ヒヨチ祭キタ~~~
カビ房間キタ~~~


第二話歡樂度還是一樣滿點
初登場的美里跟川濱兩個人充滿笑點啊
而且聲優分別是アニキ跟士郎...XDDD
教授到底還藏著多少本事這點很有意思,光看到直保滿身灰那裡又笑了



延續上一回的ヒヨチ桶,果然是有人疑似在進行釀造的樣子
發現異狀的川濱和美里兩個人檢查桶子裡面的酒
但是只有感覺到有奇怪的味道...

而看到ヒヨチ一直冒出的直保和螢疑惑為什麼這個地方會有這麼多ヒヨチ,就連長谷川也覺得奇怪
這裡因為太老舊而只有當作教授的研究室和倉庫而已,不過教授說偶爾會有學生跑進來使用就是...
果然,那兩人就是為了釀酒而進來的,一邊查看書本的川濱對於這酒到底有沒有出問題還是很傷腦筋
加上這個房間早就已經是破破爛爛的了美里也不怎麼想管,但是釀酒過程中出現這種味道是正常的嗎?


這時慘劇發生了...
川濱不小心踩破日漸腐爛的木地板,使得整個釀造桶所支撐的重量不均
而整桶翻倒,噴出了一堆ヒヨチ...........


直保等人說的ヒヨチ指的就是讓日本酒腐敗的火落菌,以米麴菌所產生的mevalonic acid為食,是日本酒特有的病
對於螢來說,火落菌等於是他的敵人...



事情回溯到他們小的時候,當時螢家的酒廠出了大問題,因為火落菌的關係導致整個酒廠的酒全部腐敗掉
釀酒的杜氏十分自疚,最後選擇上吊自殺
這對螢來說是無法抹滅掉的記憶,也是為什麼他如此痛恨火落菌的原因...
而現在這火落菌正大量產生代表著或許有人在私自釀酒也說不定,螢打算去追查元兇
因為他不能放縱火落菌不管...



此時幾乎整個空間都充滿了火落菌,長谷川就直接命令直保去把源頭的房間給找出來
可是眼前都是火落菌根本看不到路啊
(看在旁人的眼中是他完全就沒有前進XDDD)
後來找到房間,螢一打開,滿坑滿谷的火落菌直接衝了出來幾乎要把直保給淹沒了XDDDD




眾人進去看到翻倒的釀造桶果然是有人想要密造日本酒,畢竟要腐造一整桶在實驗室是做不到的
螢問直保火落菌集中在哪裡,他想要借個火把火落菌給燒盡
就在他去問教授能不能借個酒精燈把火落菌給燒掉的時候,突然就被教授給灑了一大把灰XDD
教授告訴他們,過去人們處理火落菌的方式就是用鹼性的灰來中和酸性的火落菌
以往灰的防菌能力就被日本人重視了,就連種麴店也是以灰來作麴菌的純粹培養
日本人對於灰的利用可以說是生物科學的先驅,雖然科學的力量也可以處理火落菌的問題
但是對於釀酒來說火落菌是永遠的敵人,教授也了解痛恨火落菌的螢的心情啦...

直保就問說有沒有可以擦的東西馬上就被說沒有了XD,教授把灰交給長谷川後就說他要回去搞實驗了就先閃
長谷川認為要先找到元兇才重要,就要兩人處理這邊就離開了



不過正如教授所言,直保已經感覺不到火落菌了,只不過螢仍然想要繼續殺掉火落菌
就拿起灰開始四處亂灑XDDD(壞掉了)
這時美里和川濱才灰頭土臉的從桶子後面爬出來,還直說這應該是老樹跟長谷川幹的好事...
看來這兩個人就是密造的元兇沒錯,看直保他穿著西裝那應該是新生吧
美里問說為什麼會知道是火落菌呢?直保就推說因為螢是造酒廠的兒子...
兩人不知道在打些什麼主意,就用身上都是灰作藉口要他們兩人去他們位於學校的宿舍清理一下順便聊聊...

正當教授在跟長谷川說起日本酒因火落菌而濁化的時候,正好看到四個人走了出來
美里是因為想要學習釀造的知識而常常出現在研究室裡,川濱的話比起研究會他還比較對於生物資源和營養還有興趣
要是這兩個人想要拉攏直保的話那可就不怎麼好玩了...因為之前教授不小心說溜嘴
當時兩人的表情嘛......嘿嘿嘿


(EYE CATCH,我也想要有這種戰鬥卡!!!!!!!!!!!!!!!)



到了他們住的那間破破爛爛的宿舍,洗好澡的兩人就先借了農學院的制服穿
美里還提起了他們為什麼會跟樹教授他們扯上關係的事情
原本直保想要就先跟螢一起回去,就被川濱給叫住了,問直保他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啥的
他想要跟直保聊一下,畢竟因為那桶酒全毀了他們現在可苦惱著呢
吹好頭髮的螢就問他們為什麼要在那裡進行密造酒?身為造酒廠的兒子實在無法想像這種事情
而且還腐敗掉一整桶等於是浪費了一大筆錢啊...
美里就說他們無論如何都需要錢才會去私釀酒,總之他們想要跟直保談談,螢也想要好好聽他們解釋...




四個人就進去美里和川濱一起住的髒兮兮的房間
直保一進去就囧了,裡面充滿著垃圾不說,還有一大堆的黴菌,病原菌等等啥的(種類太多XDDD)
兩人告訴螢說他們是打算要在學園祭上賣酒,說是交給他們就有便宜的酒可以買
從認識的人中籌措了資金全部砸下去,現在酒毀了一切也毀了
所以才想要找直保談談...

不過在這之前,可不可以先開個窗啊.................黴菌的量已經超過一個無法想像的數值了XDDDDDDDDD



兩人知道直保有看到菌的能力就想要靠這個能力看看這房間有沒有新品種,啊不就算不是新品種也沒關係
要是有像什麼松茸菌那類的東西也可以,看來想要找直保過來爲的就是這個企圖=3=
只不過直保看了看,這房間盡是黑黴菌,青黴菌的...根本沒有他們說的那種東西
川濱聽到青黴菌就想到青黴素,說直保應該能夠分辨菌吧,那樣的話純粹培養應該也做得到
直保雖然不是很了解,反正只要抓一隻青黴菌丟到培養皿就好了吧(唸生科的人看到這段八成會哭死XDDD)

美里馬上就衝出去聯絡培養科的教授,只是...回來後告訴眾人的是
"青黴這種東西他那裡多的是可以賣"
既然如此,美里就要川濱把他養的甲蟲拿去賣,但是他做不到...川濱就反問說那就把他給美里的蠶繭剝絲拿去賣
可是那個箱子裡養的哪是蠶根本只是蛾的幼蟲,而且全死光了......XDDD




直保看了看那些蟲的屍體,突然發現了上面居然有冬蟲夏草菌
只有一隻蟲的屍體被它們給包圍著(是說那蟲草菌長的好像布丁雪糕XDDD)
至於直保會知道這個是因為常常看附近一個阿姨很常郵購這個,一小盒就要價兩萬円
就說要是培養這個菌的話應該可以賣給中藥房不錯的價錢才是...
卻不知道長谷川正在外面偷聽著這一切,裡面的兩人還很高興的說晚上要來慶祝...

長谷川回去以後就報告給教授聽,知道這個事情的教授看著他手上的估價單心想他也有辦法來應付
而四個人就在房間裡慶祝起來,那箱子還被供在冰箱上XDDD
晚上長谷川貼好告示單以後就回去研究室繼續忙...




晚上直保醒來的時候,美里和川濱已經睡死了,螢說要回去實驗室一趟拿一下書包並且說會馬上回來
看著睡著的兩人,直保覺得他們並不會像教授和長谷川那樣會去考驗他
想想以前因為這樣的能力而被排擠,任誰都會覺得不愉快的...

小時後孩子們因為他看的到細菌而覺得他很奇怪,大人們則是竊竊私語著
就連自家的媽媽看直保不喝味噌湯還以為他不想吃,米麴菌們還會要直保快點吃打起精神來吧
(要是我我也不會把這麼萌的菌給吃掉啊...)<<毆
看著手上的オリゼー,以及在這整個房間裡面的菌,引起了直保好久沒有的玩心
就拿起桌上的土司開始跟菌類們玩遊戲....



到了實驗室的螢看到還在裡面的長谷川,就說他們是在那個學長的房間裡,並且拿了書包
長谷川就問他說以後要怎麼跟直保相處呢?雖然螢說兩人各是造酒廠和種麴廠的兒子必定會成為好友的但是長谷川不是問這個
他那可以看見菌的能力,要是跟他們的透射電子顯微鏡相當的話,就等於有三億元的價值...
要是他的能力被他人知道了,想要利用的可不只有教授跟那兩個學長而已了......

菌劇場#2




這集等於是在介紹常見黴菌們,首先當然是最有名的青黴菌(濕氣大好き~~)
還有黑黴菌(浴室裡最常出現的黑黑的東西XD)
以及我第一次聽到的鏈格孢黴菌(不好好保養的話連隱形眼鏡的保養液都釀掉喔~~~)
不過..........充滿著黴菌的房間我才不敢去住咧=口=

次回--米酒釀造教學&麴菌家族介紹~~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