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會因為這張被自主規制)<<廢話
諸君!你今晚紳士了嗎!
來開巨乳後宮晚宴囉~~~

前半段主要是講在九羽鳥庵所發生的事,難得看到少女時代的樓座(雙馬尾好萌)
只是一講話就變成和仔了XD(SAKI中毒)
金藏和人類貝阿朵的對話沒了很可惜,那段可算是一大線索呢
就直接跳到管家解釋那邊了,但羅諾威靠的很近我就不計較了(啥鬼)

後半段的重點就是七樁XDD,ルシファー惡意賣萌啊XD,不過她的能力的確是姐妹中最弱的一個=u=
嘉音總算擺脫最弱傳說(喂)
最後雖然是源次主動讓他們兩人安眠但還是看的很難過,因為在這次的第一晚,除了金藏是燒死的以外
傭人們也幾乎死光...
さば魔女終於要現身了,お師匠様最高~~~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樓座戰戰兢兢的說出他隱藏在心中已久的事實
過著隱居生活的她等於是被自己給害死的,那已經是20年前的事

小時候因為被母親訓斥的她,就想說逃離右代宮家,離開這個六軒島,當時她相信森林裡住著傳說的魔女ベアトリーチェ
雖然聽說很可怕,但只要對魔女有敬畏之心,魔女也會幫助人的,所以她就一直往森林的深處跑,直到看到一間大屋
難道這就是魔女的住處?找了柵欄有空隙的地方,樓座就進了這個地方
並且在院子裡發現獨自一人喝茶的ベアトリーチェ,發現有動靜的她就問了樓座是誰,她據實說自己是右代宮樓座
聽到是金藏的族人,ベアトリーチェ就熱絡的請她坐下陪自己喝茶
畢竟在這棟宅邸裡,除了金藏以外根本就沒什麼人來過...

原作中,這裡的回憶場景一開始是金藏和ベアト在對話,人類ベアト對於自己的存在,自身是誰有很大的疑問
不管是金藏還是傭人們都叫她ベアトリーチェ,並恭敬的伺候她,卻沒有人願意告訴她到底是什麼人,金藏給她的回應只是:她是ベアトリーチェ,這棟宅邸的主人
除此之外還想知道什麼?可這問題連ベアト自己也不明白,當時她的生活圈只有這棟宅邸,雖然能在這之中任意走動,卻連踏出宅邸一步都不被允許
戰人這時就說這段是哪時的往事?ベアト很沉穩的說那時的自己被金藏召喚出來,授予黃金後本當契約完成她就會消失
可是金藏卻愛上了她,而把她硬是困在自己的身邊,不停向她求愛,雖然ベアト拒絕了金藏
但是金藏依舊不放棄,把ベアト關進九羽鳥庵之中,為了離開這個結界,ベアト想到的最後手段就是捨棄肉體(換言之就是死亡之意)
不過他的執念真的強烈到再次把ベアト捉回來,為了保持靈魂,而將ベアト關進跟她一模一樣的肉體之中
換言之就是金藏做了類似人造人之類的東西,把ベアト的靈魂關進其中,再讓這肉體誕生...



剛做下的樓座就問眼前這人當真是森林的魔女嗎?她就回說自己的確是ベアトリーチェ (但沒說自己是森林中的魔女)
樓座覺得眼前這人雖然有些自大,但又不時露出孩子氣跟不懂世事的樣子,他們聊了很多事情
還提及森林裡其實沒有狼這回事,畢竟這時代裡,就連在動物園也很少見到狼呢
ベアト問說動物園是什麼?樓座回說是有許多動物被養在籠子的地方,聽到這話ベアト就感慨起來
自己不正是被金藏養在籠子裡的籠中鳥嗎?每個人都叫她ベアトリーチェ,聽說是個偉大魔女的名字,但她不會魔法,只是個平凡人
那麼她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存在於這世上呢?她要一輩子都在這間宅邸內生活嗎?


聽了這番話的樓座就問她想不想去外面看看?ベアト還不放心的確認真的沒有狼嗎?
樓座說真的沒有狼,ベアト聽了就說她想去外面看看,不管是紅茶和禮服她都不要了,也不跟金藏見面了,ベアト要樓座把她帶出去

バトラ就問說這是哪時候的事啊?ベアト就說眼前這個人類ベアト是由金藏所製造的--肉身牢籠
迷戀著她的金藏,在把她召喚出來後,為了永遠佔有ベアト而束縛著,就做了這樣的肉身,不過這番話バトラ當然不信
ベアト也不願繼續訴說往事就離開了


バトラ看ベアト先離開了還覺得奇怪,回過身去就發現管家在旁邊正在倒茶,還告訴他ベアト剛才講的意思
就是指她的靈魂被抓住,然後再次作為人而重生,反正他只是來代替鬧脾氣的小姐把剩下的話題給持續下去
並以紅字宣言:六軒島的森林裡,實際存在一個名為九羽鳥庵的隱藏公館,反正他也是個惡魔,具有紅字的力量也不是件難事
還請バトラ千萬對小姐保密呢(阿虛你臉靠太近了XDD)

バトラ就指著座位上的ベアト和樓座問說這到底是哪時候的事情?她們所說的事情都是真的?
羅諾威繼續以紅字說:1967年六軒島的隱藏公館裡,存在著身為人類的ベアトリーチェ
19年前...這數字意外的微妙呢... (看向EP5)


離開宅邸後,兩人就來到海岸邊,ベアト還不小心跌了一跤,樓座就上前拉了她一把
邊看著海岸邊的景色,ベアト就問樓座有沒有在那邊有沒有水族館?樓座就說水族館得出島了才有
結果這時,ベアト一腳踩空,整個人就掉了下去...樓座發現人不見了就跑去找,最後在岩灘上發現了摔死的ベアト


看著抱住自己的屍體痛哭的樓座,ベアト才明白說自己已經死了啊,但這瞬間,無限的力量回到她的身上
她才想起來自己正是無限的魔女,記憶回來的她擺脫了金藏的束縛,所以她很感謝樓座讓她得以解放
這下子金藏就無法抓住她了


バトラ就問說這到底怎麼回事?ベアト馬上以紅字宣言:毫無疑問是死了
這樣看來,バトラ好不容易想出來的第19人棋子就這樣死掉,並且被紅字宣言:六軒島上不存在19人以上
此招來的真是快狠準,如果犯人真的在18人之中,那ベアト又算什麼呢?
既然都已經到第三盤了,バトラ也不想懷疑最愛的18人吧,那就快點承認是魔女犯罪吧~~~


(本集Eye Catch)


時間點到了晚上,紗音在收下讓治給的戒指後,就被源次和嘉音叫去,說金藏在找他們
到了書齋後,在裡面除了金藏以外,還看到了ベアト,當然作為魔女的家具長,羅諾威也被叫出來
羅諾威說畢竟很久沒見了,自然也覺得源次老了很多,紗音也很久沒見了,唯一是這其中第一次看到羅諾威的嘉音問起這人是誰
他就自介說是身為ベアト底下的一介家具,和源次是老朋友了
ベアト說她這次來有兩件事要告訴金藏


第一件事是好事,即使不用儀式就可以跟她見面了
第二件事是壞事,那就是金藏被選為第一晚的祭品
既然無棋可走,那就Resign如何?Checkmate!
只見金藏起身狂笑著,接著被一抹火燄給吞噬,留下的只是燒焦的遺骸
看到這場景的三人,對於被選為第一晚的祭品這件事嘉音感到不滿,源次這時注意到紗音手中的戒指,就問說是讓治送的?
紗音點頭說是,既然得到戒指了,表示讓治的心意已經讓她明白這就夠了,她沒有任何留戀了


ベアト聽紗音這麼說只覺得她是個無聊的女人,不過紗音認為ベアト不懂她的心情
對於已經看破一切的紗音只讓ベアト覺得無趣,反倒是嘉音能讓她找樂子呢
就叫出煉獄七樁的長女--ルシファー,如果嘉音能在對決中打贏她的家具,那能逃過13名活祭的五人就讓嘉音做決定吧
紗音認為這只是遊戲用不著聽進去,嘉音卻不這麼想,一直被叫做家具的他也想成為人類,想單純的談戀愛
想跟紗音一樣,能明白大海的藍
那麼,若干人士先退下,決鬥者上前!


ルシファー一開始就放話說嘉音該不會在想還有打贏她的可能性吧,就現出藍色刀刃,嘉音便以紅色劍刃反擊
打了一陣子後,只見ルシファー的衣服被劃破,她才注意到嘉音居然跟她旗鼓相當?
嘉音告訴她只要還保有那份自大的心態是絕對贏不過他的,只見藍色刀刃消失,ルシファー被抵住脖子露出不堪的姿態


看了這場對決的ベアト說她的家具還真是丟臉,聽了這番話的ルシファー氣的變成樁的樣子說要刺穿他
嘉音看清楚她的攻擊軌道後,以手護住心臟阻擋了她的攻擊,雖然手受了傷,但嘉音還是忍痛將樁拔出丟到地上
變回原來樣子的她,被自己的主人判定是輸家,這樣看來是嘉音贏了...?
那麼魔女就會遵守約定吧,不過別忘了,ベアト說的是"煉獄七樁"喔,換言之要打贏七個人才算數


那麼都出來吧,可愛的七姐妹們喲~~~ベアト一聲令下,其他六個妹妹就現身出來,還不忘恥笑一下難堪的姐姐
接著全體就變成樁的模樣朝嘉音攻過來,這時紗音抱住嘉音想保護他,並張開防護結界
雖然擋住了七樁的攻擊,不過嘉音卻說姊姊是笨蛋,如果不管他,讓他繼續跟七樁戰鬥,倘若贏的話紗音就可以不用當做祭品了
但對紗音而言,讓治已經送給她戒指,已經作為一個女人活過了;現在保護著嘉音,也做為一個姊姊活過了
她真的沒有任何迷戀了...


ベアト聽的不悅,明明是家具還說那麼大言不慚的話,感覺完成度好像比他高似的一整個不爽
她要把這些家具給活生生剁成肉醬!
這時源次突然出現在紗音背後,說這樣就夠了,好好的休息吧,紗音言謝後,源次將手放在左胸前,留下一朵血花後,紗音就這樣安眠了
而嘉音也以同樣的方式處理,ベアト說這不關源次的事吧,為何要插手?
但羅諾威對源次的處理表現出尊敬的態度,適時退下才是好家具,那麼作為好友,最後就由他送源次上路吧
這下子書齋裡面就有四具屍體,燒死的金藏跟另外三個傭人


作為家具長的羅諾威說第一晚的祭品還有兩人,家具們去狩獵吧!

鄉田這時在巡視大屋,突然聽到奇怪的聲音而來到廚房,在這樣的晚上會有什麼東西跑進來?
沒想到從鍋子,爐灶中伸出一堆手來,七姐妹們就在他面前現身,嚇的鄉田動彈不得,就被刺死了
好啦,第五人解決,剩下的祭品就是那個婆婆!


空無一人的薔薇庭園裡,熊澤站在那裡等著誰的樣子,七樁發現她的身影就衝上前攻擊
卻被結界給擋下了,正當七姐妹疑惑的時候,熊澤說希望那孩子可以直接來找她
這時ベアト跟羅諾威就出現了,要七姐妹們別對這位大人失禮,畢竟她可是先代ベアトリーチェ大人呢
只見黃金蝶聚集在熊澤身邊,一道閃光消逝後,在眾人面前的正是師匠...



次回--魔法大戰,巨人連隊,奧丁神槍
(上古武具都拿出來用啦=口=)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