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戰キタ~~~
バトラ你果然之於所有人都是右側......

(被黃金劍捅死)

郷田さん,ご苦労
永遠に,家具の形で死になさい
鄉田難得威這一下子最後還是被暴食給噴了(這樁選的真好)
ベルセブブ才露一下臉就把鄉田刺死了不好玩=3=
怎麼不多虐待點呢XD

戰人的戰意也比先前更加失去,因為這次受到紅字太多的限制
使得他無法以惡魔的証明去反擊貝阿朵
加上不願意去相信親族跟傭人是兇手的想法,棋盤中的戰人已經臣服了
那麼上位戰人呢?

さあ~~~認め,魔女は"いる",認めなさいよ~~~
(汝好無能還是沒出來啊...=3=)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還活著的傭人們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去向樓座報告,但因為太離奇了又說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雖然是有看到殺死他們兩人的人,但那人真的是嘉音嗎?讓治也問了紗音,但他們都說不清楚,盛怒的樓座就問源次
源次說最初他們認為那是嘉音,樓座還認為自己的推理是正確的而狂笑著
但源次是用疑問句,因為在那之後發生的事情無法用言語表達,在殺害南條跟熊澤以後他就消失了
能確定的只有一件事,當時的"他"並不是嘉音,紗音也是同樣意見
樓座說這樣聽下去的話也解決不了事情,乾脆大家一起去確認屍體吧


來到傭人室後,鄉田開門後,大家看到的祇有血跡,卻不見屍體的去向,戰人問鄉田說房間是確定上鎖的吧
鄉田說是,這情況又跟朱志香的房間一樣,屍體從密室中消失了,就算說嘉音是犯人,但嘉音應該拿不到鑰匙才對
樓座卻認為嘉音拿的到鑰匙,因為之前在朱志香的房間時找到了嘉音的鑰匙,所以他很有可能在殺了南條他們後把鑰匙拿走了
鄉田不停的說他們並沒有說謊,樓座則看著自稱是"藏匿屍體之人"留下的信
那正是ベアト所送來的信件,跟之前在禮拜堂的一樣


樓座便念了內容 (跟EP1第三封信雖然是同樣訴求,但口氣跟態度上就差很多XDD)

右代宮家の皆様,黄金の碑文の謎解きはいよいよ佳境に入りましたでしょうか
皆さんに私を止めることができる唯一の方法が,碑文の謎を解くことなのです
それ以外の如何なる方法を持ってしても,私と儀式を止め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
くれぐれも皆さんの目的をお間違いなきよう,よろしくお願い申し上げます
私を探そうとも,無駄 
私から逃れようとも,無駄
私を否定しようとも,無駄なのです

――黄金のベアトリーチェ

追伸
二人の遺体を儀式にお借りします
後ほどご返却いたしますので,ご容赦をお願い致します
あと,この鍵は皆様の物ですのでご返却いたします

バトラ跳出來說怎麼又搞這招?難道又只能懷疑持有鑰匙的傭人們嗎?那原本這房間本來的鑰匙呢?
ベアト以紅字宣言真相
傭人室的鑰匙全部都放在傭人室的鑰匙箱裡,出入只能經由唯一的門和窗戶
兩者都已經上鎖,上鎖時任何人都無法出入,換言之,開鎖只能用傭人室的鑰匙和總鑰匙而已

バトラ大喊駄目だ...因為完全想不到解開的方法,但對ベアト來說,只要承認他這些問題就沒啦...因為他可以製造任何的密室啊


樓座說他已經厭倦了,斷言這些事情都是串通好的戲碼,既然找不到屍體,那他們兩人很有可能沒死,藏在館內的何處想藉機襲擊他們
鄉田說不管是他,還是右代宮家所有傭人都能發誓沒做那些事情,樓座還是認定黃金收買說,不能確定兩人生死的話,還是把他們傭人認定是狼
樓座舉起手上的槍說他們對右代宮家這十年來的恩全都忘記還恩將仇報,源次這時就站出來
他同意樓座的話,畢竟沒有屍體的情形下就不能證明他們所說的話,還拿出證明其信賴的鑰匙,如果身為主人的樓座已經不再信任他們
那他願意把鑰匙歸還,樓座才暫時放下槍,承認源次的確是傭人的典範,難怪金藏會這麼信任他
源次要鄉田和紗音也把鑰匙交出來


樓座拿到鑰匙後要真里亞拿包包出來,並把鑰匙全都丟進去
這樣一來誰也開不了門,也不可能製造密室了,他可以不用再懷疑誰了
真里亞笑說這對ベアト來說根本沒用,反正他可以用魔法自由進出啊
樓座聽到這種話本想賞真里亞巴掌,卻被戰人給擋下來了,停止這一切的懷疑吧,真里亞說的都是對的...


戰人抱住了真里亞,對之前懷疑他的事說對不起,他承認了...全都是魔女的所為,因為他之前不信,才會這麼痛苦
他相信了,承認魔女是"有"的 (這只是棋子的戰人臣服了,上位世界的還沒)
真里亞說不用去害怕,跟著她一起解開碑文之謎,因為這是ベアト一開始的訴求,戰人也認為找兇手什麼的祇是徒勞
他們只要相信魔女,就不會這麼痛苦悲傷了,真里亞笑著親了一下戰人的臉頰...


源次跟樓座說只要沒有他的命令就不會進去客廳,並請從內側上鎖,樓座也認為只要颱風過去,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大家是否能再次信賴呢?
源次就決定回到廚房,因為他們是家具,為主人犧牲奉獻是其價值所在
鄉田也說只要有任何吩咐他都會準備最好的餐點,紗音也是,明天再一起喝茶談天吧...

讓治說他也要跟傭人一起到廚房去,他不是不同意樓座的話,而是自己的去處自己決定
這時他最想的,是跟心愛的人一起...


把傭人室上鎖,四人離開後,樓座笑著說這些家具根本就不能信任呢,難保說鑰匙沒有備份,接著自顧自的拉著真里亞離開
聽了這些話的戰人感到悲哀,他們至今所有的辛勞都被樓座全部否定,都做到這樣了還是不能相信他們嗎?

バトラ說只要ベアト出現在樓座眼前,把鑰匙的真相告訴他不就好了?這樣子不用去懷疑誰了
如果能發誓成為她的家具,那他就會在樓座面前現身說總鑰匙只有五把而已喔,あはははははははは!


(本集Eye Catch)


在廚房裡,讓治聽了紗音所講的真相後還是無法確信,鄉田說自己都還跟對方扭打在一起,根本不相信那只是幻影而已
讓治確認說當紗音對嘉音產生懷疑的時候就去拿蜘蛛網過來了
至於為何蜘蛛會對"那東西"有效呢,紗音說那是以前在六軒島的人所傳下來的智慧,島上住著惡靈,他們把蜘蛛絲當作避邪之物
她當下想到就試了,這樣看來應該還是跟那鳥居有所關係,自己把裡面的鏡子給打破了才會招來災厄...

讓治問說魔女是因為這鏡子才發揮不了力量的嗎?紗音說是,然後就想到夏妃身上也會帶著靈鏡當做護身符
因為她的老家據說是代代相傳的神主世家,假如有鏡子的話說不定能壓制住魔女的力量也說不定,他們就打算去找鏡子
但夏妃的房間是鎖著的根本進不去,讓治想起來,房間的鑰匙可能被夏妃自己帶在身上,應該還會在禮拜堂的屍體那邊
一行人就打算去找,但源次卻不離開這裡,因為他是家具,為了讓金藏隨時呼叫他,而且他把一切都託付給命運,如果自己真的會成為生贄,那他也會承受
等到他們離開後,感覺到什麼氣息的源次丟出餐刀,刺中了不知從哪出現的黃金蝶...


在客廳中,樓座舉著槍守在真里亞跟戰人面前,他們兩人則是在想如何解開碑文之謎
只要解開的話魔女的儀式就會結束,就不會再有人死了,戰人說魔女應該不會守信的吧,他不是為了黃金而來嗎?
真里亞說黃金一開始就是魔女的,這樣的設定對魔法來說是風險一般的東西,不管是任何魔法都一樣
所以解開這謎的話,他就會停止儀式不再殺人


來到禮拜堂後,鄉田說自己無法碰觸身為女性的夏妃遺體,所以是由紗音去拿鑰匙
這時大家的眼前突然出現一大群的黃金蝶,讓治就拉著紗音想往外跑,但禮拜堂的門鎖很難打開
而在蝶群中出現的正是黃金魔女,眼前的生贄正好有三人,那就來進行儀式吧
讓治總算把門打開了,三人馬上逃出禮拜堂...


來到夏妃的房間把門打開後,讓治從櫃子中找到裝鏡子的小盒子,但盒子上了鎖打不開
讓治就開始從外部破壞,鄉田這時聽到聲音到外面一看,發現了一群山羊頭 (你的同伴來啦XDD)
嚇的鄉田想把門鎖上阻止他們進來,但門卻一直自動打開,眼看情況危急,鄉田以身體擋住門要讓治快把箱子打開


這時不知道哪來的一雙手把鄉田給整個人拎起來,暴食之樁--ベルセブブ在此
一陣閃光後鄉田就被扎上樁死了,山羊頭們也破門而入
這些惡魔的主人,ベアトリーチェ伴隨著笑聲現身

あはははははははは!!!!!!!!



次回--EP2終局,樓座無雙,家具戰人,茶會


キタ!!!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