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終章突入!!
魔女與人類,最後的勝負將會如何?
(這時候還給我來餘震實在是...orz)

進入EP4之後有不少東西明朗化
關於看待此遊戲的視點,把世界觀往後拉了12年,從別的角度來看待六軒島的事件
如果要以人類犯行說來推翻魔女論的話可是很重要的呢
話雖如此...動畫又給我左砍右補的,光是一開始戰人撞到緣壽
小此木對緣壽講的那番話,還有霞姊姊請喝茶那段全都被砍的亂七八糟
在學校那段處理的也不盡理想,果然我之前的預感成真了......orz

總算豋場的天草,YUSA這次是走U良聲線啊(廣告一下這週CN的電王U良豋場囉=3=/)
茅原的櫻太郎超可愛,うりゅ~~

這次的OP也有些微變動,因為EP4本體沒有新的肖像畫
就以前三張作跑馬燈,然後兔子兵新增獨眼龍00,真里亞也變成マリア卿的姿態了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上位緣壽的存在我先寫成她向戰人表達的那個名字吧)

一如往常的遊戲再開,下了飛機的眾人在秀吉的呼喚下準備要搭轉接的計程車
真里亞還一直模仿戰人在飛機上大喊落ちる~~~的樣子,被戰人宣告要處以幼女搔癢之刑XD
吵鬧追逐中,戰人就撞到一名女子,不過那女孩即使被撞了也沒說什麼,只是冷冷的看著計程車離去
這時跟在一旁的黑貓變回ベルン的樣子,告訴她說這是1986年的世界,從12年後來此的緣壽是無法對這世界進行任何干涉的
換言之即使她出現,也無法阻止大家前往六軒島
但是對緣壽而言,能這樣看到哥哥很有精神的樣子,對他來說已經是很不得了的奇蹟了,對於那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
她會找出真相,並且挽回家人...那就出發吧,前往改變大家命運的,1986年10月4日的六軒島...


(本集TITLE)


第四盤遊戲就要開始的時候,羅諾威發現小姐神色似乎有些不對勁,就問他是否擔心著什麼事
ベアト就在想バトラ是否消沉著呢?畢竟上一盤遊戲可是好~好的玩弄了他一番
羅諾威認為バトラ正消沉呢,上一盤的北風與太陽作戰可是把他給打的體無完膚,抱著膝蓋蹲著,和他搭話也毫無回應
就在ベアト想該怎麼辦時,就看到バトラ追著暴食跑來跑去,似乎在搶早餐的樣子,最後早餐落入バトラ的手中,暴食看到主人在就先消去身形
看到這麼有精神的バトラ,根本就不像羅諾威說的消沉啊,可惡,被騙了!!!
バトラ聽到這話就反說上一次還不是被ベアト給騙的慘兮兮的還好意思說啊...
(原作中這邊可歡樂的很咧,羅諾威還要小姐去哄哄少爺,結果ベアト就拿萬國旗去給バトラ打氣XD
結果看到家具們愉快的搶早餐時,ベアト跑去跟羅諾威抱怨,バトラ雖然一頭霧水,不過...羅諾威,一大早的NICE!)


バトラ突然臉色一沉,要ベアト別再做這種事第二次,經過教訓他總算是明白,自己跟ベアト之間永遠都是對手
不可能有握手言歡的一天,所以這樣的事情別再來第二次,那麼開始第四盤遊戲吧,不過在這之前,得先去迎接一位新客人
就是在前盤遊戲的最後闖入的那名女子,這時回過頭一看,發現那女子已經坐在位子上
バトラ先對之前第三盤遊戲的緊要關頭救了他這件事表示感謝,不過那女子說只是看不慣他太鬆懈的態度罷了
看樣子是被對方給討厭了啊,但她卻說這是因為バトラ沒有認真在戰鬥讓她感到煩躁,バトラ一聽就感到不悅,他自己也有付出自己的努力在戰鬥就這樣被批的一文不值?
卻換來女子冷冷的說玩笑僅限於髮型

バトラ問她是何人?女子說她是魔女的敵人,並且為了讓他有利戰鬥會適時提供助言,ベアト不忘了說她有可能是伏兵喔?就跟前盤的師匠一樣
對被騙的那麼慘的バトラ來說,他已經不會被任何人騙了,所以他會照自己的方式戰鬥
當問起那女子的名字時?她說自己是グレーテル (格萊泰爾,ネタ為格林童話糖果屋中的妹妹)
她告訴バトラ別忘了自己的使命,以及在這世界上,一定有人等著他回去,為了那人,決不能忘記自己是要打倒魔女的


時間點拉到六軒島事件後,當時緣壽在外公家得知自己的親人和親戚在六軒島被殺一事,當時唯一的生還者繪羽領養了她
被收養後的緣壽跟繪羽之間相處的並不融洽,繪羽總是把幼小的她跟自己的兒子比較
說緣壽沒教養,如果讓治沒死的話...
從那時候開始,緣壽就接受要成為下任當主的嚴格教育,但對繪羽來說,她只希望由讓治來繼承右代宮家
故把這些負面的感情全部發洩在自己身上一般...


她就這樣來到貴族的寄宿式學園聖露琪亞學園(可惜這裡不會給每個大小姐配置一位管家=3=)<<老梗
個性孤僻的她,在班上跟同學相處的不好,時常被當作欺負,刁難的對象,這次也是以調查表的方式被找碴
同學對她的感覺就是沒教養,不懂禮儀的孩子,跟這學校一點也不相配啊...


中午用完餐後,緣壽自己一人來到校舍後面,手上拿著一本日記
輕聲的說著真里亞姊姊久等了,她又來聽姐姐說故事了,接著翻開日記,來到真里亞過九歲生日的那天...

那天,樓座本來是有預約餐廳,打算給女兒一個驚喜,誰知工作太忙,不得不取消預約
改成在自家附近的家庭餐廳用餐,真里亞知道樓座工作很忙而很有耐心的等著呢,樓座就稱讚真里亞是好孩子
真里亞開心的歡呼起來,樓座笑了下就要真里亞安靜別給其他客人添麻煩
接著真里亞就問說還不能看櫻太郎嗎?樓座就把用包裝紙包好的手工布偶交給了真里亞
還說自己抽不出太多時間所以做的不是很好,但對真里亞而言,只要是媽媽親手做的東西就很高興了,就想拆開來看
樓座要她別太吵鬧,所以真里亞只稍微打開來看一下,一看到很小隻的櫻太郎又興奮起來,跟媽媽道謝,就開心的說うりゅ~うりゅ~


之後樓座打電話回家時,聽到有うりゅ的聲音還以為是不是有小朋友來家裡玩,結果是真里亞自己在跟櫻太郎玩
樓座說自己的工作實在處理不完所以不能回家得外宿(實際上是跟男人出去開房間...)<<萬年筆爆頭
要真里亞自己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真里亞開心的說跟櫻太郎一起去買,樓座卻說別帶櫻太郎出門,然後就掛電話了
真里亞疑惑著為什麼不可以帶櫻太郎一起去買東西呢?櫻太郎就說一定是覺得自己跟真里亞一起出去很丟臉所以才這樣講吧
而且它有點怕外面的人,不過真里亞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把櫻太郎放在包包中一起帶出去就沒問題了


日記看到這裡,緣壽內心想著這就是姊姊所謂的魔法之力嗎?
真里亞這時就出現在緣壽面前告訴她,認識魔法以後,就會發現自己的週遭有很多的朋友,而且真里亞告訴緣壽說她也辦的到
緣壽也有成為魔女的資格喔,因為緣壽透過留在日記中的靈魂碎片,用魔法使的真里亞的形象再次拼湊在自己眼前
這可是很不得了的大魔法呢,那自己要是有更大的力量的話是否就能一直跟姊姊對話了呢?真里亞說緣壽一定行的

這時有人過來這附近,疑似聽到人聲便開口問了一下,緣壽察覺到有人來就帶著日記跑開
過來的同學似乎聽到剛才緣壽的自言自語,只覺得她很噁心...


1998年,在右代宮名下的企業大樓中,小此木正在跟緣壽講關於她從大樓屋頂跳下去這件事
雖說那大樓在整修中是有安全網,但緣壽從將近200米的高處跳下來還毫髮無傷簡直如奇蹟一般
面對這樣的氣度讓小此木覺得她不愧是金藏的孫女,果然好膽量

不過緣壽來此不為別的,是為了六軒島事件的真相而來,繪羽已經死的現在,或許這位下屬對於事件可能略之一二也說不定
她問為什麼繪羽當時會獨自一人待在離大屋兩公里遠以外的地方逃過一劫?
小此木個人是臆測說當時金藏認為適合接任下任當家的人並非藏臼而是繪羽,作為篩選的表面功夫而搞出了魔女的碑文
表示只要解開碑文者就可以得到黃金跟當主之位,然後金藏預先告訴繪羽黃金的藏處,然後要繪羽去隱藏的密屋,使繪羽逃過一劫

緣壽認為這一切是繪羽為了爭奪所有的遺產而編出的謊言也說不定
小此木卻不這麼想,以他在喪禮上看到那麼傷心的繪羽時很確定像她這樣愛家人的人是不可能手刃自己的丈夫和兒子的,如果要偽裝成事故殺的話就更不可能了
但這也只是推測,畢竟對人來說,即使是相同的情報,透過不同角度去解讀也會有不同的看法跟解釋
這一切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愛",沒有"愛"所以看不見"真相",以緣壽和繪羽如此差的相處關係來看,緣壽自己就會先對繪羽做預設立場
所以,換個視點來看,"不把繪羽當作犯人的角度論之呢?"

(原本小此木提及的不只是親人,還有像是緣壽手上的右代宮家當主戒指,但都被緣壽是為狀況證據,沒有說服力
但是,從心底否認繪羽所作所為的緣壽,又為何不停的追求真實呢?對內心有假定"真實"的她來說,即使有再多的證據說明,她還是會懷疑繪羽
那不管問的再多,追尋的越多也等於沒意義...所以要多一隻眼睛,從另一個視點去觀測這個事件,才能夠從中抽絲剝繭,發現真相...)


這時小此木接到部下的通知,告訴緣壽須磨寺家的人找上門來了,對於右代宮家的大量財產須磨寺家可眼紅的很
所以才這麼急著把緣壽找回去,但小此木卻要緣壽快離開這裡,緣壽行個禮後就跑掉了

被黑服追著的緣壽一路往逃生樓梯跑去,眼見下面有追兵,就從樓梯一躍而下摔在黑色轎車上
卻沒想到那也是須磨寺家的車子,就這樣被保鑣給逮個正著,此時一台白色的車子過來,裡頭的人下來把保鑣打暈
緣壽這才定睛一看,眼前這人是前繪羽的保鏢之一,天草十三
(霞大姐的喝茶發言全沒了=A=|||,那段一眼就能看出緣壽跟須磨寺家到底是多交惡到何種程度的劇情啊...)


緣壽問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天草就說是社長交代過要他來擔任緣壽的護衛 (因為先前他被繪羽給炒魷魚啦...所以就從休假狀態中被小此木給叫回來)
受了小此木不少照顧的他當然要回報社長一點恩情囉,那麼接下來要去哪呢?天草說哪裡都行
緣壽聽了就想到自己的使命,無論如何都要去查明那一天在六軒島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須磨寺家的部下看到霞走出大樓就低頭向她道歉,使得霞不爽的皺了眉頭


拉回到1986年,在大屋中,大家對於金藏這次不見眾人的理由感到疑惑,餘命三個月?去年也這樣講的不是嗎?
這時霧江提了個話題,說是對長年來照顧金藏生活起居的藏臼夫妻表示敬意才是
繪羽就說怎麼自作主張講了那些話?但留弗夫也察覺到霧江的用意,說因為藏臼是"繼承者",才會照顧金藏
換言之,只要能接受幾個條件,就不會再提及要跟金藏見面這件事

第一,照顧金藏的義務是指照顧到他臨終為止
第二,萬一贍養人沒有履行監護的義務時,就得以剝奪監護人的權利
這話可以解釋為,要是金藏以非自然死的死法去世,那就要剝奪監護人的權利,換言之就是喪失繼承當主的資格
死因這種事情可以有很多方法,才不會是什麼吃飯噎死的意外,而有可能是失蹤
如果金藏是自然死,就要驗屍來確定
夏妃聽了自然感到不悅,但霧江依舊強硬的說不只是她這樣想,從去年開始其他的親族們就在懷疑了
難道真的是"金藏已經死亡,藏臼在掩蓋此事"嗎?


バトラ想起前盤的最後,魔女以紅字宣言島上有18人,但這時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金藏也在其中
假如金藏已經死掉的話,人數就會變成17人,只要在此混入未知的人X進行犯案,南條之死就可以被解釋了!
復唱要求!現存的人中包含金藏!
ベアト卻不回答他,因為他不想再玩這麼無趣的遊戲了,グレ-テル告訴バトラ,他就是這種隨便的規則給玩弄於掌心之中
紅字的用法與其說是情報,不如說這只是品味低下的文字遊戲,這樣的棋局哪是對等關係,根本就是魔女單方面消磨時間罷了

這時ベアト加入了新的規則,讓バトラ能在這時使用藍字來闡述事實,如果認為她的魔法殺人能以人類犯行解釋的話就用藍字宣言
但是藍字本身若非否定魔女存在的話則不能成立,舉例來說,總鑰匙有五把這個句子,因為無法引起否認魔女的功能故不得以藍字說明
換個講法,其實總鑰匙多於五把,兇手用多出來的鑰匙進出於密室中,這樣對於主張用魔法進行密室殺人的魔女就能進行反駁
對バトラ來說可是個麻煩的新規定,グレーテル說對於問題不能以點去看之,而要以面來進行反擊 (彈幕!快開彈幕!!)
バトラ就想到這就跟散彈槍一樣,以多般的推理反駁回去,只要有一條中他就贏了,多虧了她,バトラ總算明白自己的戰鬥方式了


了解新規則後,バトラ第一次向ベアト表現他的藍字事實
右代宮金藏以死,因此,島上真實的人數只有17人,加上未知人物X後變成18人
以這個未知人物的存在為假設,就算18人都有不在場證明也都有可能行兇!
(EP5中以金字完全確定此項真實)

霧江繼續說,金藏不願見面是因為早就死亡,不想分配遺產的藏臼為了隱瞞真相,故跟他們告知金藏不想見面這回事
如果要證明自己所言非假,只要讓他們跟金藏見上一面就成了
藏臼聽了就說他明白,會去跟金藏談談的,在他們離席後,霧江心想這是不可能的,你要怎樣去說服一個"已死"之人呢?


在書齋中,聽完畫的金藏說駄目だ...全然駄目だ...
愚蠢的傢伙,被弟妹這樣威脅就跑來?不知羞恥!
說完這話的金藏單手就把藏臼拎了起來,這是只剩三個月餘命之老人有的力量嗎?
金藏表示他就去參加一下所謂的"親族會議"吧,而且他有關於當主繼承權的重要事要發表
這種無聊的爭奪戰就讓他來解決吧!



次回--幸福的定義 超帕的"絕對"宣言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dino0902cool
  • 簽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