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話開始就是連續劇情
老實說我覺得劇組在這裡重新讓拓真出來總覺得不太對勁...
而這懷疑到最終話看到的瞬間頓時體悟到...你們...好樣的orz
(那些之後在說...)

(好不容易解決第一波新番攻勢...接下來就是舊番文坑...orz)

小愛和菊理兩人在外面看著不變的風景,已經厭煩的菊理就跑出去找樂子了
小愛喃喃自語的說會不會是自己已經習慣這裡了呢...?


鏡頭轉到一家醫院,在那次事件過後,拓真的父親一直住院未醒
他還被警察詢問,不過因為證據不足被釋放
眾人看到拓真都竊竊私語說這是惡魔之子,跟他扯上關係的都會不幸的
(之前是不幸之子,現在還真被說是惡魔了囧)
但是拓真自己心想,這種離奇的事情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之後他自己去商店街買東西,眾人看到他不是跑掉就是別過眼神
三姑六婆在一旁討論關於他的事
這時一名女子騎著車子離開商店街,眾婦人裡頭只有一位似乎以怨恨的眼神看著她...


下了公車的拓真走到一個湖畔旁休息
在公車站休息的少女看到他就過去跟他聊,拓真問他不知道他是誰嗎?少女還反問為什麼,還搶他的東西吃XD
少女說他叫做芹,就跟拓真聊了起來
說到這裡原本要蓋車站,卻因為泡沫經濟而停止工程,芹說他們活該,因為他們拆了芹的家當預定地
芹告訴拓真他最喜歡這裡了,雖然雙親不怎麼喜歡,以前他都獨自一人春天時到這裡來看青蛙
喜歡聽的青蛙的叫聲,這樣就可以不去在意雙親吵架了



講完這些後芹就要走了,但是拓真問他要去哪時他反而答不上來
拓真就問他要不要來他家,芹就開他玩笑說就讓他搭訕吧,作為回禮他會作晚飯給他吃
而在不遠處,小愛正看著他們...

拓真對於要坐芹那台怪異的機車總覺得不好意思,芹反而從車廂拿出噴漆噴了公車站牌
還要拓真也來做,但拓真覺得做這種事情不太好而拒絕了
因為爸爸說過,做過的壞事終究會回到自己身上的...芹聽了就抱住拓真說是自己不好
不遠處的輪大叔跟骨女看著他們,大叔還說最近常聽到蟬在叫(那就要有人在殺嘛XDD)

在去拓真家途中經過一戶人家,芹就跟正在洗車的蓮江先生打招呼
卻沒注意到在窗戶旁那怨恨的視線...


回到拓真家卻發現裡面一片零亂,拓真急忙去收拾乾淨,芹也來幫忙
不過外面的垃圾就沒辦法了...
然後芹就看到在外面偷看的蓮江太太,他還露出微妙的表情跟他道晚安...


吃著芹做的晚飯,並沒有他所說的難吃
看著他,芹問他要不要一起離開這個城鎮呢?
拓真卻沒辦法,因為他還要看顧住院的父親,芹是說他不久之後就打算離開了

這時落地窗突然打開,菊理突然出現
還跑進來鬧,拓真看到他就問小愛是否也來了,但芹卻不知道什麼是地獄少女,還被菊理吐嘈說他落伍了
外面看著的骨女就打算去把這小鬼給帶回來
變身成附近某位太太的骨女就去找拓真問菊理的事情,只見菊理剛洗好澡只穿著內褲就到處亂跑
發現骨女來找他還不打算回去,並對拓真說骨女也是妖怪的事,就拉著骨女的衣服要他變成骨頭
(喂,這殺必死也太...=3=a)
隨後小愛出現要她們全都回去,菊理才拿了衣服跟著小愛走了
讓芹看的是一頭霧水...但拓真卻心想究竟是誰會被流放到地獄呢?



芹借了浴室洗了澡,還直說那是都市傳說,但拓真卻說他真的看到人消失在他的面前
結果芹就從浴室跑出來抱住拓真,要他放心...
晚上拓真睡著後,芹就打電話給蓮江先生跟他談"那件事",並約好明天早上去拿錢
這對話被醒來的拓真聽到了,他就告訴拓真這件事


他得知蓮江就是那個建設公司的要員,他就假裝偶然遇到他並且接近他
然後以發生關係為要脅要他付錢,但是他之後故意躲芹不願意付錢,芹就找上門來理論
看到丈夫做的好事,妻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然後就是剛才的電話了
拓真問他想去哪裡,芹就說去某個有很多青蛙的鄉下吧...他想要把一切重新來過
拓真就說要他別走,住在他家也是可以的,芹謝過他的好意...

隔天一早芹還是執意要走,離開前還把手機吊飾送給拓真
並鼓勵他別在意他人所說的話,因為拓真就是拓真嘛...
送他一吻後芹就去蓮江家拿錢了


菊理又突然出現說小愛來了,但是目標不是拓真,看到菊理詭異的笑容後,拓真才突然想到是誰
芹已經去蓮江家的信箱拿錢,還對蓮江太太說他確實收到了
芹離開後,他就拆下手上人偶的紅線...
等到拓真趕到時,芹已經消失了,只看到撞壞的機車跟灑滿一地的假錢...

回過神來的芹已經在小船上了,一目連告訴他這就是因果報應,不過詛咒別人的也會有所代價
芹說這是那城市的錯,他想回去...



看著手上的吊飾,拓真此時的心就像突如其來的大雨一樣冰冷...


次回--不信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