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散
C76頒布




這幾天總算是邊作筆記邊把遊戲給跑完了(日文太破有些地方根本看不懂orz)
如果要把這幾天內心的澎湃給表達出來的話大概是像這樣...

ベアバトバトベア~~~(無限LOOP)
戰貝夫妻這回根本被扶正了吧,從開頭閃到裏茶會啊
雖然ベアト這回一整個失神狀態,可是這樣的她真的讓人看了很心痛

你不是黃金的魔女,那個笑聲下品的魔女嗎?
這回EP完全沒有狂笑,有的只是一片寂靜,還有最後消失時的眼淚...
催淚催好重啦Q口Q
(裏茶會時我的眼淚完全潰堤...)

如果以推理的情況來看,EP5打破了前四個EP很多的大前提
全都是讓IMBA偵探和腹黑魔女給爆料出來...
ベルン這回完全讓我打到跌停板狀態,這隻我沒想到這麼黑啊
(所以回想起EP4中,他刻意把緣壽召喚到12年前的世界也是...=A=!!)

肖像畫的那孩子推翻了子夏妃的說法
而是ベルン派去的棋子,是他自己的分身--古戶ヱリカ (古手梨花再加上幾個字...)

她雖然是因為海難漂流到六軒島上的,解碑文之謎時還看不出這孩子的劣質性,沒想到隔天發生殺人事件後
馬上以偵探身分進行超不人道的偵查,因為她身為人類所以無法用紅字宣言真實
可是她可以請主人--ベルン幫她用!!(超犯規的啊)
記憶力強大到跟拍照沒兩樣,又有在幻想世界中召喚異端審判官的能力
就算是人類犯行說的強大幫手也讓我覺得不合理的地方一大堆啊
不過後來出現的ドM屬性有讓我稍微萌到一點...(ドM時的顏藝超棒啊XDD)
至於她身上的衣服是朱志香以前的洋裝,同人有新梗能玩了XD

幻想側這次新增的是三名天界的審判官角色
其中最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就是大司教ドラノ-ル.A.ノックス

一開始讓我有種很冷硬的魔女獵殺兵器的感覺
(因為ノックス十誡真的是很犯規的東西...不少推理都會跟它牴觸超難解的)
可是在她之後到黃金鄉和上位戰人對話過後我對這孩子的觀感全變了啊
超有禮貌,而且講完話還帶デス的語癖完全戳到我萌點
立場可以說是十分的中立,還把戰人當作是好敵手看待
比起她的下品上司我更喜歡她啊啊~~~(哆啦A魯我愛你)<<雙刀砍死
(她還有一張隱藏立繪是戴眼鏡版的啊~~~~)

至於她另外兩個下屬--ガートルートコーネリア也是很有特色的角色


跟シェスタ姐妹算是同盟關係,由他們構築場景再讓姐妹兵進行狙擊
這次的魔法大戰一樣看的讓我很過癮XD












(以下進入ネタ正篇,內有諸多爆雷,沒玩遊戲或是尚在進行中的人請三思後再踏進)
(以下ネタ均是遊戲內文與自行解讀整理,禁止無斷轉載,如需要轉文請告知)













EP5的開局是由拉姆達跟貝倫來進行
貝阿朵以無任何反應,戰人為了奪回他跟貝阿朵的棋局而介入遊戲
戰人介入的時候已經進行第一晚,死的是孩子群(不包括戰人),樓座,秀吉和源次
因為其中有四人是在渡來庵被殺,所以客房已經不安全(推翻EP3圍城說)

金藏早就過世,所以1986年的世界金藏並未活著(金藏早已死亡說確定)<<拉姆達以紅字確認
黃金是真的,並無假黃金一說
藏臼跟夏妃討論起遺產繼承問題,藏臼為了投資而把家產給抵押出去,如果沒有得到黃金就會破產
夏妃就開始在想怎樣才能快速爭取到錢解決丈夫危機的方法

藏臼要求去解開魔女的碑文,來取得隱藏的黃金,夏妃對於丈夫這種想法感到十分生氣,便離開客房
撞見源次後,要求拿書齋的鑰匙去向金藏道歉
進去書齋後,見到了心中的金藏,金藏認為見到貝阿朵的條件是要有成為下任當主的決心和驕傲,所以依舊不成材的藏臼不配稱為當主
接著召喚貝阿朵出來,測試夏妃內心的堅定度
夏妃認定自己有守護整個右代宮家的資格,金藏也願意賜與他片翼之鷲的紋章
並同意讓貝阿朵協助夏妃度過右代宮家的苦難


在藏臼,源次,南條和熊澤的面前,夏妃訂下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中,裝出金藏為了研究而房門深鎖
外務,一切對外由其他人負責,假裝金藏還活著的事實(至此關於金藏本身的存亡得以證明是假的)
所以沒有死亡證明,只有失蹤證明而已,前提是藏臼的借款能處理好,屆時發出金藏失蹤的消息來隱瞞死亡時間
貝阿朵接受了夏妃,並提出只要呼喚他名即可現身展現奇蹟的資格
1985年(一年前的家族會議)中,凡是傭人們都確實下達金藏仍活著的消息

而在黃金鄉中,因為貝阿朵一直沒有任何表情,和夏妃幻想世界中的她相差甚遠,可是貝倫卻說貝阿朵已經不會在那樣笑了
結束遊戲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任一方認輸,另一種是其中一方將對手將軍
由於貝阿朵牴觸了第一個條件,所以被拉姆達束縛著
才會希望戰人快點贏過她,結束這個遊戲...
貝倫用紅字宣言,直到這遊戲有結果出現之前,戰人都無法從中被解放,更別提放棄遊戲這回事
貝倫用紅字宣言,夏妃是獨自一人在那裡喝著紅茶,並未跟貝阿朵一起喝(打破魔女幻想其中一項?)

戰人認為,他們之間的遊戲只限定在1986年10月4.5兩日
其他的時間他可以承認魔女的存在,但那兩天不同

到了1986年的親族會議,一樣為了不讓金藏已死之事被發現,打算用一樣的方法
戰人用藍字確定,貝阿朵在前盤遊戲中一開始就以紅字宣言金藏已死之事
但未提及1986年之前金藏的生死狀況
所以現在金藏的存在沒有矛盾,也無法否認貝阿朵的存在,在棋盤之外,1986年10月4日之前島上的人數不能以紅字宣言
固然,貝阿朵的存在與否沒有矛盾

秀吉在1986年召開親族會議之前,些微察覺到金藏已死的事實
(根據去年的態度來看)
夏妃接到謎樣男子打來的電話,說難道夏妃忘記自己的親生孩子了嗎?
他會為了復仇前來,19年前夏妃所犯的罪...
(拉姆達尚未以紅字確認)

真里亞獨自一人在薔薇庭園時遇到一個人
而這時源次也去向夏妃和藏臼報告說有海難事故漂流者,夏妃還先詢問是男是女,聽到是女生後便安心下來
少女整備完畢後便去向大家做自我介紹
名叫古戶 ヱリカ(下面以愛麗卡稱之),比戰人和朱志香年紀小

並且作為偵探且宣言(以紅字確認)
她不是犯人,所以沒有其他疑點(紅字)
KNOX第七條規則,偵探不會是犯人,拉姆達復唱確認:古戶不會對貝阿朵的棋盤造成任何影響(第三方視點確認)
而島上的人數依照拉姆達的紅字所言,只增加古戶一人,其他在島上的人數和前幾盤遊戲相同
因為金藏早已死亡,所以島上人數依舊是18人沒變(紅字確認)

晚上七點之後進入了解開碑文之謎時間
懷念的鮎之川,指的是金藏少年時代所居住的小田原
因為在推理劇中,不會有比自身更高段的提示被破題,所以把重點鎖定在金藏自身上去解碑文會比較容易
川可以指川的本身,如果用家系圖來說明也是OK,而黃金鄉之鑰匙所代表的六文字
正好同第一晚的死亡人數,也就是霧江所說的アナグラム
但拉姆達有說過,既然給過提示,難易度太高的謎等於沒意義,現實面的戰人是貝倫的棋子(在上位戰人介入之前)
如果說金藏的目的是為了選出後繼者,這就有點奇怪
碑文公開的時候是1986年,換言之當時金藏已死,加上數度出現的信件,要求一定要解謎
這感覺不像是金藏的要求,反而像是貝阿朵的希望,所以用比較脅迫一點的方式,多次在親族的面前展現身分要求解謎
在遊戲中,只有EP3因為繪羽解開碑文之謎而成為最後的生存者
如果把貝阿朵的立場想進去,他是忠誠於金藏之下,作為顧問的煉金術師,對於沒解開碑文之謎的人把他們殺死是對亡主的忠誠心
那為何,貝阿朵要設下如此難解的碑文之謎呢?因為她不懂得奇蹟的意義嗎...

一直弄到快晚上十點左右,其他堂兄妹們也準備解散就寢
大家都去了渡來庵二樓,戰人打算多思索一下碑文而繼續在一樓
樓座對於第十晚,黃金鄉這個單字有不同的想法
黃金鄉,依照念法可以分成黄金キョウ,或是黃金のサト,但是只有第十晚,是寫成黃金の郷
如果是唸成キョウ的話,會聯想到京都,從金藏的故鄉開始到京都為止,最初的十分之一地點來思考的話...

愛麗卡說要找東西,正好被戰人碰到,兩人就一起去了書庫
在那裡愛麗卡展現了超強的記憶力,接著為了尋找第一天到達的地方,而翻出了地圖

晚上十點時,夏妃到了金藏的書房,見到了幻想世界中的貝阿朵以及惡魔方等人
對於這次其他親族的態度,認為今年會暴露的可能性太高
因為有颱風這個不可抗力因素,所以眾人滯留在島上的時間會增加,師匠便打算構築新的結界,捨棄書齋
但是夏妃不同意,他還是堅定要實行圍籠計畫(因為貓箱理論)

羅諾威提出關於19年前的那謎樣男子,如果加上貝倫的棋子那島上的人數就會暴增到19個?
愛麗卡的出現本來就有種打破島上限制條件的感覺,如果說那名男子也趁著這個機會進來的話呢?
夏妃對於無法繼續保護金藏感到傷心,但貝阿朵打算結合惡魔方眾人來繼續構築圍城結界
嘉普這時出現提出金藏失蹤說的方案,風險依舊很大

這時愛麗卡和戰人已經破解碑文,確定找到黃金的話,下任當家將會是戰人而非藏臼
似乎也看的出愛麗卡對朱志香有點敵意存在...?
思考著事情的戰人看到了金藏,這時他明白了,金藏一直在觀察他們解謎一事,對於戰人找到答案感到欣慰
然後金藏指著某個地方,也就是往黃金鄉的道標
金藏對於解開碑文之謎的人居然是戰人感到意外,因為之前沒有人會料想到是他解開的
金藏真的在人生的最後,看到了真正的奇蹟...(說明了戰人的出身果然有疑點?)
並證明自己的確贏過貝阿朵了

戰人和愛麗卡再地下隧道的底端發現了一個貴賓室,在那之中有那10T黃金
(拉姆達以紅字確認)
至於見到金藏一事,戰人以藍字宣言,是因為解謎後的興奮狀態而出現幻覺,拉姆達不反駁之

10點47分時,繪羽說有急事要找金藏而狂敲起書齋的房門,這時夏妃還在書齋
然後又接到藏臼打的內線,告知夏妃戰人和愛麗卡揭開謎底找到黃金一事
而在幻想世界中,貝阿朵對於戰人解開謎底一事感到震驚,因為愛麗卡不打算繼承黃金鄉,所以就由同行的戰人得到了繼承的權利
那就依照約定,惡魔方將解除跟金藏的契約,成為新主人的使役

大家看到10T的黃金十分振奮,但是愛麗卡卻提出真正的親族會議召開要求
繪羽和留弗夫就說了下午提及的事情,4人各25億,真正的新當家是100億的事
其他人沒有異議,並要求跟金藏提及此事,戰人看著大人吵架的場景想起六年前的事
他就是討厭這樣的氣氛才會離家

上位戰人告訴貝阿朵解開謎底一事,但對於解開以後究竟能得到什麼戰人還是不懂
師匠以紅字告訴戰人,即使解開碑文,貝阿朵依舊什麼也得不到
師匠以紅字告訴戰人,原本黃金鄉的黃金就屬於貝阿朵所有,如果解開碑文也只是從他身上奪得黃金
那為何還要殺人?難道是作為對右代宮家的復仇嗎?
既然如此,那解不解開謎題都沒差不是嗎?如果解開碑文之謎是無意義的,那麼碑文殺人呢?也是無意義的?
X=Y,既然Y=0,那X固然=0,那麼,前面那麼多盤遊戲,貝阿朵不停的送信過來,也不斷的翻轉棋盤本身的條件
如果是作為復仇的話,那只要在晚餐下毒就可以把全員殺死,為何要用這麼麻煩的殺人方式?

以現實方面來想,如果按照碑文所述的進行殺人,犧牲者越來越多的情況下,自身被懷疑的可能性就越低,然後就會出現魔女犯行說
但以貝阿朵送去的信來看,他從一開始就打算進行碑文殺人法,另一個理由是給眾人帶來極大的恐怖感?
不管是耕臉,遺體破壞,這些誇張的演出,都是要讓他人覺得恐怖恐慌,那麼是要做給誰看?
以小孩子吃東西的習慣來看,就像是把最喜歡的給放在最後在享受一樣,貝阿朵是把最恨的人給留到最後
那麼,每局最後活下來的人,就是貝阿朵的復仇對象...?難道是戰人自己?
師匠也以紅字確認,戰人不是犯人,也沒殺死任何人,全遊戲共通
貝阿朵在每盤遊戲中都沒有殺死戰人(EP1跟EP2和EP4都是失蹤,戰人唯一死過的EP3是被繪羽所殺,但繪羽不是貝阿朵)
所以這一切都是貝阿朵對戰人進行的...復仇?

可是師匠以紅字否定這種說法,那麼,沒有異議的連續殺人,到底是為什麼?
貝阿朵在EP4最後的留言,他到底在追求什麼?
師匠再以紅字給戰人提示,貝阿朵不是為了快樂而進行殺人的
但戰人認為不可能什麼都無意義的,前盤遊戲中點出了六年前的罪,那這到底是什麼意義?
戰人決定要找出貝阿朵思考的起點

時間就這樣來到10月4日跟10月5日的分界點
夏妃和藏臼在討論明天的對策,在夏妃快要崩潰的時候
藏臼提出離婚協議書的事情,如果離婚的話,夏妃就不用繼續承擔這樣的痛苦了,但夏妃並不願意
他希望至始至終都是右代宮家的人,是右代宮夏妃,是藏臼之妻...

然後這時源次過來,通知夏妃又有電話來找他
又是那名男人打的電話
19年前夏妃的處境十分差,因為無法生下孩子一直被金藏冷落
直到朱志香出生的時候才稍微有次期當家之妻的感覺
夏妃就要求轉到內線,並回到自己房間
男子問夏妃喜歡哪個季節呢?夏妃就說是秋天,男子說跟他喜歡的一樣呢
然後男子要夏妃看看她房裡是否有個鐘,在鐘的下面放了一張紙,說是殺死了上面指的人
男子想要的不是錢,是要讓夏妃知道他的恨,他的復仇
而且男子也說自己早就來到六軒島上,而且也知道愛麗卡這個颱風中還漂流到此處的過客

男子要求夏妃不要掛電話,直接上床睡覺並且在同樣的時間起床,不能走出房門
並告知夏妃自己就在離他很近的地方
而那張讓夏妃崩潰的卡片上,用漢字寫了秋這個字...

12點的時候,聽了敲門聲的眾人,在嘉音他們開門後,發現了從金藏那裡來的信?
可是這時間點,其他兩個傭人在渡來庵,南條也是,有可能是藏臼留的?
從信件中掉出的是戒指,而且還是金藏持有的當家戒指
但送信者卻註明是貝阿朵,而且承認戰人為下任當家,這時藏臼和源次來到大廳
大家就討論著到凌晨三點...

戰人總算擺脫大人們回到渡來庵,正好看到鄉田和南條在喝酒聊天,愛麗卡也在
問道樓座的情況,因為他也早睡加上真里亞也在渡來庵,所以在一點時回到這裡
因為戰人也想睡了,在鄉田說還要做明早的準備後,大家解散回到堂兄妹用的房間
戰人想到留弗夫說的話,明天家族中要講很重要的事,而且跟戰人有關,是跟他出生之前相關的事

夏妃想到關於自己以前的事情,因為自己生不出孩子,比他之前更早有小孩的繪羽一直希望能繼承當家之位
加上丈夫的事業也不如繪羽家,所以金藏對夏妃很失望
因此就從福音之家中領養幾個孩子,就是紗音,嘉音等人(包括這次沒在排班中的瑠音,真音,禮音等人)
也在福音之家中找到了想認養當自己孫子的孩子,同時作為藏臼的後繼者要夏妃養育
夏妃的身體哪方面有了缺失故無法生育,一直希望有孩子的夏妃終於在之後一年懷了朱志香
至於領養的孩子,夏妃向惡魔祈求希望他消失,所以之後命令某個傭人把孩子帶走,永遠不要回六軒島
結果就這樣從岸邊掉落,摔死了(?)

貝阿朵就回朔起19年前發生的事
傭人帶著孩子走著走著,直到孩子的哭聲突然停止,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身影
那正是黃金的魔女,在他的命令下,傭人無自主的走到一個地方,那裡比右代宮家的薔薇庭園還要更加美麗,黃金的薔薇庭園...
在貝阿朵的命令下,嘉普開落穴使兩人掉落...兩人就這樣摔死在岩灘上
貝阿朵向夏妃保證,19年前的事不是夏妃的罪,是貝阿朵自己的意志,一切只是噩夢...
金藏在得知孩子死亡的事情後就埋首於研究之中
可是那是在幻想世界中的殺人,真實世界呢?這樣感覺一切都跟19這數字相關
(19年前,島上的第19人)
如果說愛麗卡是貝倫的棋子,那麼19年前的那男人是誰的棋子呢?

掛掉電話後,出現的身影居然是拉姆達 (原來你還變聲啊)
反正這已經不是貝阿朵開的局,他們怎麼搞都沒差
貝阿朵繼續沒反應,所以不需要他了,既然不需要黃金魔女,換言之,家具那些也不需要了,幻想已經被破解了
看著這發展的戰人明白了,這是貝阿朵和他的對局
可是主人沒了,當然也沒有客人,這時他才介入拉姆達和貝倫的遊戲之中

10月5日早上7點,戰人聽到讓治手錶的鬧鈴聲醒來,然後打開燈的時候發現現場居然一片悽慘.....
讓治的頭被切開,死狀悽慘,朱志香也是同樣的死法
當然,一旁的真里亞和樓座也是,可能是昨晚回來後被殺,但戰人回房時已經累到沒管那麼多,所以直到現在才發現
而在這四人的屍體旁邊,則是畫了太陽第七魔法陣
這時愛麗卡出現,對於事件發生並沒有太大的震撼感,反而覺得...愉快?
並且要求現場檢證,其他人當然不願意,不過貝倫用紅字幫愛麗卡掛保證說偵探擁有全部現場檢證的權利
這是為了讓人類犯行說得以證實的權利,這時只有死四人似乎不太對,還有兩個呢
七樁們對於魔法陣的出現感到生氣

鄉田則是在準備早餐,紗音在一旁幫忙
熊澤布置完餐廳後也來到廚房,嘉音也起來了,看來剩下源次還沒出現
嘉音就和熊澤一起去把源次叫醒,卻在把手上方發現黏了膠帶?把膠帶拆掉後打開門後看到的是
頭被切開的源次屍體
七樁覺得奇怪,碑文已經被戰人解開,怎麼還會有犯行發生?

這時夏妃被電話聲吵醒,是那男子打來的
說為夏妃準備了最棒的宴會,然後要他聽一個聲音
那是被綁架的藏臼之聲,男子說明天會釋放他的,但要夏妃遵守兩個約定
第一個是不要說出藏臼被綁架的事,第二個是在下午一點時,去屋子的一樓最前面的客房中,衣櫃裡有藏東西
如果說那東西可以藏一個小時不被發現那夏妃贏了,萬一被誰看到了就是夏妃輸了
但因為是遊戲,只要遵守約定就會解放藏臼
然後傭人來找夏妃,夏妃答應了他的要求,但這只是一個夏妃無法拒絕的要求...

拉姆達的回合完畢,換貝倫執手,確認外線電話無法通信,內線是好像能使用,這樣看來似乎滿足貝倫成為偵探的條件
因為警察介入的話,會無法進行偵探權限,可是當迴圈成立後,警察的存在就被否定
接著輪到貝倫的回合,確認死亡名單為五人:源次,真里亞,樓座,讓治,朱志香
藏臼失蹤中(但夏妃說是沒出房門,加上內線電話打不通)
大家想起碑文的事情,紛紛認為是魔女的所為,接著就想到藏臼跟金藏的生死狀況,夏妃先跑出去,留弗夫也跟了上去
不過這看在愛麗卡的眼中,只是三流的恐慌,三流的遊戲罷了
根據紅字,貝阿朵宣言的18人不成立(金藏已死),加上愛麗卡是剛好18人,現在多了謎樣男子共19人
所以有可能是18人之中誰撒了謊?

拉姆達確定藏臼的房間是空的,跟其他五人被殺害現場一致,留有血跡但沒有屍體
至於房間鎖的事情,對愛麗卡來說根本無關痛癢,夏妃承受了藏臼失蹤,朱志香死亡,又要保護金藏之秘密這些壓力
搞的她頭又痛了,愛麗卡便提議要回到渡來庵,看看屍體的話說不定會有新發現喔...
回去渡來庵的二樓房間,卻找不到床上的遺體,但是門是確定鎖上的,看來犯人似乎有主鑰匙才能自由進出這裡
貝倫確認拉姆達並未用紅字宣言死者狀況,所以她就用藍字盡情的宣言事實
貝倫用藍字宣言
第一,實際上並沒有人死,做為死者是可以自由的藏起來,因為沒有被紅字宣言死亡
第二,遺體被藏臼藏起來,藏臼為了確保自身行動自由而做出了監禁的戲碼,他沒有任何不在場証明
第三,屍體是別人,作為犧牲者們的替代品,因為屍體一開始就已死,不在人數限制範圍中

大家就提議破窗進入金藏的書房,這時金藏和貝阿朵商量後決定讓金藏先藏身於床下
而嘉普說要守護這裡讓貝阿朵先逃,可是貝阿朵卻想自己守護這裡,保護好自己的朋友們
羅諾威也提醒貝阿朵說恐怕貝倫已經看透金藏不在房間中的事實
在確認羅諾威和嘉普都離開後,貝阿朵和金藏就消失在房間中...直到留弗夫出現在窗邊為止
留弗夫破窗而入沒看到金藏的身影,便從內側打開門讓其他人進去
夏妃說他是最後一個看到金藏的人(於昨晚11點)
說他好像做了夢受到什麼啟發而醒過來,在屋裡走來走去,南條支支吾吾的說是啊
熊澤應對的速度就比較快了,當愛麗卡提議要搜索書齋時,夏妃的態度讓愛麗卡起疑
他並且說出自己的能力--記憶力驚人,如果硬要在她面前表現出三流推理小說出現的情節那可是很失禮的
這時紗音和嘉音也明白,已經不能再隱瞞下去了

大家搜尋完畢後都沒看到金藏的身影
這時幻想世界中的貝阿朵跟夏妃說這還真是背水一戰呢
愛麗卡確認金藏不在房間中,這時跟夏妃確認昨晚11點確實在這個房間中最後一次見到金藏本人的是夏妃
也就是要確認夏妃的不在場證明是否真實,畢竟,行為最詭異的人是犯人這件事根本是三流推理劇
那麼究竟是哪裡奇怪,愛麗卡就要大家回想起早上發現殺人事件的騷動,那時不管如何電話就是打不通
霧江問說最後見到金藏的是誰,夏妃就說是她,當時得知戰人發現黃金而去向金藏回報
其實這裡有BUG,如果只是隨口問問的話,會如此迅速直接回答的夏妃不就有些不自然了嗎?
依照狀況根據,會連時間都回答出來的不是很奇怪嗎?而在三流推理劇中,通常最終發現者往往就是犯人...
剛才在書房中的發言,鄉田,南條,熊澤的話也有些奇怪,像是套好招一樣的說法
就算夏妃的確有所隱瞞金藏的事情,那麼又是在隱瞞什麼?繪羽也證明了夏妃的說法有一定程度的漏洞
愛麗卡就點出重點,到底金藏是從何時開始不在房裡呢?
大家就開始懷疑這件事,因為從去年的親族會議時金藏就不出房門,兩天下來都沒跟他們碰面,不免讓人覺得起疑
而且夏妃和藏臼的確有可能的動機而隱瞞了金藏的死訊,並買通傭人要他們裝出金藏還活著的樣子

這時棋子的愛麗卡跟金藏碰面了,然後否定了金藏的存在,只是亡靈的金藏不必存在於這世上
貝阿朵突然從中介入,並讓路西法攻擊愛麗卡,以青之事實宣言23點夏妃跟金藏見面的可能性無法否定
然後在那六小時以上的期間,金藏都能夠從這書齋中出去,從以上的宣言不能斷言金藏不存在
愛麗卡就想出跟幻想世界中的魔女對抗之方法
身為人類的她只能以人類為對手,既然要跟魔女和惡魔們抗衡的話
那就要請天界的人來了,ミス.ドラノ-ル,狩獵魔女的大司教

兔子兵跟KNOX手下的人是屬同盟關係,並以紅字宣言書齋的門從昨晚23點到現在都沒有被打開過
現實中繪羽以收據證明門並未被打開過,換言之從夏妃於23點離開後,金藏都沒有出去過,窗戶都是上鎖的狀態
一直到留弗夫敲碎玻璃進來之前,這裡完全是個密室
KNOX的手下們和兔子兵封鎖了出口
夏妃說這裡是金藏的書齋,也很有可能有隱藏暗門之類的
而且傭人們也這樣說,既然證明不了就變成了惡魔的証明,貝阿朵也以藍字宣言隱藏暗門的存在
卻被KNOX的真紅之劍給砍斷,在KNOX第三條中明文規定秘密通路的禁止
既然暗門行不通,那麼貝阿朵以藍字換另一個方式宣言
金藏從正門出去後發現收據的存在並把他夾回到原本的地方,可是KNOX等人已經用紅字宣言23點過後們沒有被打開
而且藥物,傳送道具等一切推理劇不該存在的東西也全被KNOX給否定

貝阿朵就換了攻擊方式,既然金藏沒從這裡出去,那麼他承認,不過這些人進入書齋的事情就沒有
兔子兵也覺得奇怪,為何貝阿朵要承認密室呢?
貝阿朵以藍字宣言夏妃所謂的"和金藏在書齋說過話"的主張是要實際對面才能證明
那麼,即使金藏不在書齋,其他地方的對話也能成立並無矛盾
夏妃在這書齋中,用內線電話跟別處的金藏對話過

討厭見到親族的金藏,會考慮書齋以外的地方避難也沒有不可能
換言之就是隱藏起來的房屋,九羽鳥庵
夏妃所說的金藏,可能不是指金藏本人,有可能是這房間的別稱也說不定,金藏去九羽鳥庵避難而聯絡不能
夏妃對這房間喊了父親受到金藏的啟示而出現的冥想


貝阿朵繼續以藍字宣言
說從密室脫出不可能,還是不能否定這房間隱藏的可能性
或者是當主代理的夏妃自身塑造了另一個金藏的存在
還有昨晚23點時,金藏從窗戶脫出後,夏妃把窗戶上鎖
以上這些事實都沒有跟KNOX十誡有所牴觸
這些青色事實暫時讓KNOX無法動彈,愛麗卡就出下一手

他跟夏妃詢問昨晚確實在這裡跟金藏對話過了?
而那人是大家所知道的金藏嗎?
還是說是只有名字,但是別的人物或別的存在呢?
如果夏妃堅持己見就把愛麗卡的話給復述一遍,愛麗卡要求復述,夏妃確實在昨晚23點,於這個房間和右代宮金藏確實對話過
夏妃如實復述,那麼,夏妃是否在金藏從窗戶逃出後,自己把窗戶給鎖起來呢?
這時輔佐官重新以紅字構築,夏妃所指的金藏是除了右代宮金藏以外的任何東西都無法言之的意義
23點夏妃在書齋跟金藏對面對話過主張確認
這樣子打破了原本貝阿朵以藍字宣言的事實,上面提過的前提全被夏妃這番話給打破
而剩下的一個宣言,就是23時以降後金藏從這裡離開也不攻自破
藍字真實仍抵不住真紅之劍的攻擊,每一個空間逐一被擊破(彈幕跟障壁狂開啊=口=,貝阿朵你以為在丟符卡啊,人家殘機還一大堆啊)
畢竟身為偵探的愛麗卡得以使用偵探權限探索全部的空間呢
她宣言金藏不在房間中,而且這房間的密室可說是完整的,夏妃昨晚見到金藏一事根本是謊言

貝阿朵終於招架不住,對手可是狩獵魔女的大司教,可以說是相性最差的存在
對於無法保護金藏他深感抱歉,不過對金藏來說,無論是自己的靈魂,當家的資格都已經讓戰人繼承了
貝阿朵向戰人道歉說無法再繼續跟他對局了...但是眼前的戰人是身為棋子的戰人
不是上位世界的他,似乎和貝阿朵對上了眼...聽著愛麗卡,繪羽等人對夏妃的質問
讓戰人小聲的說了句這不行啊,難道在這劣勢中,他還有什麼翻轉棋盤的一手嗎?

戰人說就讓他來當金藏吧,那麼就來重現吧,他身為"金藏",從這個房間消失的方法吧
他把夏妃叫來,並私下跟夏妃說了一些事情
然後就開始重現狀況,戰人躺在床上聽夏妃報告一整天下來的事情
不過很顯然的"金藏"沒有想聽的意願所以睡著了,夏妃就跟休息中的"父親"見面後就行禮默默的離開房間
確認好房間狀況後才離開,當然,每天的掃除也都有做(紗音負責)
這個房間並不是單一房間,裡面的設備齊全,比外面的套房設施還多,而且,夏妃並不可能全部的地方都有看到
換言之有死角存在,光這點就足以打破紅字宣言的密室範圍

而"金藏"在夏妃離開後起身,並且聽到吵雜聲
(自動鎖打開的時候聲音很大)
不過,門雖然被兔子兵和輔佐官擋住,那窗戶呢?
柯內利亞以紅字宣言窗戶從內側鎖住,夏妃和金藏逃離的方法不能...

戰人以藍字反擊,夏妃不是和金藏一起逃走,而是在躲避夏妃後,自己跑出去呢?
而且是從三樓跳下去喔~~~
"金藏"從三樓跳下去後,夏妃稍微注意到了這件事,而靠近窗戶邊,發現窗戶開著後慌張的把窗戶給關起來了
柯內利亞發現結界無效後使出最後手段,以藍字宣言這裡是三樓,人類跳下去還沒事是不可能的!
那麼就,跳下去試試看啊!!!
(飛吧戰人!!!還騎著白馬降臨的騎士咧XDDDDD)

KNOX用第八條定律,禁止使用沒有提示的線索解決事件,但戰人以紅字反擊說在進入書齋的時候
就已經是那樣的構造已經明白宣言了,金藏的書齋是做為這個大屋之中的別莊之代稱
由複數個房間所構成,成功的打破KNOX的宣言,而成功降落到中庭的戰人,就要貝阿朵也從三樓跳下來
這樣一來貝阿朵不再是被關在密室中的魔女,打破了魔女狩獵的密室,魔女幻想存在,愛麗卡的推理出現漏洞
而且黃金魔女之謎,就只能讓戰人來解開,是戰人的東西(喔喔喔告白宣言~~~)
不論親族還是傭人們對於戰人從三樓跳出去沒事這件事表示同意,更何況是比他更異想天開的金藏XD
然後這就是戰人最後最重的藍字宣言!!
右代宮金藏逃過夏妃的眼目後,從窗戶逃出書齋,夏妃發現後把窗戶給鎖上
所以夏妃在23點金藏就寢時見了面,門被收據給封印,窗戶內側上鎖之矛盾中,金藏從書齋中逃脫出去
實際上是可能的,由戰人自身證明之

地點拉回到黃金鄉的庭園中,戰人正在思索下一步的棋
然後有人踏入了黃金鄉,那人正是KNOX
在跟KNOX對話的同時,戰人也明白了,明白"心"的本質就是通往魔法的第一步,而戰人也在這時明白了,貝阿朵的本質,魔女的本質...
要成為魔女,或是討伐魔女,要明白何謂魔法,這就是第一步
戰人也了解到眼前的這人,不是無機質的殺人凶器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KNOX突然說自己來這裡是來謝罪的
說他並沒有盡全力戰鬥,因為他沒用紅字宣言全遊戲共通的金藏已死之說
因為這牴觸了KNOX第二條,偵探方法禁止使用超自然能力,所以他不能使用紅色真實
換言之,當時柯內利亞會突然出現那樣反應是因為使用不能,所以在那個時機點上戰人就贏了
拉姆達去干涉了這個遊戲,為了與貝倫打成平局
這樣互相干涉的方式看在正直的KNOX眼中非常不能理解,所以來黃金鄉跟戰人講這件事
在棋盤中,他只能作為貝倫的棋子,愛麗卡的手下,但他的內心是中立的,所以跟戰人一樣對愛麗卡的態度很火大
她告訴戰人,愛麗卡的本質是邪惡的,剛才慘敗於戰人之下必定會復仇,要戰人多加留意

離開時,KNOX覺得自己為什麼會被這樣邪惡的存在給召喚過來呢?
這讓戰人發現到,"棋子"是無法表現出和原來的自己相同的事情,他的職位跟目的是掌控在操盤者手上
師匠就說是貝阿朵引導這孩子過來的嗎?對於KNOX而言他也不懂貝阿朵是有怎樣的期望
黃金鄉是個如果沒有貝阿朵所期待的事物就無法到達的地方,KNOX來此應該是被貝阿朵召喚的
那麼戰人呢?上一盤遊戲中,緣壽的出現難道也是貝阿朵的心願嗎?
既然如此,這一切都是為了達成貝阿朵的心願,讓他安眠於此所造成的嗎?

KNOX回來後,愛麗卡為了解開昨天晚上24點時出現的謎之信件,便要他們把當時的情況再構築
當時大家在討論戰人繼承當家的事情,傭人們也推著餐車過來上茶
ガートルード以紅字宣言在親族會議之前,愛麗卡,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南條,鄉田,熊澤等人離開大屋回到渡來庵
剩下的人,夏妃,源次,藏臼等人在二樓走廊,其他人就都在食堂了
謎之信件被確認是魔女說的最大證據,因為當時紗音和嘉音進來的時候並未發現信件之類,也沒有可疑人士
愛麗卡就以藍字宣言不在客室的藏臼三人很有可能在那之後把信件放在那裡,也有可能是去渡來庵的人
所以在房門上鎖,外面的人進不來的情況下,回去渡來庵或是在屋子中藏起來的人
都很有可能去放信件,那問題就在敲門了
愛麗卡再次以藍字宣言,敲門聲真的是在敲食堂的門嗎?假如屋子的構造上有什麼機關的話
聲音會透過柱子傳進去,會讓裡面的人有一種在敲食堂們的錯覺
這種手法也可以以錄音推論之


拉姆達以紅字反駁說這個信封,藏臼三人都沒有碰過
貝倫以藍字反駁問說那在紗音他們來的時候,把門關上的瞬間,最後進去食堂的人是誰?
那個人放置信封的可能性很高

拉姆達再以紅字宣言,24時這個時機點上,不論是誰都沒把信放在那裡,貝倫以藍字反駁,24時這個時機點,房子以外的人預先把信放在走廊以外的地方
然後用了什麼手法去移動才讓它到食堂前,比方說傭人把信貼在餐車底部,送進去的時候故意把信給留在外面就可以構築出來了
(取得時間差)
拉姆達以紅字反駁說藏臼三人沒有敲門,沒有什麼錄音,柱子傳音之類的推測,這種直接發生的事情沒有什麼偶發可能,無意識可能的
貝倫以藍字確定藏臼三人以外的人都有可能敲門,或者出現把什麼聲音誤認為敲門聲
KNOX以紅字確認,房子裡有的全體人員都有可能出現所謂的"敲門聲"

那麼渡來庵組的人員就不可能出現敲門聲?像是愛麗卡用錄音帶錄音的聲音?
拉姆達便以紅字宣言,屋子裡不管哪一人,都無法在走廊上放置信件,不管是直接,間接,意圖,偶發,無意識的都不可能
要求復述時,拉姆達以紅字復述24時這個時間點上,屋子以外的存在只有愛麗卡,讓治,朱志香,真里亞,南條,鄉田跟熊澤
愛麗卡的藍字宣言完全跟紅字牴觸,故愛麗卡宣言的把信紙放在天花板,餐車都不可能
愛麗卡眼看信件之謎無法破解,就改為先解開敲門之謎,用藍字說在屋子以外的人物用了錄音帶一類的東西做了圈套
照樣被拉姆達的紅字打破,全部的人物沒有人誤認敲門聲,換言之,類似敲門聲音的東西不會出現的意思
實際敲了門,而且是食堂的門這個聲音確實有被全部在裡面的人聽到,絕對不可能被誤認
徹底打破愛麗卡的宣言,不服輸的愛麗卡就把矛頭指向了戰人...
愛麗卡用藍字說戰人從三樓跳下去這件事可能是有人在外側幫忙,不可能是直接跳下去的
但是戰人確實以自身證明此事,絕不是什麼幻想,而是事實
愛麗卡崩潰的要貝倫認同他這個棋子

愛麗卡就開始尋問每個人的不在場證明,另一方面,貝阿朵等人則是找到了五具屍體,而且全部都是頭部被銳利凶器給切開
然後師匠就用紅字確認五人的死
至於為何要嘉普把屍體藏起來呢?是為了保護夏妃,因為她是全部容疑者中不在場證明最薄弱的一個
而且拉姆達還塑造出一個19年前來復仇的男人的形象,那人綁架了藏臼威脅夏妃
現在,夏妃真的是站在最薄弱的立場上...
夏妃不願接受愛麗卡的詢問,他寧願所有事情都在警察來後真相自然會大白
所以離開了客房打算回自己的房間,因為快到那名男子要求的時間,為了確保丈夫的安危,夏妃做出了決定
然後夏妃打開房門,遵照男子的指示躲在衣櫃裡
夏妃就在思索為什麼男子知道她喜歡秋天的事情?在這島上知道的人大概只有紗音,便懷疑作為傭人的她

這時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然後聽到了秀吉的聲音,為什麼他會來這裡,難道秀吉才是黑幕?
但這時聽到了秀吉的哭聲,畢竟這時他失去了他的兒子,而且見不到遺體
秀吉突然大喊你是誰,然後就聽到他被打的聲音,夏妃著急了,可是比起秀吉,還是自己的丈夫最為優先
當繪羽過來查看的時候,秀吉正在被殺...
然後一片寂靜,繪羽帶著大家來房間,鄉田打開鍊條鎖後,看到的是秀吉的屍體
窗戶被關上,門又上了鏈條鎖,莫非是完整的密室?
愛麗卡突然出現向大家確認狀況,但對他來說,他寧願繼續去破解金藏突破密室之謎也不願管秀吉的屍體
最後由留弗夫和鄉田搬了出去,霧江要愛麗卡別對房間進行探察
所以愛麗卡只憑犯規的記憶力記住了房間的情況,就在快要打開衣櫃門的時候被戰人擋住,等到他們離去後夏妃才從衣櫃中現身
但當夏妃要上去二樓是被愛麗卡逮到.之後帶回到客室,把門鎖上後說CHECKMATE

場景拉到黃金鄉,戰人這時不在,剩下師匠和貝阿朵
師匠說到第四盤遊戲為止,貝阿朵都有把所有的線索都跟戰人說了,直到某時戰人一定會明白所有的事實
但是戰人還是太嫩了,才會使這遊戲不停重複,永遠都解不開
然後貝阿朵也是,他一直重複著遊戲,是為了找到自己所期望的答案,師匠告訴貝阿朵
他現在需要的是打斷戰人的天真,斬斷自己的迷思
師匠要貝阿朵召喚"那兩人"過來,結束這永遠的拷問吧
師匠對於貝阿朵這樣生不如死的狀態感到難過,身為掌管煉獄山的師匠,明白上天堂下地獄的道理
接著提了貓箱的理論,貓箱的存在不是為了確認貓的生死,而是褻瀆了貓的自身
貝阿朵那打不開的箱子,其鑰匙就只有他們兩人擁有
貝阿朵莉切啊,你還未到該死之刻,請求你,將你的心臟,交給你所寄望的人手上吧

(接下篇)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