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太長接上篇)
























(以下進入ネタ正篇,內有諸多爆雷,沒玩遊戲或是尚在進行中的人請三思後再踏進)
(以下ネタ均是遊戲內文與自行解讀整理,禁止無斷轉載,如需要轉文請告知)

























時間來到12點,大家被帶到一個奇怪的地方
那裏正是魔女的集會,幻想法庭
然後大家就紛紛做自我介紹XD
共38人的法庭...明顯的前幾盤遊戲多了一倍的人
然後審判開始,愛麗卡一開始就宣言夏妃是犯人
貝倫也宣言兇手是人類--右代宮夏妃
貝阿朵宣言兇手是魔女--貝阿朵自身
如果魔女獲勝的話第五盤的真相就會消失,如果愛麗卡獲勝的話魔女幻想就會被打破

愛麗卡確實宣言犯人是右代宮夏妃,因為她沒有任何不在場証明
而其他人確實有不在場證明,如果以夏妃為犯人這樣的說法為前提那的確很容易破解
24時之前犯行不可能,讓治等人實際上在那時就被殺也不可能(貝倫紅字夠IMBA...)
然後就問到關於戰人的不在場證明呢?
愛麗卡說他有證據確定戰人的確是在房裡睡覺,早上醒來後發現屍體慘叫
因為她昨晚可是竊聽了一整晚呢=3=,得以確定戰人不可能犯案
所以不可能是在午前3點之後犯案

而且愛麗卡還穿著泳裝在大雨中做記號(靠杯啦)
把所有不可能去除後,愛麗卡認為留下的唯一可能就是夏妃犯行說
戰人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這種亂七八糟的事實,所以師匠就給戰人一個最真實的紅字
夏妃不是犯人!
法庭上判定藏臼也不是犯人,那麼最後留下的疑點只有夏妃了
然後貝倫更加了一句紅字"藏臼不是犯人,在那通電話的最後就已經被殺了"
夏妃所有的期待都被斬斷,失去女兒,丈夫,最後留下的只有對右代宮家的榮耀而已...

所有不可能都排除後,拉姆達斷言右代宮夏妃在1986年10月4日24時以回寢室睡覺為由
在凌晨一點的時候殺害讓治等五人,追加狀況根據的話藏臼也被殺了
(TIP中藏臼的狀態從失蹤變成死亡)
但是夏妃不承認,貝阿朵也一直說是魔女犯行不是人類,真相只有他知道
夏妃也說他對自己的心發誓,對刻下片翼之鷲紋章的心發誓!

貝倫在這時更惡質的用紅字打破夏妃所有的防線
片翼之鷲事件一直是夏妃的幻想,現實中金藏不相信他,更別提把右代宮家的榮耀交付於她了
幻想出的金藏被毀滅,什麼也沒留下...
在這遊戲中出現的金藏,全部都是夏妃的幻想
那些日子,他為右代宮家付出的日子中,那些虛幻美妙的記憶全被貝倫的紅字給打破
就這樣,這遊戲的真實就確定了...
不論是現實,還是魔女幻想,將會是貝阿朵的敗局確定...


然後KNOX跳出來把山羊全宰了,因為還有人對這判決有異議,對,就是戰人
但是藍色之刃完全被紅劍斬破,戰人完全的滿目瘡痍,不論哪項反論都抵觸KNOX十誡
貝阿朵說這已經夠了,對於他的永遠的拷問,已經夠了...
但是戰人還有著,師匠給他的紅字,可是這只能夠幫助到貝阿朵而已
看來戰人是無法守約了,貝阿朵不願意看到自己被保護但戰人卻會消失這件事
在戰人使出紅字的時候被KNOX打飛,因為與KNOX第二項抵觸
如果人類不能使用紅字的話,那就換師匠來用...可是他們早已跑的不見人影
那麼,只能說再見了,貝阿朵......
戰人被紅劍貫穿,消失在關閉的法庭之中

這時愛麗卡在追究夏妃的殺人動機,過去的日記被翻了出來
夏妃嫁入右代宮家可說是以"人質"的身分嫁過來的,日記中寫著對右代宮家的恨,對藏臼的不滿
要說是動機也足夠了,由於無法以紅字證實夏妃自己所謂的"愛"
過去被爆料出來,夏妃的立場十分的為難
不過愛麗卡卻說有除了夏妃以外的人行凶的可能性,那就是...金藏
這對於夏妃自身來說是絕對的機會,只要把犯行都推給金藏就可以保全自己,但是他做不到...

對戰人而言,金藏早就在前幾盤遊戲以紅字論定死亡,可是如果在這裡確定金藏已死
那書齋的謊言就不攻自破,貝倫以紅字跟拉姆達確認金藏是否在24時到早上這段期間都在同一個房間內呢?
那話中的"金藏"指的是活著的金藏,那繼續,金藏不在屋子以外的地方存在,這點從愛麗卡的檢證中也得到確認
貝倫更用紅字確定,金藏不在這些地方,那麼到底是藏在哪呢?
夏妃說是在二樓,那麼愛麗卡就使用偵探權限開始去搜,二樓當然也沒看到金藏的身影,就是亨佩爾的烏鴉
而除了夏妃的房間以外,金藏都不存在,當然夏妃的房間中也沒有看到他
不存在於屋外也不存在於屋內,換言之,以上這些地方都沒有活著的"金藏"
拉姆達和貝倫都以紅字確定,24時到早上這段時間,除了夏妃的房間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存在著"活著的金藏"
所以夏妃你還是承認金藏犯行說吧

貝倫以紅字宣言,24時到早上為止的一晚,活著的金藏所存在的地方只有夏妃的床,而且夏妃昨晚還在同一張床上睡覺
貝倫還以藍字宣言,夏妃和金藏SEX的可能性有來作推測
夏妃即使否認也抵擋不了奇蹟魔女和絕對魔女的紅字真實...
拉姆達以遊戲MASTER之名確定,這盤的勝利者是貝倫,而且沒有任何的異議者...

判決書上寫著,夏妃和金藏持續著曖昧的性交關係,而且會讓夏妃扮成貝阿朵的樣子
然後這姿態很偶然的被傭人看到,故出現魔女傳說
但是1986年10月4日,戰人發現黃金後,出現了新的當家,夏妃為了奪得右代宮家的資產便殺害孩子們,想把罪過推到戰人身上
源次因為反對計畫而被殺害,然後又殺了秀吉,開始了無差別,全員殺害的強烈意志
犯行如下
1986年10月4日24時,夏妃決定犯行,要求源次協助未果,遂將之殺害
然後在自己的房間將藏臼殺害,然後到渡來庵和樓座會合後,把四人殺害
並且從頭砍斷,隨後躲在二樓的空房間,在大廳的人於三點解散時,夏妃從房間出來離開渡來庵
回到房間和金藏合流,然後金藏在早上離開房間埋伏到渡來庵附近,把屍體搬走藏起來
被搬走的屍體並未被發現
懷疑戰人的理論失敗被迫,夏妃就變更計畫要殺害全員,藏在客室衣櫃的她,於午後1點殺害來休息的秀吉
證明夏妃躲在衣櫃的證據是在裡面發現了夏妃衣服的鈕釦
夏妃離開衣櫃後打算回自己房間的路上被愛麗卡逮到,並且自白了事件
於大法院公是文書,第01724434號確定,幻想裁判0147--007982號,以下確定的事實公開
右代宮夏妃承認了犯行
KNOX簽章認定

夏妃說這樣他就滿足了嗎?19年前來復仇的男人啊
從他自己的口中說出了那句話..."我...殺了人"
但是,夏妃卻不是承認這兩天的殺人事件,而是19年前自己的罪
那時他命令傭人帶著孩子來到薔薇庭園的深處,並把孩子,連同傭人給一起推落使他們死亡
這些話大家也是頭一次聽到,夏妃在那之後有向傭人的親族們道歉,但是依舊不承認自己殺了孩子
所以現在那孩子來討債了,她也承認自己的罪了,這樣子甘心了吧!!!19年前來復仇的男子啊!!!
戰人突然說這樣完全不行啊
遊戲於這時中斷

到了茶會,貝倫要KNOX跟愛麗卡繼續調查關於魔女幻想中的真實
七樁的真面目是1960年代紐約所生產的USD$30的紙鎮XD
是身為神祕學狂熱者的富豪們花大錢買下的東西,因為不斷的流傳而出現了神格化的現象
兔子兵的正體是犯行用的凶器可能,他們將會一一打破貝阿朵的魔女幻想
然後把大廳中那幅畫給燒掉,換上愛麗卡的肖像吧
奇蹟魔女--貝倫卡斯泰露之名,將賜與愛麗卡真實魔女之名


拉姆達則是在被紅劍貫穿的戰人面前,貝倫和愛麗卡跑來說要把戰人的屍體當作裝飾品
(接下來一堆推理作品梗我都不清楚囧)
愛麗卡宣言,EP6的標題是--Checkmate of the Golden Witch!

到了裏茶會,戰人依舊是被紅劍貫穿的姿態倒在大禮堂中
可是卻沒死,因為在這裡,停止思考才是死的意涵
然後在那裡,一個女人的身影出現,正是貝阿朵,她慢慢的接近戰人,並且摸了他

貝阿朵小聲的說了句..."騙...子"
戰人的心已不在跳動,就這樣居服了魔女的棋局,這樣子戰人就無法再回來
黃金的魔女,貝阿朵莉切存在的理由也...沒了
謝謝...騙子...再見...然後...對不起...

貝阿朵流著淚,消失了... 


在戰人飄遠的記憶中,想起在黃金鄉的事情,依舊無神的貝阿朵,編著織物的師匠,聊天的自己跟KNOX
戰人覺得KNOX十誡太硬,之於推理或幻想劇來說都太過強硬
就因為有隱藏門的存在才需要偵探去找的不是嗎?如果拿KNOX第三條來壓制說沒有暗門存在的話不是一點也說不過去?
然後就想起在第二盤中,貝阿朵一直說他無能的原因是情報不足與根據否定,所以才會出現紅字這個東西
紅字可以說是貝阿朵給予戰人的情報,感覺就像是,貝阿朵自己說自己不是魔女的感覺...
KNOX第八條說過,禁止使用沒有提示的線索解決,不過貝阿朵卻以紅字給了戰人線索
雖然與KNOX十誡牴觸,可還是進行了這樣的遊戲,換言之,這個遊戲是貝阿朵為了和戰人決勝負的遊戲
但是貝阿朵給戰人線索,換言之,這是推理可能的遊戲
師匠以紅字宣言,貝阿朵希望戰人解開這個謎,解開這個故事所產生的謎

十誡與師匠所言之真實,等同於貝阿朵希望戰人能夠解開這個謎
推理之前要先證明對手的手法不然無法推理,就像是戀愛一樣呢
建立在一個微妙的互信關係上,所以戰人和貝阿朵之間的關係不是仇敵,而是戀愛對象..
戰人重新思考著,過去的碎片,然後用十誡來打破
KNOX第一條,犯人近指示在最初故事登場外的人物
從這方面來看,這個故事中每次都會增加新的人物,如果不用惡魔的證明來看
19人的設定從一開始就不成立
KNOX第二條,偵探方法禁止用超自然能力,如果偵探不能使用,那犯人應該也不能使用魔法(處在對等立場來看)
貝阿朵一直把這遊戲視為幻想劇,才會狂加入魔法的能力
但如果說這遊戲從一開始就是推理劇的話,上面的就不成立,此說法也可適用於瓶中信
這樣來看,貝阿朵這是藉由這遊戲和戰人對決,對決的意思也等於給予他推理的餘地和可能性
他確定自己的敗北,只為求和戰人之間公平的決鬥,就像是師匠所說的戀愛一般呢
而且根據KNOX第六跟第八條,貝阿朵在這些遊戲中都給了戰人提示,信息,手法等等

解開推理小說的條件有三個,一個是誰是犯人,一個是使用的手法,一個是動機
貝阿朵是情況為遊戲作了調整,第二盤為了讓戰人屈服固難易度高,但因為戰人的屈服無法使遊戲保持對等關係
第三盤才會用北風與太陽作戰,並且拼命的幫戰人
然後第四盤中才會跟他一對一,然後將自己的心臟,解開這個故事的根源託付給戰人
對戰人來說誰是遊戲管理者都無所謂,重要的是這是貝阿朵的遊戲,是為了解開她的"真實"的遊戲
犯人,犯行,動機,這些答案,線索一定在那幾盤遊戲中散落著
就像是微弱的光芒,沙灘旁的碎片一般,如果沒有愛,就看不見
戰人終於明白這個道理
至今的故事中,不停的重覆著,然後戰人明白了,那位於彼岸的真實...

你真的是笨蛋呢...

戰人從死亡狀態中甦醒過來,發現了在自己眼前沉睡著的貝阿朵
然後要抱住貝阿朵時,貝阿朵消逝了,遠如碎片一般
留下的只有灰燼,已經沒有貝阿朵的身影了...然後看到的是黃金的光輝,就像是被切成細絲的一隻黃金蝶

貝阿朵,你真的是...大笨蛋...我終於明白了你所出的題之謎底,我都已經到達真實的彼岸了啊
已經,如你所願了啊,可是你卻沒有等我,就這樣被擊潰了?你明明是那麼相信我的,相信我絕對會明白真實的
那為什麼你不跟我一起相信,等待呢?
是我,給了你那麼殘酷的拷問...然後你直到最後都跟我對抗,但是現在我終於知道了事實
你卻已經無法繼續等待...你這個笨蛋,為什麼是你先挫敗了呢,是我不對
是我,給了你那麼嚴厲的拷問,你到現在為止都是一直在忍耐...然後不停的告訴我,卻因為我的無能而無法明白事實
笨蛋,你真的是笨蛋,這是你的謎,這麼簡單就解開的話為什麼不能說的輕鬆一點呢,大笨蛋!!!
別開玩笑了,我明白真正的奇蹟,你所期望的奇蹟,就和金藏一樣
如果我能早一點到達真實的彼岸,能夠早一點發現真實的話
到了平常時間到的時候,我就能夠拯救你了啊...
現在我抵達了真實彼岸,卻無法拯救你,是多不堪啊,我能夠做的,就是拔開這刀,觸摸你的遺灰...

就在這時,戰人的手上出現了黃金的光輝,那是一隻小小的黃金蝶,那個碎片是現在戰人所能碰觸的,貝阿朵的一部分
戰人握緊了那個碎片,然後在自己胸口前誓言,我再也不會失去真實,和你約定了
黃金蝶的碎片融入戰人的血中,而這時戰人全部理解了,這個故事的一切...
這時在戰人的手中,出現了黃金之光...

原本還在嘲笑戰人的愛麗卡和貝倫突然被這到黃金之光給嚇到,原先插在他胸口上那把刀變成了黃金色的刀
從戰人胸口前拔出後,戰人這才站在魔女的面前,貝倫還以為是拉姆達隱藏的一手
可是連拉姆達自己也被這道黃金光芒給嚇到了,因為戰人的復活並未在她的腳本中存在
貝倫就要兔子兵把這無聊的復活幻想給消滅,但是45卻無法瞄準,拉姆達也承認再審的請求
幻想法庭閉廷的內容一律撤回再開!
無論貝倫提出怎樣的異議都飭回,然後拉姆達以絕對魔女之名承認,戰人是新任的黃金魔女,不...無限的魔術師,右代宮戰人!
這對剛從貝倫那裡得到真實之魔女之名的愛麗卡來說不能接受
貝倫要愛麗卡堅信自己構築的紅色真實是正確的,夏妃犯人說打破不能!
兔子兵無法瞄準戰人是因為需要領主的解碼,在這遊戲之中不是愛麗卡當領主,而是繼承拉姆達遊戲管理者之名的戰人
因為戰人身上的黃金光輝,代表他抵達了最深處的真實...

戰人以夏妃以外的犯人可能存在來構築,因為愛麗卡無法否認戰人提出的新事實
然後KNOX拿出雙刀走了出來,是時候和戰人一分高下了!!
KNOX以藍字宣言,愛麗卡的推理已經結束了,把這個推理翻盤的新事實不存在!
戰人以紅字反擊,其他解釋的真實可以提示!並比較兩者之真偽
戰人以藍字宣言,新犯人的可能是跟夏妃威脅說要來復仇的19年前之男
如果說這人從一開始就存在於18人之中呢?假如說那就是戰人自己呢!!!KNOX以第八條反擊之
但是戰人說第四盤遊戲時,他被紅字宣言自己不是明日夢之子的事實,從第一盤到現在都被留弗夫所隱瞞
而且這盤有明確指出某件事跟戰人的出生有關

然後愛麗卡就來攪局,在他手上出現了死神之鐮刀,說在犯行的24時開始一小時間,戰人都在食堂,所以犯行不能
戰人反擊之,說死亡時間沒有特定在那時,所以犯行是都可能發生
愛麗卡以紅字說直到凌晨一點發覺事件為止,在孩子房中犯行是不可能的,而且到早上都在房間內監視的愛麗卡是都沒有發現異狀
戰人以藍字反擊,事件發現的時候是聽到戰人的叫聲才來的喔,就算那時沒殺,在那之後殺死大家的可能性是有的!
愛麗卡說四人確實以紅字宣言死亡了!
結果這時被羅諾威的盾牌擋住,並以藍字宣言,那個紅色真實是在何時被宣言的呢?
(聽到羅諾威對戰人說,Yes!My majesty的時候我萌啦!!!)
羅諾威以紅字宣言,法庭開庭的時候拉姆達就說過是24時的時候,但那是第二天的24時,也就是遊戲結束的時候
那麼在事件發現的時候才呼叫的話,無法否定第二天才發生的殺人事件
所以那個時間點沒有人死亡
,嘉普突然出現從旁補上紅字說全遊戲共通,金藏已死
然後師匠以青色神槍瞄準愛麗卡,宣言!愛麗卡的推理太一廂情願,無法解釋屍體消失的破綻
七樁此時也現身,"我們是煉獄七姐妹,主人的仇,接招吧!"

讓治死後屍體沒有移動
朱志香死後屍體沒有移動
真里亞死後屍體沒有移動
樓座死後屍體沒有移動
源次死後屍體沒有移動
藏臼死後屍體沒有移動
於是,發現屍體之後是不可能使遺體消失的,愛麗卡的推理中說遺體是金藏搬運的不得成立!

KNOX還是以十誡原則為主,除非提出證據,否則無法使用紅字(第二條所言的超自然能力)
突然出現黃色的光芒把KNOX給打飛,戰人以黃金的真實確定那屍體的確是金藏的
而黃金真實是絕對不變的定律,因為這是只有遊戲管理者才能使用的真實之力!

那道光芒,正是戰人明白了貝阿朵的真實而展現出來的
由於金藏的不在場證明,推測夏妃和金藏之間的不名譽說法被推翻,夏妃是十分高潔的,決不允許愛麗卡他們擅自編造故事
此外,當死者全體的死亡時間產生疑慮的情況下,除了夏妃以外的人其不在場證明都將回歸成白紙
夏妃以外的人不可能犯行的說法已經被推翻不適用了

KNOX以第七條反擊,但是在這盤遊戲中,偵探是愛麗卡不是戰人,所以以第九條反擊,觀測者可以自己做判斷跟主張
並且以紅字確定在解開碑文之謎時的確見到了金藏,但是金藏早已被紅字宣言死亡,所以那是戰人自身的客觀視點中所見到的金藏
而且第四盤中貝阿朵以紅字宣言沒有人會把金藏給看錯
如果說有誰會在觀測中以虛偽的事實確定的話,那只有偵探才辦的到
這樣就蓋棺論定,兩人之間的對決也結束
然後戰人以藍字確定,這回的遊戲在他的觀測下,不是建構在第七條,是在第九條上
KNOX失去戰意,但卻得到了戰人的尊重
然後戰人繼續以藍字向愛麗卡宣言,夏妃的確接到了19年前的男人向他復仇的電話
而他的目的是為了讓夏妃被指認為是犯人,對夏妃的復仇劇
愛麗卡即使想反駁,卻因為七樁跟青槍還在他身上所以反論不能,貝倫對他徹底的失望
並要愛麗卡修正自己的推理,愛麗卡修正後得到拉姆達的認同,才把他從青槍中解放出來


因為有兩個推論存在,並且互相矛盾,所以在唯一存在的真實之中
不能否認對方的推論的話是不會有唯一的真實出現,戰人宣言除了自己以外,誰也無法打破貝阿朵的魔女幻想!
拉姆達確定判決變更,由於戰人展現出了真實,愛麗卡唯一的真實被打破
但卻無法否認這個事實,兩人的真實並列存在,第五盤遊戲的定案駁回,遊戲回到起點
同時間遊戲開局者從拉姆達這裡轉移給黃金之魔術師,右代宮戰人!
戰人答應了,並且要構築下一盤遊戲,EP6將會是戰人和愛麗卡的對決!
而遊戲的名字將會是...Checkmate of the...

等著吧貝阿朵,你的遊戲將由我繼續下去,然後在下一盤遊戲中找到所有的真實...
continue to EP6...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