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集總算開始有拉回來的感覺了
跟無印版相比,無印的表現比較灑狗血我哭的比較兇
FA版比較震撼一點(在畫面表現上)
而且也有戳到我的淚腺,但是沒有演出阿爾的憤怒還是有點小可惜
畢竟那是可以表達他心情的最佳寫照啊...
讓我想起來藤原在訪談中提到關於相差五年再次出演休斯的感覺,他那時是說因為要讓更多年輕輩的人能夠更了解鋼鍊這部作品
不管在作畫還是劇情表現上都貼近原作,好吧以我看起來這回是有比之前好一點啦

不過最High的莫過於東方司令部眾人的登場啦
うえだ的哈博克雖然沒有松本的放蕩不羈,這種沉穩的樣子也不錯(如果他用森田學長的聲線說不定沒問題XD?)
柿原的菲利曹長莫名的適合(笑)
原先無印版中段才登場的古蘭准將這次為了讓他好好領便當還讓他出來秀一下...(笑)
三宅健太的斯卡跟置鮎版的相差並不大,因為都是大叔...(喂)


夜晚,獨自一人的古蘭准將遇到了一個自稱要消滅國家鍊金術師的南子
他只覺得對方不自量力,面對他"鐵血之鍊金術師"還這麼自大
就展開鍊成攻擊那名男子,但是男子的速度快的驚人,當他以為自己已經把男子給關住的時候,只見那男子突破鐵壁
並一擊把古蘭准將給殺了


接獲消息來檢查屍體的休斯跟阿姆斯壯兩人對於這件事情十分謹慎,休斯還不忘了提醒阿姆斯壯要特別注意
大總統也過來看,並命令休斯要徹底調查這件事情

而在東方司令部這邊,大家正忙著處理翹班的大佐沒有弄完的公文
裡頭還提到了礦坑事件中的尤基中尉(動畫用這種方式料理掉了?)
菲利則忙著修理壞掉的無線電通訊機


這時來到東方司令部報告的愛德他們順手幫菲利把通訊器給修好了
可是一提到賢者之石的報告,雖然是假貨沒錯,但是利用那種力量鍊成大型合成獸還是第一次見到
因為他們不是很理解生物鍊成,如果可以的話很想查到一些資料,也對於以後身體的恢復有幫助也說不定

聽了這話的大佐,就告訴他們借助專家的力量如何?那就是"綴命的鍊金術師"--修.塔克
他在兩年前因為鍊成了會講人話的合成獸而成為國家鍊金術師
但是那隻合成獸只講了一句話"死にたい..."


來到塔克家後,愛德就先被這家養的大狗給襲擊了XDD
塔克和他的女兒妮娜看到有不少客人都很開心,可是家裡因為沒有妻子整理所以雜亂不堪
在大佐說明來意後,塔克就問他們為什麼會對生物鍊成有興趣呢?
當要了解對方的研究成果時得先露兩手才是鍊金術師的規矩吧


看到愛德的機械鎧以及聽到他們在11歲時鍊成母親這件事後,塔克也算是了解了他們的來意
就帶他們到自己的研究室去
裡頭大量的資料讓兄弟倆非常感興趣,很快就埋首在書山中了
塔克見到此景不由得的說這世上真的有所謂的天才呢...


正在看書的阿爾發現了在一旁偷看著的妮娜就去跟她玩飛高高XD
愛德被聲音給弄得分神了才注意到(笑)
當愛德在罵阿爾怎麼在玩的時候,又被亞歷山大給偷襲了
很好...既然想玩的話我就全力跟你玩吧XDDD!


傍晚時分當哈博克來接兩人的時候,看到的是愛德又被壓在下面的畫面(笑)
至於有沒有找到有幫助的資料呢?看來是沒有
只好隔天再來啦...
臨走之前,哈博克不忘了提醒塔克查核的日子快到了,要塔克快點去做
聽到這話的塔克臉色沉了下來,妮娜問他什麼是查核呢?那是國家鍊金術師每年都要做一次的研究成果報告
因為去年的成果不好,要是今年的查核再沒過,就會失去國家鍊金術師的資格
就算妮娜覺得爸爸很努力,但實際上...塔克已經無路可退了


(本集eye catch)


隔天愛德他們再來塔克家找資料的時候,妮娜告訴他們關於父母親的事情
兩年前媽媽回去娘家了,但有時候妮娜也會覺得寂寞,聽了妮娜的話讓愛德想起小時候看到的,研究中父親的身影
為了排解妮娜的寂寞,兩人就開始讀後"運動"(笑)
即使如此,塔克卻仍然感到查核將近的痛苦...


至於古蘭准將被殺的案件,大總統已經把查案的權利交給休斯去處理
休斯不解的是為什麼他只殺國家鍊金術師呢?
少校認為可能是別的理由也說不定,雖說鍊金術師應該要帶給大眾幸福,可是只要成為軍人變成國家的走狗
對於鍊金術師抱持恨意的人也變多了,自從伊修瓦爾內亂以來...
這時有報告傳來說有人在車站目擊到一個臉上有大傷疤的男人,說不定就是兇手?


晚上塔克告訴愛德他們在還沒考上國家資格之前,生活過的很困苦,妻子因為受不了而時常跟他吵架,最後離家出走
他不想再回到那種苦日子了,無論如何都要通過才行
看到鼓勵自己的女兒,塔克說明天可以跟妮娜一起玩,看到妮娜開心的樣子,愛德兩人才離開塔克家


次日他們來找塔克,卻發現沒人在的樣子?
直到進了研究室後,發現塔克的確在家,而他說"完成了",指的是能夠理解人話的合成獸
為了展示成果,塔克還跟它說那人是愛德華喔,合成獸聽了就跟著說愛德的名字
愛德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真的成功了,但是當合成獸說出お兄ちゃん這句話後,愛德突然理解了全部

塔克是哪時考上國家鍊金術師資格的?兩年前
他的妻子是哪時回老家的?也是兩年前
那麼...妮娜和亞歷山大去哪了?聽了哥哥的話阿爾也明白了
塔克兩年前把妻子鍊成了合成獸,這次是用妮娜和狗進行了鍊成,因為動物實驗是有極限的,想要鍊成能講人話的合成獸就一定要用人類啊


塔克就反駁他說科學的進步不就是建立在無數的人體實驗上嗎?
就算說是玩弄人的生命,那愛德他們鍊成母親豈不是一樣的事嗎?
愛德聽了氣的動手扁了塔克,因為他才不想去聽他胡說八道
可是看到阻止了愛德的合成獸,阿爾只是對它不停的說對不起...因為他們沒有將它復原的力量
塔克卻仍對國家鍊金術師的資格執迷不悟,這樣的人算什麼鍊金術師啊....


前來處理的大佐他們告訴愛德既然這世上存在著惡魔的行徑,而且只要有軍方的命令國家鍊金術師就能無情的奪走人的性命
就這點來說塔克的作為跟他們其實無異,明知道這個道理仍踏上這條路的愛德應該會明白才是
可是愛德只覺得自己非常無力,他們並不是無所不能的鍊金術師,只是個無力的人類啊...


塔克無奈的問合成獸為什麼大家都不懂呢?
這時臉上有傷疤的男子出現在他們面前,看來是先把看守的憲兵給殺了才進來的
對於違背神道的鍊金術師要加以制裁,說完這話男子就把塔克給殺了
合成獸看到塔克的死亡,默默的流下淚來叫著爸爸...

看到這情景,男子願這可憐的靈魂能夠回到上帝的歸處
就把合成獸給殺了,離開塔克家的時候,摘下墨鏡的他,那雙鮮紅的眼睛似乎正祈禱著什麼...

次回--雨中無能キタ~~~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