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家都巴魔女巴上癮了是吧XDD
(繪羽:老公你怎麼捨的打我...)

這集是第四到第六晚的部份,留弗夫VS怠惰,霧江VS嫉妒這兩戰打的不太過癮orz
尤其是西部劇那段被刪掉真的很可惜
能表現貝露菲跟雷維阿坦他們個性特徵這些橋段都沒了囧

龍王的近衛兵--シエスタ姐妹兵終於登場了
喜多村的410有狂氣到我喜歡XD
不過黃金弓在發射跟演算時那些動作也太百合了XDD
雖然我不排斥這對就是(咦?)

戰人這次擺明就不想跟貝阿朵說話,貝阿朵被罵到變成ドM的樣子好萌啊~~~
(戰人你終於走言葉攻め系了XD)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樓座和真里亞出去的時間太久讓大家擔心起來,大人看後門居然沒鎖上,留弗夫就問戰人他們所謂"真里亞的玫瑰"是在哪裡
朱志香說大概在中央一帶,留弗夫打算先去察看,要其他人在他出門後盡快把門鎖上
這時休息中的繪羽醒來,問秀吉外面的騷動是怎麼回事
秀吉告訴繪羽關於樓座他們出去的事,繪羽聽了激動的說別讓他們出門,因為外面有可怕的魔女在,會被殺的!
而留弗夫在薔薇庭園中發現兩人的屍體,樓座的頭被刺穿,真里亞是絞殺死


バトラ說對於殺害那兩人時的慘忍手段他不會忘記也絕對不會原諒ベアト,ベアト馬上爭辯說那並非他所為
是エヴァ所做的事情,バトラ要他閉嘴,反正他現在不想和他說話
於是バトラ開始以人類犯行作解釋,真里亞因為哭鬧太吵,樓座想讓她閉嘴而勒住脖子,卻失手將真里亞殺了(不愧是無雙...)
自責的樓座不小心失足,頭就這樣被柵欄尖端刺穿死亡,這樣就沒有魔女介入的餘地了

ベアト還是想提出魔女說,依舊被バトラ拒絕,並要他滾蛋,ベアト想既然如此他就先離席,關於棋盤的進行就先讓羅諾威處理
羅諾威就問バトラ這時讓他代理可以嗎?對バトラ而言,只要不看到那怪物的臉,怎樣都好
ベアト氣的問為何バトラ對他這麼生氣,バトラ說他不只是為剛才的事情生氣,而是從一開始就不爽
不管是耕臉,剖腹塞入糖果,只是殺人的話做到這樣有何意義?對於樓座他們遭到エヴァ的虐待,他還表現出愉悅的樣子
バトラ無法原諒這麼殘酷的ベアト,並且無法理解,所以他不認可ベアト是他的對手,不想看到他的臉而轉過身去
ベアト只好識趣的消去身影,並讓羅諾威來進行遊戲


師匠先謝過バトラ沒有退出那孩子的遊戲 (因為只要バトラ退出的話,整個局面就會崩盤往魔女側一面倒)
バトラ先自嘲後就要求繼續遊戲,他的一手已經下好,犯人是樓座,假定為事故死就能否定魔女殺人
那羅諾威要如何殺來呢?羅諾威就以紅字宣言"樓座他們兩人為他殺",以這個基礎開始繼續遊戲

大人們在檢查樓座帶出去的溫切斯特後發現子彈沒有少,換言之樓座沒開槍,霧江推論犯人可能是讓樓座鬆懈的熟人
如此一來在場所有人都符合條件,但夏妃要大家別互相懷疑,現在以死守這裡為第一優先


繪羽這時又開始鬧頭疼,此時他看到了成為魔女的另一個自己在宣言著是他殺了樓座母女,如此一來黃金的事情就只有他們知情了
他要完全得到魔女力量的話就是依碑文繼續殺人,那麼剩下的祭品要怎麼選呢?
繪羽說他只要有黃金跟右代宮當主的位子就夠了,不要再殺人了
エヴァ才不要放棄呢,自己已經是黃金魔女,繼承ベアトリーチェ稱號的人,所以不會再聽繪羽的指示了
不過他說剩下的五個祭品不會對繪羽的家人下手,就消失了
繪羽頭痛的厲害所以先行讓秀吉帶離這裡,此時霧江正在想著什麼...


霧江把他的想法跟留弗夫講過了,說想要去外面
理由是去大屋拿食物來,畢竟早餐吃的不多,也不想讓孩子們餓著,趁現在天色還算亮趕快去拿
至於由誰去,留弗夫說他,霧江跟秀吉三人一起行動,兩個男人在,還有兩把槍,如果犯人在外面晃的話會比較有保障
這跟當時樓座的情況不同,秀吉也說粗重活交給他做就OK了

三人出去後就直往大屋衝,路上慶幸的是沒遇到任何人
打開門後依舊聞到那難聞的屍臭味,秀吉看沒什麼狀況,直接往廚房去吧
他們離開後エヴァ才出現在客廳,並把所有門窗的鎖給關上,接著召喚七姐妹中任兩位
受到召喚而現身的是嫉妒的レヴィアタン跟怠惰的ベルフェゴール
エヴァ說目標是留弗夫跟霧江,放過秀吉,ベルフェゴール說先代大人交代過避免非必要的虐殺
但他們會在先代可允許的範圍內盡量折磨他們,エヴァ妥協後還叮嚀他們小心對方手上拿的槍
畢竟槍這種武器是有著高魔女抗力的東西,即使是煉獄七姐妹被槍打到還是會重傷的,兩人保證不會被打中就消去身影
エヴァ對於這種無聊的殺人方式感到無趣


把能帶的罐頭裝箱後,霧江似乎感覺到什麼 (根據遊戲所言,霧江的直覺超準,通常有不好的預感時真的會發生什麼)
為了避免敵人在客廳埋伏,三人打算從廚房的後門出去,卻發現被鎖住了打不開
只好從大門走了,在路上留弗夫也察覺到什麼而舉槍,兩姐妹就在他們面前現身,話都還沒說完霧江他們就開槍
但沒打中兩人,看這情況只好先跑再說,三人就兵分三路跑出去
姐妹兩人討論的結果是,ベルフェゴール去處理留弗夫,レヴィアタン去追霧江


(本集Eye Catch)


ベルフェゴール出現在留弗夫的眼前,報上自己的來意後要留弗夫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只要眼睛一閉乖乖上西天就好
聽了此話的留弗夫還不忘把妹XD (我也想把貝露菲娶回家~~~)
ベルフェゴール竊笑後直接衝上前要解決獵物,留弗夫雖然射擊但ベルフェゴール的身影消失的更快
已經出現在留弗夫的背後,但他馬上單手將子彈裝填完畢,轉身將槍頭抵在ベルフェゴール的胸口
ベルフェゴール對他能有這樣的身手感到驚訝,留弗夫說可別小看西部劇愛好者一代啊 (還有24...XD)


レヴィアタン看到逃跑的霧江說跟丈夫一起逃跑不就好了?至少死的時候可以死在一起
霧江對留弗夫會過來幫忙這件事感到自豪,就算是明日夢在世的時候也一樣
レヴィアタン聽了好生嫉妒,嫉妒是他的力量,泉源,這點對霧江來說可是感同身受呢,嫉妒可是女人力量的源頭呢
レヴィアタン手上出現魔法之刃往霧江砍去,但他攻擊的軌跡全被霧江看穿,並用槍身擋了下來
並且趁レヴィアタン甫落地時開了槍...


ベルフェゴール跟留弗夫的纏鬥依舊持續著,這時エヴァ現身在兩人面前,留弗夫傻了眼,想說繪羽大姐怎麼會在這裡?
エヴァ說他才不是繪羽,是黃金的魔女,留弗夫才不吃這套便舉槍,ベルフェゴール為了保護ベアトリーチェ而衝上前...
(西部劇對決名場面被砍了=口=,那段我超喜歡的說...orz,ベルフェゴール雖然掌管怠惰,但他的行事風格反而很認真
因為沒有察覺到留弗夫瞄準的路線上有エヴァ在,才導致了敗北...)


レヴィアタン對於自己的力量感到悲哀,姐妹之中就他成長的最慢,在此劣等感之下,化為了嫉妒的力量
七天七夜過去後,他就能得到超越姐妹們的力量,聽了這話的霧江直說這種程度的嫉妒根本就不夠格
一開始跟留弗夫交往的人是他,是明日夢無恥的介入進來,並且懷孕讓留弗夫跟她訂婚
明日夢生下了戰人,霧江那時也懷了個男孩卻流產了,如果當時生下來的話現在應該跟戰人同齡吧
所以在懷上緣壽之前,霧江對明日夢不斷的抱著嫉妒跟詛咒
區區七天七夜?別令人發笑了小姑娘!!
你哪能明白,被搶走男人,嫉妒了18年的女人之瘋狂!!!
不管是愛情還是嫉妒根本就不夠格,回去練練再來吧!
(24*365*18/24*7=845...速度比嬰兒爬行還要慢啊!)

ベルフェゴール中彈後倒下,エヴァ看到受傷的他只覺得無趣跟憤怒
身為家具的他居然敗給了人類?別笑死人了,留弗夫看不下去就說他只是當了エヴァ的肉盾罷了
還說ベルフェゴール是個好女人,在天國化好妝等他去泡吧(笑)


這時霧江也趕過來,這樣一來就CHECKMATE了
但エヴァ卻笑了起來,誰叫剛才的七樁是先代夫人用舊的家具呢,身為新魔女的他總要有符合自己身份的新家具吧
那麼出來吧!更加殘酷厲害的家具們啊!!
應著エヴァ的召喚現身的是兩名少女,シエスタ45跟410,這是連先代ベアトリーチェ都無法輕易召喚出的潘德拉貢紀念兵
エヴァ問他們是否能為符合他身份的家具呢?410說不管是讀書,出遊還是摧毀小型隕石,什麼事情都能作
45戰戰兢兢的說如果派不上用場的話龍王大人會生氣的,霧江直覺到眼前這兩人比七樁更難應付,還是先逃再說!


エヴァ命令他們把兩人殺掉,並且帶回屍體無數次的玩弄
410準備追殺狙擊戰!45收集地形數據,射擊用數據,與410連結!
410接受數據,捕捉目標,修正地形誤差!射擊曲線完成,修正控制點完成,45接入數據連接!
45射擊準備完成,選定彈種,裝填!
兩人手中出現了黃金弓箭,瞄準後射擊!!!


黃金弓箭如蛇一般迅速的追到目標,命中了留弗夫,霧江剛反應過來也被命中,兩人當場死亡
エヴァ對他們的辦事能力感到放心,果然跟先代的舊家具不同,腳下的兩人就是四跟五兩晚的祭品,雖然要扎樁
但那些在最後再做就好,這之前隨他怎樣復活,玩弄都自由!
這時突然聽到要他住手的聲音,原來是秀吉,對於他的作為秀吉非常不能諒解
エヴァ說自己可是右代宮的當主,六軒島的魔女,在這裡她想做什麼都行


聽不下去的秀吉打了エヴァ一巴掌,要他別裝殘忍,自己的妻子是膽小的連動物都不敢殺的人啊
讓他來導正她的惡性吧!(アホ連發XDD)
受不了的エヴァ用魔法使掉在地上的槍飛起來瞄準了秀吉,一槍斃命
エヴァ改變主意了,要讓這煩人的男人當第六晚的祭品,真是個愚蠢的男人,如果不回來的話就能逃過一劫了...

面對地上躺著的三具屍體,エヴァ正想著玩弄方法時,ベアト出現要他自重些
エヴァ對於現在ベアト被對局對手不承認自己是魔女這件事感到頭痛吧,羅諾威都對他說了
ベアト如果沒有對手的承認就當不了魔女,但エヴァ可不同,他自己就是個出色的魔女了
他對於ベアト的敬意也只限於好意而非義務,他現在不想再聽ベアト的命令了


エヴァ下令送客,姐妹兵再次現身,45要ベアト快點離開免得又挨罵了
ベアト放話後就離開了,此舉也讓エヴァ十分生氣,失去了玩弄的興致,便要七樁隨意扎就好
之後,戰人,繪羽等人前往大屋,在大廳發現三人的遺體


バトラ說要照慣例確認三人的死亡狀況,要羅諾威給予紅字確認
但羅諾威卻表示拒絕,理由是他要退回代理者的使命,希望バトラ能重新承認ベアト為對局對手
バトラ依舊不想承認,羅諾威對於小姐過去的舉動感到抱歉,並說他正試著改變自己,バトラ的對手應該是小姐才對
師匠也希望バトラ能給那孩子機會,聽了這些話的バトラ說隨他們的意
但自己並不會這麼簡單的原諒ベアト,兩人聽了後感謝他,接著消去身影去找ベアト了

在薔薇庭園中,師匠告訴消沉的ベアト說現在的魔女跟他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エヴァ只要在這世界當魔女就能滿足,ベアト則是要在另一個世界得到バトラ的認同才能夠成為魔女
ベアト覺得只要能讓他看到身為魔女的殺人手法就能讓他屈服,但其實是反過來
バトラ會當他的對局對手不是為了承認魔女,而是為了否定魔女才存在

就如同北風跟太陽的故事一般,北風不論如何吹拂只會讓旅行者把披風裹的更密
ベアト從一開始就犯下了錯誤,這不是對バトラ進行拷問,而是一場讓他獲得バトラ認同的試煉
可是北風不行的話,現在才讓太陽出現有意義嗎?
師匠說無論陽光一開始有多微弱,只要慢慢成長中就會帶來春天,使得行人脫下披風
那麼,去向バトラ謝罪,再一次的坐在對局者的位子上吧...



次回--幸せの魔法,二人の時間,第七,八晚

貝阿朵要成為讓人幸福的魔女而踏上那崎嶇之路了...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