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人你這巴掌打的好啊
還把貝阿朵的M屬性給打出來了XD

(貝阿朵:連我師父都沒打過我...Q口Q)

因為上一集最後繪羽發現了黃金,碑文被解開
按照約定,魔女會現身賜與黃金和當主之位,並且將魔女的名號和能力繼承給他
所以,エヴァ.ベアトリーチェ誕生~~~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山羊們請鼓掌)
繼承儀式的華麗度不太夠有點可惜就是...
繪羽小姐你也別繼續磨黃金了XD(桌角妹第二?)

戰人這次真的是火力開到Endless Nine了XD
罵完貝阿朵後還開防禦結界自己閃人,不愧是擁有反魔法毒素最強的人之一
第二晚也讓エヴァ開心的玩弄一番,下集應該就有狙擊兔子兵了跟嫉妒最強戰了~~~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繪羽沉溺在找到黃金的喜悅中並不久,就聽到樓座說恭喜的聲音,看來她也破解了碑文之謎,還自嘲若早五分鐘來就贏了
不過她沒有想繼承當主的意思,真要這麼想的話只要射殺繪羽就好了,繪羽也在同樣的立場上,想一個人獨吞黃金的話
把樓座殺掉不也行?但是兩人都沒這麼作,因為他們都明白這麼大的風險誰也不會想去擔當
在傭人死亡,有可能是金藏為了測驗他們所搞的詭計下
如此的密閉空間裡要是再發生殺人案件的話就很容易被察覺出是誰做的案,對於姐妹倆來說都不是件好事

既然如此,樓座就提出一個交易,關於黃金的分成,如果繪羽願意分一億五千萬,於三月之前給她的話她就不會說出去
相對來講,繪羽也希望樓座能晚一點講關於找到黃金的事
畢竟繪羽需要一些時間來想想如何跟那兩個不相信她能繼承當主之位的男人們講這件事呢


但對少女繪羽而言,這些黃金是她找到的,碑文是她破解的,她最有資格繼承黃金和當主之位
"那麼,就由妾身來認同之吧"
伴隨著聲音出現在繪羽面前的人正是ベアトリーチェ,對於破解碑文一事她認可之
並把右代宮家的戒指拔下來交給繪羽,不管是當主之位,還是由ベアト借與金藏的黃金所延生的財產
右代宮的名譽,還有黃金魔女的力量及稱號都將賜與給繪羽,來吧,儀式開始吧~~~
(在うみねこ的魔女繼承定義如下:

魔女の名門では、一子相伝とすることで秘術の拡散や品質の低下を防ぐところが多い。
無限の魔女についても同じで、最高の秘術は一子相伝であり、継承後は隠居することで
さらに秘術の不拡散に務めている。

継承には、別の門派の推薦は必要なのが慣例。
エヴァの推薦人はラムダデルタ。エンジェの推薦人はベルンカステル。
ベアトの推薦人は不明。

なお、劇中でベアトリーチェは名前をも継承しているが、この習慣は最近のもの。
先代が本来のベアトリーチェであり、それ以前の無限の魔女は、他の名前を持っている。
その後、名前も継承する流れが出来ており、エヴァもそれを習い、エンジェにベアトリーチェの名を継承した。)


在謁見殿中,眾家具們,山羊跟見證魔女們都一一現身,ベアト遵照古老儀式的規矩
恭賀繪羽成功解開碑文到達黃金鄉
在此將她自己的力量,稱號交給繪羽,從這刻開始,就能以"ベアトリーチェ"之名自稱
接過魔杖時,繪羽變成了與黃金魔女之稱號相稱的打扮,眾家具們在一旁鼓掌,肖像畫也變成她的樣子
エヴァ.ベアトリーチェ誕生!
(儀式真的不夠莊嚴盛大啊....)


羅諾威先跟新任魔女打聲招呼,畢竟以後要是新任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他問沒關係的
ラムダ突然冒出來要エヴァ好好謝謝她呢,如果她沒在推荐書上簽名的話エヴァ可是當不成魔女的
因為魔女的存在需要元老院魔女的推薦,エヴァ的推薦人就是ラムダ
看到エヴァ有點困惑的笑容時ラムダ吵著說這孩子一點誠意也沒有啊,果然還是別推薦算了
這時ベルン出來說推薦可不是小孩子的遊戲,既然簽了名就要負起責任
ラムダ乃是絕對的魔女,對於エヴァ努力到現在有很高的評價才推薦的
ラムダ就說那是看エヴァ那懷才不遇的少女時代覺得心有戚戚焉,並不是看她可憐才寫的

ベルン則認為繼承一事乃是偶然並非奇蹟,所以不值得讓她來推薦
因為她可是奇蹟的魔女,這跟她相性不合,只是聽聞這裡有好玩的事才來的


而七姐妹們也在此向エヴァ打聲招呼,他們身為魔女的家具,在復活儀式中自然是不可或缺的幫手
無論エヴァ如何使喚都可以,這時エヴァ才有了自己終於成為魔女的感覺
不僅是有可使喚的家具,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存在被肯定這件事...


看到此等的繼承儀式,バトラ當然不會買單,為什麼繪羽會成為新任魔女他還是搞不清楚
但對ベアト而言這也是一個偶然,因為她也沒想到真的有人解開碑文嘛,既然如此她就要遵守自己定的遊戲規則
將黃金,當主之位,還有魔女的稱號及力量都交給繪羽,這都是有在信上公開明示之的
バトラ就問師匠那樣的鬧劇是怎麼回事?師匠要他先冷靜,只要把這件事情看成是ベアト以魔女方解釋"繪羽得到黃金"這件事實罷了

バトラ這樣去解釋,找到黃金這件事的確是事實,然後繼承了當主,ベアト把當主這件事情給上演了一番鬧劇...(思考又往死胡同鑽了)
看在ベアト的眼裡,這樣莊嚴的儀式人類完全感受不到此等氣派還真可憐


バトラ又問那個返老還童的繪羽分身又是怎麼搞的?ベアト才懶的去解釋,反正バトラ又不相信魔女說他最好聽的進去
羅諾威就提出了"繪羽內心世界的可視化"說來解釋這部份,師匠也認同這樣的說法比較妥當
所以,把眼前這個在搞魔法少女的エヴァ,和繪羽想成同一人會比較適合
這時ベアト說現在"ベアトリーチェ"已經不是她的名字,那要怎麼稱呼她呢?最好是個可愛點,又有高貴氣質的名字
バトラ就說叫她"ベアト"已經是最恰當的叫法了,聽到這名字的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羅諾威還在旁邊偷笑XD)


過了一段時間後繪羽和樓座總算是回到其他人所在的房間,對於出去這麼長一段時間,繪羽以呼吸外面空氣跟和樓座聊天這兩件事打發掉
霧江看繪羽臉色不太好就問怎麼回事,秀吉摸了一下,發現繪羽似乎有些發燒
本來想叫南條下來幫繪羽看看卻被她婉拒了,說只要去吃個藥,躺一下就沒事
秀吉為了照顧妻子就跟著離開,對於早上就發生殺人事件,再加上一堆人籠城在此處,會出現身體不適的人也無可厚非
但這之中,只有樓座知道內情...


在房間中,秀吉一直摸著繪羽的頭,繪羽一直覺得秀吉的手有魔法在
只要被秀吉的手一摸,不管是發燒的高溫還是內心的不安都能被它帶走
對於魔法是否真的存在,秀吉也是給個只要相信就會明白的答案
繪羽說他其實不相信什麼森林的魔女ベアトリーチェ之類的傳說,要是六軒島上有魔女,那也一定是她內心中的魔女
從小時候就存在於心中的另一個自己,總是鼓勵著她,和她一起成長,而那另一個自己就是魔女
所以繪羽要秀吉千萬別放手,她總感覺自己似乎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心中的魔女受到ベアトリーチェ的刺激而強勢起來了...


這時秀吉聽到外面有吵雜聲就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只見樓座抓著真里亞要她別吵鬧,原來是真里亞擔心她的玫瑰而一直嚷著要去看才甘願
秀吉就說繪羽正在休息,如果太大聲的話她可會生氣的喔
但真里亞才不管那些繼續大哭,被這樣一鬧,樓座為了顧及面子只好答應帶真里亞去看玫瑰
便從後門出去來到薔薇庭園,看到玫瑰安然無事後真里亞才放下心來


此刻雷聲大作,在樓座母子面前出現一位撐著傘的身影,樓座舉起槍警戒著,發現眼前之人是繪羽後才稍微放下心來
難道他來是要繼續討論黃金的事嗎?可是這樣的話題在真里亞面前講並不妥當,而且她也會遵守約定的
所以說好的黃金就別忘了,聽到這話的繪羽突然大笑,這時真里亞就問說眼前這人是誰?

另一方面,在房間中的繪羽放聲大叫,她覺得自己快控制不住內心裡的她了
要秀吉抓緊她的手千萬別放開啊


她才不會把黃金分給樓座呢,那些全部都是她--黃金魔女,エヴァ.ベアトリーチェ的東西
看到ベアトリーチェ出現讓真里亞非常興奮,樓座卻是一臉茫然的問眼前這人是自己的姐姐嗎?
エヴァ告訴他自己已經不是樓座的姐姐這樣的存在了,做為新任的ベアトリーチェ,她要進行自己的復活儀式!


所以先問一下羅諾威,自己該怎麼做才好?
羅諾威覺得一切隨她的意,既然他已經有無限的力量,自然能將自己的幻想化作現實表現出來
那麼就先飛上天去吧~~~小時候不是常希望能像這樣飛在空中,像うみねこ一般飛出這個六軒島嗎?
驚恐的樓座嚷著要放她下去,也是,對人類來說還是腳踏在地上比較實際呢,エヴァ的魔杖一揮
樓座母女就從高空掉了下去直接摔死,エヴァ見狀就用魔法將他們復活


對於自己有無限復活人之力這點讓エヴァ非常開心,就像是初嚐美味的孩子一般對這力量愛不釋手
接下來做什麼好呢?對了,就像小時候說的一樣,淹沒在果凍之海中吧
一個巨大的果凍就將兩人包圍住,讓他們痛苦的無法呼吸
再來要玩什麼好呢?對了,之前不是說過要被巨大的蛋糕掩埋嗎?那就實現這個夢想吧
一個巨大的生日蛋糕掉下來砸死的樓座母女,同時,這蛋糕也是用來慶祝エヴァ以魔女型態誕生的生日蛋糕...


看到這場景的ベアト突然大笑起來,因為她覺得這新任魔女搞的還真是有趣,看不下去的バトラ要ベアト去阻止她
ベアト覺得奇怪,因為魔法可是很好玩的東西呢,以前她剛學會魔法的時候也像エヴァ這樣的興奮呢
バトラ就轉向師匠求助,但對他們而言,他們是在這棋盤"以外"的棋子,無法干涉棋盤上的任何事物
ベアト要他別這麼心煩,反正這些事情那麼有趣バトラ應該也很喜歡才是吧,其實他也對魔法有了興趣...

啪!

バトラ憤怒的打了ベアト一巴掌,他無法原諒ベアト這種覺得以魔法殺人這件事為樂的心態
在先前的遊戲中,似乎還覺得ベアト是個有趣的人,但他現在看透ベアト了,眼前的魔女只以殺人為樂
是個殘酷至極的怪物,別再跟他搭話了!
說完這些的バトラ周圍張開了反魔法結界後消失了


ベアト對他這種反應感到不解,他不明白為什麼バトラ會這麼生氣
雖然エヴァ的行為是有點過分,但也就像小孩子惡作劇的程度罷了,明明就很有趣不是嗎?她就轉身問師匠
師匠也沒什麼話好說,既然ベアト覺得高興,他大可一直觀賞那沒品的場景,總之她也先離席了
ベアト就問羅諾威說バトラ也不必發這麼大的火吧?
羅諾威只笑著說她覺得有趣的東西,對バトラ而言並不一定有趣,ベアト想說兩人既然為這盤棋的對手
難道自己就這麼被討厭到說連一起觀賞這有趣場景的份都算不上嗎?
羅諾威說就連身為惡魔的他這時也稍微了解バトラ的心情了,聽了這話的ベアト心煩到要羅諾威也消去身形


不知道經過幾次的死,幾次的復活,樓座已經沒了起身的力氣,真里亞也只是無力的在媽媽身上哭著
エヴァ想著接下來要玩些什麼有趣的東西時,ベアト出現在他面前,他是來跟エヴァ說第二晚的祭品應該也玩夠了
エヴァ卻說之前聽羅諾威提起ベアト那歡樂的殺人經歷,六個人的肚子被糖果填滿的萬聖節派對真是美好
但ベアト說之前自己做的也太過火了,總之她先來個示範,要エヴァ之後照著做就行
為了看先代大人殺戮的英姿(?),エヴァ就先暫時退下

真里亞看到是真正的ベアト就哭著說明明約定好要去黃金鄉的,但這承諾ベアト已經不能實現了
因為她已經不是"黃金"的魔女,只能在最後給予母女倆永遠的安眠
說完這話後就抱著真里亞,接著在真里亞的脖子上出現了手的抓痕,在最後的掙扎下,真里亞就這樣被勒死了


看到女兒死亡的樓座無力的喚著真里亞的名字,ベアト說這是最後的安眠,再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了
一個彈指讓樓座飛到高空後,掉落在柵欄上被爆頭而死
エヴァ總覺得這樣的殺法很普通就是,不過ベアト要他使用魔法也得要有...品味才行,不能再這樣放肆的玩弄
聽了這番話的エヴァ心生不滿,就隨便的應付一下

ベアト接著把家具們召喚出來,說自己以前在使用魔法時也有點...過頭
但身為黃金魔女,威嚴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說...(羅諾威你又再偷笑了XD)
今後在殺人時也要保持一定的品格才行,家具們收到命令後就先退下
ベアト要エヴァ以後作為一個魔女要繼續加油才行,還有...要自重些,說完這些後也消失了
不過エヴァ聽了這話只覺得無聊透頂...



次回--第四~六晚,嫉妒最強戰,シエスタ姐妹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lice 的頭像
ealice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