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晚開始!
今回は真里亞と絵羽のターン!!
顏藝最高!!!


比起前兩集的節奏,這集處理的不錯
既把繪羽和戰人之間的推論都表現出來,真里亞的顏藝表現也越來越好了
還有廚房的部份也都有提及
雖說要在5集內把EP1消化完畢,不過這樣看來,下集又要趕劇情了?
(不然會來不及建構四到八晚啊...還得殺掉好幾人呢)<<笑
夏妃跟繪羽對峙的那幕反倒沒有漫畫版來的有魄力這就可惜了點

這集的
"第二の晩に,残されし者は寄り添う二人を引き裂け"
死掉的是繪羽夫妻,而且畫面處理上比較沒有黑影了(因為臉沒被耕掉嘛...只是頭上扎樁=3=)
雖然每個EP的第二晚死亡者都不同,共通點就都是情侶或夫妻檔
(之後不管誰死那些關係就會很明顯了)
還順便送去了第二封信,看來是把第三晚讚頌吾名給交代了?
七樁在這時第一次露面,雖然還沒有變成性感大姐的模樣...XD

另外有些梗也都開始冒出來了,像是熊澤婆的鯖梗,真里亞的魔法陣教學等等
(那畫圖的速度...真里亞你是在寫DN嗎XDDDDDDD)<<拖走

(以下內文部份,ネタ會隱字起來)

(本集TITLE)


得知紗音死亡的事情後,秀吉問讓治最後一次見到紗音時是昨晚嗎?讓治說是
那麼...當時紗音的表情是如何呢?讓治回想起紗音雖然害羞的低下頭沒回答什麼的表情
說是"絕美的笑容" (這裡有些bug...=u=a) 明明紗音就沒笑為什麼讓治這樣講?<<讓治犯人說可能?
秀吉就想,紗音她一定會希望讓治記得她最美的表情,絕不是現在半邊臉被耕掉的樣子


讓治接著問到紗音手上有沒有戴戒指?秀吉看了一下說有,是鑲有小顆鑽石的戒指
那麼是戴在哪隻手的哪隻手指上?秀吉說是左手的無名指上,聽到這句,讓治眼淚就已經忍不住的往下掉(新八機不要哭)<<毆
其他知道讓治和紗音關係的孩子們也難過起來,但是繪羽卻很生氣,身為右代宮家的人,怎麼能跟下人私定終身?
秀吉說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因為對紗音來說,這是個很重要的決定,是把自己託付給求婚者的決定...


回到大屋已經是早上8點45分,南條把樓座和其他人的死訊跟唯一留在屋裡看電視的真里亞講
夏妃覺得這件事情一定要告知金藏,就準備去書房,繪羽此時也打算一起去,因為藏臼死掉,理當由位居第二的她來輔佐金藏
夏妃只是冷冷的說隨便他好了,兩人就一起去二樓
這時熊澤婆婆慌張的跑來客廳說餐廳有異狀,大家到餐廳後發現地上的血跡,以規模來看,六人昨晚八成是在這裡被殺然後再搬到倉庫去處理屍體
朱志香看到血跡還差點暈了過去,不同的只有真里亞那詭譎的笑容...


因為沒了吃早餐的食慾,大家就一起回到客廳,戰人對於這個事件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找到殺害自己父母和親戚的犯人
秀吉和南條則是在討論倉庫上的魔法陣,想說真里亞對這些魔法相關知識很感興趣,就問了她
只見真里亞突然大笑起來,又嘎然停止
ぎひひひひひひひひひひひひひ!!!!!!

接著拿起筆飛快的畫著太陽第七魔法陣,上面的希伯來文有著"將賜予能夠從束縛中解脫,獲得自由的力量"之意
出自舊約聖經詩篇116中的16和17節,還笑其他人有空去翻翻如何?明明是這麼簡單的東西

漫畫版真里亞有解釋到說這個魔法陣的意義
這是借取太陽之力的魔法陣,將用黃金繪成的護符戴在身上之人
會獲授無論身處何種牢獄都能從束縛中逃脫獲得自由的力量,這種束縛指的是精神上的自由
這個魔法陣的意義不是因為那六人而畫的,是因為魔法陣那六人才會死的
而116篇16,17節所講的內容是
"主解開了我的枷鎖,我向您獻上感謝的活祭並會高呼主的聖名"
換言之,那六人是活祭,一切都是魔女的所為嗎?


等到夏妃和繪羽回來後,源次告訴眾人無線電不通,如果依照預訂,船要等到明天才會來
換言之,包括他們在內,殺害六人的兇手跟他們一起還留在這個島上...這時真里亞還說兇手不是人類...活祭只是被選擇上的
夏妃和繪羽說金藏並不在書房裡,因為不知道兇手在哪,乾脆一起找人吧
把大屋晃過一遍後剩下傭人室還沒查,雖然覺得金藏不可能會去那裡,一到那裡果然也沒看到金藏的身影
戰人看了一下傭人室管理的鑰匙,就問源次說倉庫的鑰匙只有這把嗎?源次說是
戰人就覺得奇怪,以正常的犯行來講,殺了六人後把屍體搬到倉庫毀屍,鑰匙理當丟棄或藏起來,避免被他人找到屍體
一般的推理劇都嘛這樣演
可是犯人把屍體處理完畢,刻意在倉庫門上留下魔法陣,又把鑰匙拿回來放,簡直希望屍體被早點發現一般
這樣看來犯人對這棟大屋瞭若指掌,朱志香就問到難到戰人在懷疑兇手在大家之中嗎?


離開傭人室後,繪羽對於戰人剛才的猜測有一定的道理,如果說犯人對大屋瞭若指掌,可是家族中的人沒有人會去傭人室
難道說犯人會在傭人之中?畢竟是殺死六人的犯案,很難相信是一人所為,故推測出可能是傭人串通好的
但這樣的話鄉田和紗音的死就不能解釋,因為傭人之間沒有彼此殺害的理由
戰人就在此把棋盤翻轉過來,認為犯人這樣搞是為了讓他們把嫌疑推到傭人手上
反過來想,如果傭人們是犯人的話,會弄到讓人去懷疑他們嗎?
繪羽就說戰人這種想法也證明了繪羽一家的無罪,因為這次的犯行中最大受益者可是她呢,因為其他兄弟姐妹都死了
不過兇手要是她的話,肯定會不留痕跡的呢... (因為她是三四嘛XDDD)


午餐用了熊澤準備的鯖料理後,留下的傭人們在討論紗音之死,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嘉音
源次說這一切都是命運,嘉音就問起夏妃房門的痕跡,如果那是ベアトリーチェ為了找活祭卻無法進入房門而留下的痕跡的話
那麼當初死的是夏妃就好了,紗音也不會被殺害了
這些話就被過來的戰人給聽到了


(本集Eye Catch)


嘉音告訴戰人ベアトリーチェ是實際存在的人物,住在森林的深處,賜予金藏大量的黃金並且侍奉他
她現在依舊在這座島上,可是ベアトリーチェ沒有實體,還活在世上時宛如肖像畫所繪的形象一般
而她偶爾會以黃金蝶的姿態出現在人的面前,聽著傭人們的話讓戰人疑惑了
哪來什麼魔女?他明明什麼都看不到啊?
這時竊笑的真里亞出現在戰人背後,說戰人"見えない",因為波長不合 (其實是反魔法毒素XD)
不過之後她就會復甦,到時候連戰人都能看見了,真里亞說ベアトリーチェ此時此刻就存在於此處
但是戰人看不到就是看不到,到底在真里亞和傭人眼中看到的是什麼...?


真里亞還說一開始時有送給戰人蠍子的護身符,要不然現在死掉的就是戰人而不是其他人了
戰人就突然說他現在並未把護身符戴在身上,哪來的魔女,魔法之說?
他只相信自己眼睛所見的一切,才不去信什麼魔女呢!


之後真里亞回到客廳又繼續看ひぐらしXD
夏妃則是找到了金藏珍藏的愛槍--溫切斯特M1894
因為她現在有代替被殺的藏臼和失蹤的金藏來保護大家的義務
朱志香也說他們雖然不信魔女,可是傭人們把這件事當作怪談而流傳著
戰人此時又翻轉棋盤,說犯人想把犯行推託是魔女所為,換言之,犯人想讓大家認為是外人所為,才創造出所謂的"19人"

讓治就說了他的推測,依照真里亞昨晚念的信件內容來看,所謂的特別條款中提到的利息
如果把子孫等人認定是利息的話,ベアトリーチェ就會為了回收這些利息而現身,但基本條件是解開碑文之謎
換言之,不想被殺的話就去解開碑文之謎如何?
難道說犯人是想要找到黃金的所在地嗎?要嘛直接去問金藏就好了何必繞這麼大一圈?
那就有可能是金藏已經被犯人監禁起來,威脅說不把黃金所在地說出來的話就要把家人一一殺死...


繪羽這時就問說到底金藏是哪時消失的呢?見到金藏最後一面的人是夏妃
他還特地把借來的鑰匙還給了源次,繪羽意有所指的問源次說金藏書房的出入口是只有一個吧,沒有暗門或密道之類的東西吧
源次就說只有那個出入口,不過這就怪了,繪羽拿出一張收據說這是在跟夏妃一起去書房時確認的東西


繪羽在早上和夏妃擦身而過的時候,心血來潮把一張收據給夾在門縫中
之後為了跟金藏報備有六人被殺一事而來到書房,那時這收據還在那裡
換言之,如果金藏有離開過房間的話,那麼收據應該早就在地上,而不是在他們去找人時才掉下來


如果金藏沒有離開的話,他又是怎麼從房間消失的?
繪羽的推論是這樣,早上夏妃去見金藏的時候就起意將金藏殺害,接著把屍體從窗戶丟出去
再一付沒事的樣子離開書房就行了,反正人只要失蹤7年就會判定已經死亡,那麼把屍體藏好等過七年
右代宮家的大筆家產就會落入夏妃手中


夏妃說自己的確在早上跟金藏見面,並從他那裡得到了激勵自己的那段話,剛才繪羽所言難道是要否定這些?
氣的夏妃舉起槍對準繪羽,繪羽還說要嘛就扣下扳機啊!


名台詞沒有出來啊!!!我超想看這句的結果沒出來啊Q口Q!!!


ああ駄目だぁ,全然駄目だぜ!!!
戰人突然笑著說現在就懷疑夏妃是兇手還言之過早,戰人的推論是這樣的
金藏在兩人去書房的時候藏起來,等到他們離開後才離開房間不知道去了哪


繪羽就說金藏為什麼要做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戰人反問說這點繪羽不也一樣嘛?
因為要論不在場証明的話,繪羽他們的也不明確啊
在懷疑夏妃殺了金藏之前,先證明自己不是殺害六人的兇手吧,論動機,繪羽的動機一樣是遺產不是嗎...


之後繪羽和秀吉回到房間,秀吉就說別老是跟夏妃起衝突嘛...
對繪羽來說,他自小就討厭藏臼,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取代他,針對夏妃也是因為這個
但是體諒她的秀吉明白這些都是為了家人,為了心愛的丈夫,所以秀吉對於入贅到右代宮家也沒有怨言...


之後因為快到晚餐時間,源次和嘉音就來叫繪羽他們用餐,敲門後卻沒有回應,而且又在地上發現第二封信
源次硬是打開門發現鏈條鎖居然鎖上了,如果沒人在是沒必要鎖的
源次說他去告知夏妃這件事,要嘉音跟熊澤去拿什麼工具來破壞鏈條鎖
當兩人拿了剪鎖的工具回來後,卻在門上發現詭侷的魔法陣,原本是沒有這東西的啊
嘉音剪開鏈條鎖後衝了進去...


只見床上躺著繪羽的屍體,頭上插著一隻詭異的樁 (阿絲摩德烏絲--色慾之樁)
另外兩人在浴室發現秀吉的屍體,跟繪羽一樣... (貝露賽布布--暴食之樁)
殺戮之夜還要繼續呢...


次回--鍋爐室,第四晚&第五晚,不和

其實戰人的反轉棋盤說才是最不可信的........
(依照阿龍的邏輯來看)
要不然貝阿朵幹嘛跟他玩這麼多局...=3=

原作的七樁ネタ如下:
七つの大罪
傲慢=ルシファー
嫉妬=レヴィアタン 
憤怒=サタン
怠惰=ベルフェゴール
強欲=マモン
暴食=ベルゼブブ 
色欲=アスモデウス

好吧,我還是覺得夏海畫的樁比較萌...=3=+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s299821
  • 真里亞那個臉怎麼看怎麼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