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集就是牽扯到政治那裡了
老實說意識形態也重的太過明顯
不過看完後才發現原來是以政治之名來突顯一個破碎的家庭...
要不然這麼亂七八糟的劇情是誰想的啊囧

一開始就是看到熟悉的拉票場景(看到車子上面寫著国民党我笑了)
只是在人群中輪大叔正看到裡面舉牌的某位女子
而在車上的候選人伊達正晴依舊高喊打倒大泉政權...(這也影射的好明顯)

到了晚上那女子連上地獄通信寫上大泉的名字想把他送到地獄去
可是畫面一直顯示不接受,明明只要這人下地獄的話這個國家就會變好了


隔天一大早百合子準備出門,母親卻要父親送貨到客人那裡去
卻被他說讓客人等沒關係,他可是為了這個國家的未來在工作呢
而百合子也先走了,她最近也是投入得非常熱烈,附近的居民們都有參與,除了她母親以外...


走在路上看著四周的景象,她只覺得這個國家正在腐化
不...腐敗的是現在的政府,看著年邁的老人和殘障人士都過的那麼辛苦,卻沒辦法讓這個男人下地獄
之後她到了伊達的競選總部,距離投票日還有一周,大家要努力才行
這時百合子的父親一邊喘氣一邊跑到這裡來,看到他來,山本就拜託他去把車站的海報給貼好
聽到這個百合子就提議說把說明會的傳單一起拿去分發如何?他也贊成這樣做

到了車站附近菅野先生一邊拆著圖釘一邊說那些惡作劇影響日本的人都是笨蛋
卻不知他自己也在做這種"笨蛋"舉動的事
這時小愛從一旁走出來,一起跟來的菊理也想拿圖釘戳海報卻被小愛制止了


把傳單硬塞給附近的店家後他們父女倆就走了
可是顯然的店家並不喜歡他們這種做法,還說他們是選舉笨蛋
支撐著這個家的母親一個人扛起工廠裡所有的事務,也是為了百合子著想
不過她認識的店家老闆娘還是不想要那堆傳單...

之後他們還是進行造勢活動,看的輪大叔跟一目連都覺得煩了
但是對一目連來說,輪大叔每天都來看的行為才叫做煩XD
這時百合子注意到輪大叔就跑去發傳單給他...而他們回到小愛的家時
輪大叔居然還拿著報紙,說是關心一下時政
可是他拿的報紙也未免舊了些,不過政治這東西還不就是那調調嗎...?
後面的菊理已經把報紙摺成紙飛機了XD,但丟出去的飛機卻打到小愛
撿起來的她只是再摺一下然後又丟出去...這次紙飛機才真的飛到他們看不到的高空中...

晚上山本跟百合子提到佈置的事情,百合子的父親就叫她早點回去
雖然說明天再談,可是百合子為了這次的選舉充滿了幹勁
走在路上父親就囉嗦了起來,看來百合子似乎挺在意山本先生的...


到家後看到留在桌上的晚飯讓酒癮犯了的父親不爽起來,就在家裡東翻西找
找不到的他索性到房間裡睡覺,還大聲抱怨
聽到這些話的百合子也只能默默的吃著冷掉的飯菜...卻不知母親還在工廠努力趕貨...

說明會當天,百合子和父親都去幫忙,母親卻因為被對方拒絕而非常痛苦
回到家的她打開抽屜,本想說"那人"早點死的話就不必受這種苦
但她還是想再忍一忍看他何時醒悟...可是她的身體早就撐不住這樣的折磨
最後昏倒在工廠裡
她的店家朋友找到在發傳單的百合子告訴她這件事,她丟下傳單跑去醫院
而在意的輪大叔也跟在附近看

到了醫院的百合子急著找母親卻被輪大叔喊住了(一目連也太可憐了吧,還得演跛腳樣XD)

在輪大叔的好意之下百合子知道母親的病房,而母親也告訴百合子她是工作過度了
百合子很憤慨的說現在的政治體制真的有病了,居然要讓民眾過度工作才可以生存
以前她小的時候明明也過的還不錯的...
輪大叔和一目連就在外面聽著,不過一目連發現穿著Size明顯不合的菊理跑進來亂了XD


但母親卻說不是那樣的,以前也有過痛苦的時候一家人都撐過來了不是嗎?
可是百合子的父親卻對政治過於熱衷,把自己無法實現的事情都怪罪到政治不好去
她原本想說那天他會覺悟的,看來是不可能了...
而父親也沒去醫院探視妻子,還對於女兒跑去照顧老婆放著選舉活動不管感到生氣


百合子探視母親過後就讓輪大叔到她家去,說是要幫她拿東西到醫院給母親用
一邊收拾的她想起母親告訴自己的話...
現在他們家已經負債累累了,就連百合子的存款都被擅自挪用
父親居然還去借高利貸,事到如今他還不願意努力工作,而母親想要拜託父親帶百合子離開這個家卻被他打
她已經受不了...
而百合子在抽屜裡發現了人偶,聽母親說好像也要一起帶去的樣子


離開醫院後百合子回到競選總部,卻發現每個人都板著一張臉
其中一人就把她父親在演說會上跟觀眾發生口角的事告訴她

而發現百合子來的父親還罵她怎麼沒來聽演說?
她就把母親住院的事情說了,但父親還說這要怪她現在住院的時機不對,說了像她那種女人早點死算了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聽的百合子氣的把父親推倒,因為她一直以為父親這麼做都是為了這個家
可是氣頭上的父親哪聽的下去,還好眾人把他們拉開才沒發生更糟的事
這時山本說有事要找他...


山本把他帶到車上提到今天演說會的事,老實說對他們陣營呈現不利的狀態
父親還是說這都是百合子的錯,可是山本卻說這樣的話就要讓百合子負責
在這附近的一個公園建設,他們陣營提議增加路燈卻因為預算問題被駁回
如果那裡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就可以成為他們反擊的藉口了
所以他想利用平常走那條路回去的百合子來製造一點"意外"
可是這父親居然說讓女兒嘗嘗這個社會的殘酷性...還說盡管做沒關係的話...


兩人談完回到競選總部,百合子自己也不想跟父親一起回去就一個人先走了
就在她經過那公園的時候,埋伏在旁邊的人就衝出來綁住百合子還想對她上下其手
此時輪大叔的火輪即時出現救了百合子,受驚嚇的百合子又回到競選總部想找父親

卻聽到父親大罵那些歹徒說怎麼不做好一點...百合子完全不能相信他們所說的話
而輪大淑也出現看著那車上的人,他難得這麼生氣...

回到家中,到了12點百合子又連上地獄通信
原本她以為只要大泉死了她家的生活就會變好,她才會如此投入選舉活動
可是她錯了,讓她家如此殘破不堪的正是她自己的父親...
其實她自己早就注意到了,只是她不想承認,可是她按下送信後還是出現不接受

因為已經有一個人送信說要送他下地獄...那正是她的母親
同時,在病房的母親拉下了人偶的紅線,小愛就把父親給帶到地獄
只是他還是在船上抱怨著政府,直說要繼續去幫忙競選...


之後的菅野母女呢?她們賣掉之前那個家搬到別的地方居住
至於伊達他們有沒有勝選,百合子就不知道了...


次回--騙局

百合子的聲音很明顯一聽就是名塚了(笑)
至於裡面戲份也不算少的山本則是鳥海...=3=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達
  • 這集~我好像看到台灣的影子~
    光[正名]就吵個半天~正事一件也沒做.........
    這樣的政治狂熱者台灣比日本還多吧.....還有那個大泉是影射........

    不過就二籠來說~故事水準比較遭的一集~不過總算又出現比較幸福的委託者了.....
  • ealice
  • 影射誰就別明講了吧...=3=
    不過依照現在的情況我果然還是不喜歡台灣的政治現況啊(遠)

    幸福與否則是要看之後的發展,我想菅野母女應該可以走出陰霾好好生活的吧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