後搶走鑰匙並把門鎖上
再把嘉音的屍體藏在哪裡就好,就算殺害朱志香的是ベアト,嘉音是共犯的可能性很高

バトラ覺得這樣的論點太強硬了,ベアト說樓座講的很有道理啊,那麼就提出嘉音不是共犯的證據,要嘛就承認是她以魔法所為吧
バトラ說他的確不承認魔法的存在,但他也不願去懷疑親族跟傭人們
樓座繼續他的推理,認為這起事件跟金藏所藏的黃金有關,嘉音有可能被收買或想一人獨吞
即使看到嘉音出現也不能大意,樓座已經假定殺害朱志香的犯人是嘉音了


戰人就說這完全不行啊,證明嘉音是兇手的證據還太少了,他就問鄉田,關於那時候他們三人一起的情形
鄉田說朱志香衝去貴賓室時,門的確是鎖著的,當時是嘉音把自己的鑰匙交給朱志香打開的
這樣的話,嘉音的鑰匙很有可能還在朱志香身上,一旁的南條馬上檢查了朱志香衣服的口袋,發現了嘉音的鑰匙
證據很明確了,嘉音沒有帶總鑰匙,所以不可能鎖上這房間的門,樓座反問說那為何嘉音失蹤了呢?即使是被殺害都改變不了失蹤這個事實
這樣子又回到問題原點,絕對是有人能鎖上這扇門,沒有不在場證明的鄉田和熊澤依舊最可疑
戰人就說他雖然不是很了解傭人們,但是會作好吃料理的鄉田,還有喜歡逗人笑的熊澤,不可能財迷心竅而去殺人
疑人不是疑黑,要疑白,要斷定對方是黑的,沒有完整的證據是不行的


ベアト說這還真是名推理,不過關於這扇門如何被鎖上的還是無解
朱志香和嘉音的鑰匙都在房內的情形下,要怎麼推翻密室呢?


(本集Eye Catch)


ベアト繼續陳述,這房間沒有暗門一類的東西,出入只能靠這扇門,能鎖上門的只有朱志香跟傭人的鑰匙,窗戶是從內側鎖上的
バトラ再次翻轉棋盤,復唱要求!嘉音是在這房裡被殺的
ベアト以紅字復述嘉音是在這房裡被殺的,バトラ繼續復唱要求!嘉音的屍體在這房間之中
ベアト拒絕復唱,並說嘉音的屍體是她以魔法消失的,バトラ復唱要求,最後一次鎖門是用傭人的總鑰匙,ベアト也拒絕復唱,バトラ覺得這種拒絕還真是曖昧不清
根本不懂他是無法說明還是怎樣才拒絕的,ベアト就以紅字說明
在門鎖住時無論使用任何方法都無法從門出入,在房間外不用鑰匙鎖門也行不通

バトラ被這樣的說明搞混了就重新思考,大前提是不存在魔法,但ベアト說魔法存在的喔
バトラ還是堅信人類犯行說,但兇手不是親族跟傭人們,ベアト笑他真是個傻男人,總鑰匙共有五把,可以任意懷疑人喔
但他卻把自己給關在思考的密室中了,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關起了門呢,あははははは~~~~~~


戰人說了Resign(國際象棋裡投降的意思),他證明嘉音無法鎖上這門,但他卻不能特定出殺害朱志香的兇手
就這樣來看,傭人們的可疑度上升,當然也包括紗音
他雖然不是要反抗樓座,因為他也想報父母的仇,所以說了些不協調的話,戰人為此向樓座道歉
樓座也覺得自己考慮的太輕率,雙方就暫時性的先合好

因為樓座懷疑食材可能有毒,所以不讓鄉田準備午餐,而是吃鯖魚罐頭
用完餐後,真里亞就把圖畫書拿給戰人看


所謂"狼與羊的難題"是這樣的,兩隻羊和兩隻狼在河岸邊,要如何把牠們用船送到對岸
船一次只能坐兩隻,而在同一個場所中狼的數量大於羊的話,羊就會被吃掉,戰人聽到這裡就突然發現到什麼
樓座看鄉田要回廚房收拾,就要所有傭人跟他一起離開,讓治看紗音要離開就問能否一起去幫忙,卻被樓座以有話要談而留住
南條也被樓座以有話想單獨跟親族說而支開,就和傭人們一起離開客廳
這下子這裡只剩下右代宮家的人了,換言之,是把"狼"都趕走了,讓治問說這是什麼意思?
戰人就說了這是"狼與羊的難題",樓座把"狼"給趕走,不想出現狼比羊多的情形,從朱志香的事情來看,持有鑰匙的人和犯人是有關係的
而且禮拜堂的事件也不可能是一人所為,很有可能是傭人聯手把他們殺害後再搬運到禮拜堂去


讓治說這樣算來,傭人加上南條的話有五人,現在他們親族只有四人(尚未確認金藏生死)
他們也沒被殺,所以樓座認為傭人沒有說全部都是狼,戰人在此翻了棋盤,如果傭人中的某人是兇手,為何要鎖門?徒增自己被懷疑的可能而已
樓座也想到這點,如果把犯行認定是ベアト所為,那是單獨犯罪,為了讓他們懷疑傭人中有凶手,而用什麼方式鎖門吧,但是沒有備份鑰匙,這種可能性就沒了
讓治說這樣一來紗音不就很危險?等於把羊往狼的嘴裡送啊,樓座說剛才也提過源次和紗音兩人在金藏書房裡,但紗音沒被殺
很有可能兩人都是羊,或是狼,只是沒有證明的證據
戰人問說樓座自己難道不是狼嗎?樓座很直接的說能證明,就是她手上的槍,如果他要霸佔財產,只要在這裡開槍把大家殺死就好
可是他沒有做,雖然很強硬但也是事實...


在廚房中,傭人們等著享用鄉田煮的午餐,這時突然聽到門的碰撞聲,嚇的熊澤等人十分擔心
源次還拿了水果刀防備,鄉田小心翼翼的過去查看,開門後就發現受傷倒下的嘉音,南條馬上去幫他查看
源次要鄉田去跟樓座他們報備,但嘉音卻說不要去,兇手是...樓座...


把嘉音搬到傭人室後,嘉音一直說是樓座把他給怎樣怎樣,如果此言屬實,那戰人和讓治他們不就很危險?
看到這情況的紗音,突然想到什麼而跑去地下鍋爐室,像是要找什麼東西的樣子,然後發現了...

緊急處置弄好後,嘉音說樓座想把大家給殺死,然後起身把繃帶給拆了,還在心臟那裡翻動著
這時紗音跑回來,把某樣東西拿了出來,那是沾著蜘蛛網的手帕,如果嘉音是真的應該會沒事,但蜘蛛可是"那個"的天敵呢


此時青色的光芒閃過,紗音雖然躲過了攻擊,但被波及的南條和熊澤就沒這麼幸運,當場斃命
嘉音作勢要把殺音給殺掉,源次立即救了她,鄉田便把握機會把嘉音壓制住,源次更在他手上補上一刀
紗音把手帕交給源次後,源次直接把手帕壓在嘉音的傷口上,蜘蛛網對蝴蝶來說可以說是劇毒
更不用提被ベアト所利用的家具了,嘉音消失後,留下的是三個活人,兩具屍體...



次回--チュボウ魔術師のターン


鄉田你這下滿意了吧,滿意了吧XDDD
(拖走)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susumarket
  • [亂入]ORZ||| 那GIF 是什麼, 我噴了.=3=~~[/亂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