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話看完我真的要說圭一你鳥到了XD
最後面那個跟詩音講電話時的態度跟口氣會讓人想打下去耶(毆)
不過鷹野小姐的聲音有毛到...
看完後真的要說伊藤你好強=口=b

一開始是綿流祭的準備工作
忙完後的圭一看到詩音拿麥茶過來時還一時語塞想不出是哪位
(話說這回兩人互換身份的時間不多,不過後面才是重點...)
講明身份後圭一想起之前的事就爆走了,不過那正戳中他的痛處XD


在他要喝茶的時候魅音就冒出來了,還拿兩杯茶
詩音還吐嘈這個不會照顧人的姐姐怎麼想拿兩杯,魅音就一鼓作氣喝掉了(然後還嗆到)
魅音就發脾氣說她最討厭詩音了(後來會發現這種發脾氣的話是事實啊...)

(不過臉紅的魅音好萌~~~)

這時聽到拍照的聲音
富竹先生跟鷹野小姐就出現了(大川你又要再死一次囧)
跟前一篇相比,這一次比較早遇到鷹野小姐也知道她在診所當護士
(沒記錯的話就是入江醫生那裡)
打完招呼後大石先生也來了,似乎是為了明天的綿流祭做巡邏工作,他是認為不會發生什麼事啦
連詩音也說今年不會再麻煩到諸位警官們,大石就走掉了


圭一想要問清楚關於大石的事時
魅音像是要隱藏什麼的要拉圭一去吃飯
在兩人要走掉前,詩音意有所指的說了這句話
"今年會是誰死,誰消失呢?"
讓圭一停下了腳步,而詩音也問魅音怎麼沒把事情跟圭一說
魅音解釋說她不主張把這種事情向別人說的
不過圭一希望她告訴他,不想要被排除在外什麼都不知道...
魅音就要先過去吃飯,留下其他四人...

富竹是認為告訴圭一也沒關係
因為他也有知情的權利(只是知道後就會領便當...=3=+)

鷹野就問圭一說相不相信作祟這回事
然後就提起大壩工程以及每年綿流祭發生的事件
(這裡因為鬼隱篇都說過了我不多贅述)
不過解釋的角度跟人變了而已(鬼隱篇是大石,這裡是富竹和鷹野等人)
而且也知道做為當時反對派事務所的地點就是這個古手神社...
(跟上次不同的還有一點,如果動畫版不演出來的話,就表示綿流篇裡圭一是不知道悟史這人的,而且也不知他跟某人的關係...)

假如這些事情不是作祟的話難道是人為的?
這是鷹野小姐的看法
而大石也是如此認為的,詩音說她有證據
就搬出了每次事件後有人因為鬼隱而失蹤的事
鷹野你笑著說那種話有毛到...|||(汗)


隔天到了綿流祭的日子
很High的五人開始了綿流祭五兇暴鬥
(除了我貼的這張以外其他都是兼用卡XD)


到了晚上梨花跳演舞那段
圭一因為被人群擋住看不到,正想要往裡面看時被詩音抓過去了
因為離舞台越來越遠,圭一還不清楚到底詩音帶他來做啥
兩人已經來到某個建築物前,那裡正有兩個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
仔細一看原來是富竹跟鷹野兩人...

被發現後的兩人也只好出來
看到富竹想弄祭具殿的門鎖詩音很不解
因為這裡除了古手家以及其他特定人士以外是禁止進去的
會把污穢帶到神聖的殿堂裡面
圭一認為不要進去比較好,但是富竹已經打開了鎖
鷹野也把門給打開,詩音問圭一說要不要進去一探究竟,她是園崎家的人也知道裡面大概會有什麼
那也正是她想讓圭一看到的東西...


富竹在外面把風,圭一覺得進去看一下是無所謂但是沒意思就要馬上出來,詩音也答應了
打開手電筒後看到的是一座雕像,就鷹野的說法是雛見澤的御社神(オヤシロさま)
鷹野問圭一知不知道綿流的意義,圭一說是向冬天用過的棉被表示謝意的祭典
不過這是一般版解釋

在雛見澤這裡的居民們身上流著一半的鬼之血
傳說中這些鬼的血一覺醒就會跑到人的村裡來並把他們鬼隱(就是當做祭品)
到了晚上會進行腸流的儀式
(如果看到這裡在吃宵夜的人我勸你最好先別吃...orz)


わた一詞也有腸的意思,綿流祭也可以解釋成腸流祭
梨花跳演舞時所拿的鍬也是用來挖破人肚子的工具
在這祭具殿裡擺著的是各式各樣的殺人工具(不過鷹野解釋成烹飪用具就更毛了orz)
以前古羅馬刑罰中就有一項是把腸子或內臟拉出來的懲罰
雖然光用聽的就很毛,如果在執行時犯人還有意識的話......(抖)
這個村裡的綿流祭或許有這樣的涵義存在呢


雖然圭一是認為這種事情是發生在很早的事
應該跟現在的事件沒關係才是
不過鷹野認為這種習俗到現在應該還存在著而研究,如果讓外人知道了八成會被當異類趕出去吧
還有可能會遭到作祟,這時富竹先生開門說祭典結束了要離開這裡
富竹就跟鷹野一起去沼澤那裡
留下的圭一跟詩音對於今晚的事要絕對保密,因為作祟的話他們都很有可能出事...
詩音還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但是圭一啥都沒聽到......
(等等羽入呢?動畫如果不把這裡交待清楚你們後面怎麼演啊?)

詩音後來笑著說是開玩笑
就跑掉了,隨後龍宮等人就出現了
(梨花抱住圭一的樣子好萌啊~~~殺!)
梨花問圭一有沒有看她跳的演舞,圭一就打哈哈過去說沒有失誤
其實是有的......!
魅音問他有沒有把棉花流放,再不去弄的話就來不及了而把圭一帶走了

魅音問起圭一有沒有看到詩音
因為要保密的關係圭一當然騙她說沒看到詩音
不過魅音意有所指的笑容也好毛...

(是我的錯覺嗎?這一幕的圭一有女到XD)

隔天上學時看魅音的情況不太好圭一問她怎麼了
魅音說是昨晚祭典後被拉去參加酒席還喝了酒所以現在有點茫
然後就問到說圭一昨晚有沒有看到富竹跟鷹野
圭一回答沒有,然後她再問有沒有看到詩音,圭一說昨晚問過了
不過魅音說再問一次或許結果不太一樣...
所以結論是圭一昨晚誰都沒見...還說要告訴大家圭一沒有做壞事
可是這個"大家"指的是...?


下午圭一接到詩音約他出去的電話兩人就約在圖書館見面
正巧的是大石也出現在那裡
虧了圭一一頓後,詩音藉故要去打工先走了
留下的大石就告訴圭一有關園崎家其實是控制這裡黑道組織的大家
下代當家正是魅音...
然後又問圭一先前魅音就問過的問題
"到底有沒有看到富竹跟鷹野,還有詩音"
圭一當然是打哈哈過去,而這時有別的警官告訴他說有事就先走了
離去前還說有看到他們四個在石階那裡很開心的走著...


晚上圭一就跟詩音通電話
詩音就告訴圭一有關富竹跟鷹野都死掉的事(富竹死法不變,鷹野從失蹤變成被燒死)

詩音覺得很有可能是御社神作祟,還可能受到詛咒了
不過這次的事件有點奇怪
以前都是死一個消失一個
這次死了兩個,照理說應該會有兩個人當成祭品消失,而最有可能的就是詩音跟圭一這兩個曾進去過祭具殿的人
聽了這話的圭一就開始推卸責任到詩音身上
認為一切都是詩音的錯...
最後詩音掛上電話時圭一整個人都害怕起來......


下一話是"噓"
其實綿流篇最大的問題就是雙子之間常互換身份的事
裡面最大的Bug要在目明篇才知道...
而且解篇玩過後才曉得原來事件篇裡看到的都是假象...
兇手變成受害者,受害者變成大魔王...囧

關於我隱字的地方請先別問我那是誰
如果動畫真的不打算演出來的話我再透吧...=u=a
創作者介紹

ealice的腐物罐子

e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feartis
  • 怎麼看起來像是兩個女人爭風吃醋呢XD
    (不會實際上就是這樣吧)
    給人[搞得那麼黑暗,很奇怪]的感覺
  • ealice
  • 事實上說對了一半...
    如果說鬼隱篇是快知道事情真相然後被做掉
    那麼綿流篇只是因為一個娃娃引起的命案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