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原のさくたろうかわいい~~~
持ち帰り~~~


(戰人你現在感覺如何?感覺如何啊XDDD)<<遊戲裡只有被捅的份,動畫中又不能開巨乳美腿後宮=3=y-~

這集的進度真的很趕(不僅是高鐵的速度了,根本就是火箭orz)
櫻太郎從布偶被賦予人型那邊處理的還OK,反倒是前面樓座跟真里亞搶收據那裡就虛很多orz
緣壽練習魔法那邊好簡化,看來沒有依代也能叫七姐妹嘛=3= (不過這時就被稱為エンジェ.ベアトリーチェ會不會太早?)
我期待已久的緣蒙百合去哪了=口=(敲碗)

本以為反魔法毒素侵蝕姐妹們那裡只演這幾幕,看來大部分的故事要往下一集搬
(要是真這麼虛我會超生氣...)
12年後的探索之旅應該要展開了,都去大月那裡問話了說
(晚上就跟天草去開房間~~~)
超帕的同夥宣言這集就講了有夠直接...緣壽你真的是....(再講下去又要哭了)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因為真里亞聽了樓座的話在薔薇庭園淋了好一陣子的雨,樓座把她帶回大屋後就拿毛巾幫她擦乾
真里亞說她完全沒事,而且聽了樓座的話所以是好孩子囉?樓座稱讚他是個好孩子,但是這麼大的雨還是要去避雨的喔
能跟媽媽做約定嗎?母女倆人就開心的勾小指彼此約定...

看到這裡的グレーテル突然起身,這舉動讓在場的其他三人都很訝異,バトラ還問他怎麼了?
グレーテル說這裡太無聊他要先離席,バトラ說接下來真里亞就要解釋傘跟信是從ベアト那裡拿到的重要橋段耶
但グレーテル依舊冷淡的消去了身影...
(原本遊戲中,是真里亞跟樓座的幸福對話讓緣壽感到作嘔,氣的把杯子給摔了才讓遊戲突然中止)


消去身影的緣壽對於剛才的場景感到不快,真里亞就問他為什麼?
緣壽把日記本拿出來說這明擺著的吧,真里亞被樓座那樣對待為什麼會感覺到幸福?緣壽說自己是從客觀角度看的
但真里亞告訴她,真相會因為不同的觀測者而改變型態喔,就像日記中寫的那般...

日記翻到其中一段,當天樓座打電話回家告訴真里亞今天又要工作無法回家了
而且持續到後天為止,真里亞就問到那星期天一起看電影的約定呢?
樓座愣了一下,顯然是忘了這件事,真里亞就說她會當好孩子乖乖看家的,樓座為了應付就說她會買禮物回去送給真里亞
掛上電話後,真里亞落寞的坐在沙發上,這時櫻太郎走過來安慰真里亞
不停的說樓座其實很愛真里亞,對於讓他寂寞這件事感到抱歉,所以樓座是愛著真里亞的,對於抱著她哭著的夜晚櫻太郎還記得呢
對著真里亞說對不起,說真里亞是全世界中唯一站在她這邊的人
真里亞邊聽邊流出了淚水...

這時櫻太郎為了讓真里亞提起精神,便提議開睡衣派對,如果自己不歡笑的話就無法使用帶來歡笑的魔法
倆人一起玩的開心的話,會有更多的朋友來呢,當天晚上兩人就邊吃邊喝十分開心,真里亞還把以前樓座送她的圍巾給櫻太郎戴


真里亞告訴緣壽他很幸福,但緣壽不這麼想,那只是為了讓自己強顏歡笑而鬧的很大而已不是嗎?
對於樓座忘記看電影的約定這件事要是緣壽的話一定會生氣的,他不懂姊姊為什麼可以這麼樂觀?什麼事情都往對的方向走
即使日記上沒寫緣壽也感覺的出來,真里亞渴望著樓座的愛,但樓座只顧著工作跟世人的眼光,這樣的愛只是表面的假象罷了
真里亞就要緣壽看日記的後續...

樓座回來的那天果然依約帶了禮物回來,看到真里亞高興的樣子也讓樓座驚訝,因為真里亞跟櫻太郎一起看家而不感到寂寞啊
這時一張收據掉了下來,怎麼看都像是旅館的支票...
樓座猛地把那張紙搶過來,看到真里亞嚇到表情才驚覺自己對女兒做了過分的事
而跪了下來抱住真里亞哭泣...
(原本樓座會哭的理由是看到真里亞留在她枕邊的信,才明白過來的)


緣壽很明白樓座所作的事情是什麼,丟下女兒去熱海旅行,真里亞卻不認為這可以當作樓座說謊的證據,也有可能是以前出差的東西
緣壽不懂為何姊姊一直做出對樓座有利的解釋?自己被遺忘,留在家裡感到寂寞為何會這樣想?
真里亞說緣壽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只會尋找著不幸的碎片而忘了何謂幸福
她懂緣壽的心情,因為在真里亞自己發覺到這種力量之前,他也一直認為自己是不幸的
至於那是什麼力量?ベアト突然現身跟真里亞一起對緣壽說
真里亞有而緣壽沒有的力量,這種力量就是......魔法
ベアト就讓緣壽看了這場景...那是在跟真里亞相識不久的時候...


那天真里亞帶著櫻太郎去見ベアト,櫻太郎拘謹的跟ベアト鞠躬,真里亞說沒關係的,ベアト是他的朋友所以也是櫻太郎的朋友喔
看到櫻太郎的姿態讓ベアト很訝異,能夠使無機物附著靈魂使其擁有生命,而且這靈魂還是從零之海洋所創造出來的,這是真里亞的魔法特質
原來金藏最希望的東西居然就在真里亞的身上,真里亞不懂這稱讚是什麼意思,ベアト解釋說要得到1是很容易的,但要從0產生出1卻十分困難
有朝一日真里亞一定會成為令人刮目相看的大魔女吧,那麼作為讚賞,就送給真里亞的新朋友一點禮物吧

這時師匠也出現在這裡,看到櫻太郎也對這可愛的小朋友感到讚賞,那麼是有什麼新鮮事呢?
那麼ベアト要送他什麼呢?ベアト要真里亞拿出他的魔導書,翻到其中一張空白頁後,就拿著羽毛筆振筆疾書,儀式書起草完成後再由師匠簽名背書
這是一個見證櫻太郎其存在的宣言書,遵守魔女同盟的條約,將櫻太郎迎入其中成為同盟的一員


只見一道光芒照亮著櫻太郎,他的身形逐漸膨脹成一名少年的模樣
然後在ベアト的見證下,此刻真里亞得自稱為"原初的見習魔女",並為他換上正式的魔女服裝
真里亞告訴緣壽,幸福是在日常中孕育出新的幸福,這就是原初的魔法,而且以前曾經教過緣壽的喔,因為緣壽以前也是魔女同盟的一員啊
緣壽想起來,自己以前曾經踏足過魔法的世界並進行修行...


(本集Eye catch)


以前進行魔法練習的時候,真里亞要他想像一個廣闊的空間,沒有地面跟天空,比這樣的世界還要廣闊的空間
想像過的緣壽,身處在一個無邊際的空間中,真里亞就要他來練習緣壽一直追求的魔法,就是召喚出朋友的魔法
因為緣壽也是同盟的一員,所以能夠使役魔女的家具,那就從召喚出ベアトリーチェ的家具--煉獄七姐妹開始吧
以見習魔女--エンジェ.ベアトリーチェ之名,來來...出來吧,煉獄七姐妹們
(這段好簡化orz,而且一開始是真里亞先召喚出來給緣壽當範本的...然後真里亞再把魔力移轉給緣壽讓他練習)


七姐妹依序現身,全部到齊後看到櫻太郎就過去抱住他
因為搶的太過火撒旦還要大家快住手,想弄壞瑪利亞卿的家具嗎?結果抱最緊的就是撒旦XD
看到這麼熱鬧的場景,這就是煉獄七姐妹啊...真里亞這時要大家注意,因為緣壽正在練習魔法希望大家幫上忙
要大家一直以這樣的型態跟在緣壽身邊,卻被七樁說以緣壽現在的魔力應該沒辦法吧
真里亞就想先把人數減少吧,從少數人開始習慣會比較好,就讓大家猜拳,最後留下的是馬蒙,其他六人很聽話的消去了身形

緣壽才有了疲憊的感覺,果然一口氣叫七人出來真的吃不消
馬蒙認為這是他力量不足才沒辦法達到,他是很希望姐妹們都在的,櫻太郎認為緣壽還在修行中,就別說靠不住這種話
真里亞看時間快差不多了,就要馬蒙好好照顧緣壽


掙開眼睛一看,緣壽所處的地方居然是宿舍的廁所,因為這裡對他來說是最能夠放鬆自己的地方,在這所如同監獄般的聖露琪亞學園裡
到了熄燈時間,大家排排站讓舍監點名,這樣的舉動讓馬蒙看的很不順眼,可是這裡就是這樣的場合
所以緣壽希望有力量,除了召喚朋友,有了力量後,甚至家人都可以...

馬蒙看了緣壽頭上的髮飾後說這似乎跟大小姐的形象不合吧,緣壽說這次她第一次從哥哥那裡得到的禮物
小時候有一次跟哥哥一起去遊樂園玩,哥哥玩抓蛋機給他的,所以這個髮飾代表著哥哥,希望哪一天,能夠得到喚回家人的力量
所以這樣的願望化成力量,寄宿在這頭飾內,雖然反魂的魔法相當困難,但馬蒙認為緣壽有這樣的才能,終有一天會辦到的
可是,緣壽自己當時沒能完成修煉,自己否定了魔法,被真里亞從魔女同盟中除名
等到再次跟馬蒙見面時,已經是從學校畢業後,1998年的事了...


1998年,緣壽為了尋找六軒島事件的真相,便去跟某大學的民俗學教授--大月教授見面
他對魔法,奇幻的課題非常有興趣,其中最有趣的就是六軒島事件
在事件發生後隔年,協會突然拍賣相關的遺物,最有意思的就是繪羽當初拍賣的文件
而後發現的兩封瓶中信更讓六軒島的名字引起喧然大波,兩封瓶中信卻有很微妙的差異
雖然筆跡跟筆名相同,對於六軒島和公館的形容也沒錯,可是裡面的殺人方法等等卻差很多
還有一個重點,兩封信的筆名都是右代宮真里亞,但是上面的筆跡卻跟之後找到的相關證據上顯示的不同
為了尋找瓶中信,對六軒島事件的狂熱者,也被稱為魔女獵人的一群人便在附近尋找其他的線索
當然,大月教授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緣壽問他是否見過筆記實體,大月說他當然記得,緣壽就拿出真里亞的日記翻了當時宣言書那一頁
看到筆跡後大月的臉色慘變,似乎跟瓶中信的筆跡一樣
緣壽不讓他繼續看下去,有這樣的反應就很足夠了,該說的話說完,緣壽就丟了一筆封口費給大月
不管大月哀求著要看那本筆跡的言語,緣壽很快的離開了餐廳...


在車上,天草問他是否有所收穫,緣壽說就跟原先他預測的有所出入就是,不過現在還是逃亡中,須磨寺家隨時都會找上門來
那就去預約的高級旅館吧,一流的旅館都會做好保密措施,反正有錢,逃亡生活也能很愜意

由於停滯時間太久,馬蒙過來叫緣壽回去,雖然能再次跟哥哥相會固然開心,不過緣壽也沒期望馬蒙會幫他
在這時間點上,馬蒙仍是ベアト的家具,彼此不相干涉


ラムダ卻突然現身在他們之間,並告訴緣壽ベルン還真過份,居然騙了她
當初ベルン是跟他說只要打倒ベアト,就有可能讓哥哥回來吧,但這可大錯特錯了
就算バトラ贏了ベアト,的確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但那是1986年的世界,等待著哥哥回去的是六歲的緣壽
而不是現在這個失去家人和一切的緣壽的身邊,他不會回去1998年這個世界中,換言之,就是指現在的她
緣壽在做的只是件絕對沒有回報的事情,身為絕對魔女的他如此宣言就不會有錯,緣壽在不知不覺中成為魔女遊戲中的一個棋子,其他什麼也不是

那麼...做個交易吧,只要讓遊戲打成平局,一直持續下去的話,緣壽就能永遠留在哥哥的身邊了
ラムダ的目的也能達成了...



次回--朋友,魔女同盟,反魔法毒素,追兵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